第2章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努力加载中...

荒唐的童年过去,三个人终于开始迎来了小学生活。

他们班有个同学叫何文意,他有个绰号叫荷包蛋。有一次放学,荷包蛋无意中说了一句话,“昨天我爸给我买回来一套圣斗士星矢的圣衣,等下次有机会我穿出来给你看看。”

而且每次他们都分开来,可是问的问题都差不多,学习怎么样?钱够用么?要听外婆的话。久而久之,她除了害怕面对,更多的是麻木和厌恶。

他会想尽办法从他妈那里骗零用钱买任何跟变形金刚有关的东西,当然那两套漫画书他都关照她母亲,只要有新的,就要帮他买回来。也就是那个时候许念一才发现,她和唐佞的生活是有差距的。她的零花钱一个月两块,而他口袋里好像用于还都会揣着十块钱。而且永远花不完的十块钱。

可是唐佞一句话,就让她放弃了那些念头。

“得找何文意谈谈……”钱一谦还是那副样子,柔柔弱弱的,说出来的倒是杀气很重。

她试过跟着他们翻过两米的围墙,也试过扔过洋画,还试过穿着雨鞋过到腰边的水塘,当然最后衣服湿了是肯定的,回家还免不了被外婆一顿臭駡。

终于,那瘦小的身体动了一下,非常的迅速。等到钱一谦和许念一反应过来的时候,何文意已经被唐佞骑在地上狠揍了。

可是那段童年虽然荒唐,却是珍贵的。多年后许念一长大,虽然她的世界没有父爱,没有母爱,但是却有着比同年人都少有的友情。

众人的笑声在清晨的早上显得刺耳又尖锐。这是许念一第一次看到唐佞生气的摸样。阴冷的笑着,然后透着一股戾气。这个家伙好似永远喜欢笑。开心的时候笑,不开心的时候也笑。

这些都还好,她甚至还试过站着尿尿,只因为唐佞这个坏东西说,是人都是站着尿尿的。于是有一天,她跟着他们玩了很久,跑到家门口,学者男生就把裤子一脱,站着尿了。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不堪设想。

当时她真是百口莫辩。总之无论怎么解释,都无法洗去她这个“傻妞”的称号。许念一从那个时候就明白了,唐佞的话,都是狗屁。

许念一曾经想了很久,他为什么不说?

当然,她有丢脸的事情,唐佞何尝没有?

“小小年纪你就这么霸道,以前是这样,现在更加变本加厉……”

那个时候许念一看安徒生童话,相信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也为美人鱼而流泪,而唐佞则相信在这个世界的暗处,有着正义的变形金刚和圣斗士。

许念一永远记得,那些□的十岁小孩子的眼神,毫无掩饰的透着几分看好戏和得意,她不由得有点担心。

“什么意思?”她不解。

多年后,有人说许念一狠,她总是淡然一笑。

“你要自己上学还是跟我们一起?”唐佞笑着问她。

她这样的情绪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当时还小,害怕,自卑,懦弱,只会讲一切放在心里。直到那次集体去看《妈妈,再爱我一次》

外婆气的不行,直说,“怎么办?这个傻丫头……”

三个人到了教室,还没走进去,就听到了何文意的声音。

唐佞和许念一被分在了一个班级,钱一谦独自一人在隔壁班。刚开始的时候许念一还特别担心,钱一谦那个家伙话又不多,整天柔柔弱弱弱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欺负他。

唐佞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你不要以为家里条件好就可以为所欲为……”

第二天吃了早餐,本以为他们两个又把她甩了,却出了门口就看到两个人静静在站在枫桥里的小弄堂外等她。

可是,她恐怕没有唐佞那个勇气,去发洩出那样的情绪。

淡笑,抿唇,两个小孩在清晨的教室里,都露出了成熟的表情。

唐佞人生第一次摔跤就是因为变形金刚和圣斗士。

十岁的唐佞,告诉许念一,他的原则是,如果谁招惹了他,那么他就该负责告诉那个人,什么是后果。

果然,下了课,钱一谦被簇拥着离开了教师,唐佞给了她一个“你看吧”的微笑,拉着她往校门口走。他们二人在门外等了很久,才看到钱一谦。

因为没有相处,随着成长她对父母只有一种陌生和距离感。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们?还不如她对着外婆自在。

而他放完袖标,转身就离开的教室什么话也没有说。

许念一突然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生气了。那是一种信仰的破灭,一种自尊的羞辱。就如同有人告诉她,童话故事都是假的,王子最后都会和公主在一起而不是灰姑娘一样。她想,她也会心碎。

三个字,加上脸上恶毒的笑容好似在说她又在干蠢事。许念一觉得好狼狈,可是却做不出小女人的样子,索性狠狠瞪着他,他却笑的更欢乐了,“再不走,等会人家来赶你了,就更丢人。”

“我告诉你,昨天我骗唐佞那个家伙说我家有圣斗士的圣衣,他竟然真的相信。哈哈,笑死我了,他说他要让他爸爸陪他去买。等会他来了我要问问他到底买到没有。”

“火车站附近啊。我告诉你,如果你要,最好快点。我那天去,剩下已经不多了。”

那个时候才小学三年级,大家都是小孩,谁都没有想到唐佞会有这么暴戾的一面,大家都傻了眼。最后钱一谦反映过来,跑了过去拉着他,“算了……”

跟着唐佞这样的小霸王,还有钱一谦这样的阴柔男,她能不狠么?

她默默地坐在唐佞的边上,然后冷冷的告诉他,“今天你值日,别忘记了。”

不过公主只是一个假像,因为公主会住在城堡里,有国王和皇后陪着。

“火车站那里啊?”唐佞一向淡定,但是只要遇到变形金刚和圣斗士就会变得“真实”一点,毕竟还是小孩子。

第二天,三个人还是一起上学。当然会问起唐佞昨晚的收穫,谁知道他说他连饭都没有吃,在火车站找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一般唐佞的话最多,因为失望他的话也变少了,弄得那天的早晨安静又透着几分难过。

六年小学,钱一谦的劳技课,没有一次需要自己做作业,他的万人迷形象可能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奠定了。当然许念一也没少从当中佔便宜。顶着钱一谦表姐这个头衔,骗吃骗喝少不了,姐妹一大堆,大都都是讨好她的,加上唐佞对于她的态度,小小的她好似被捧在手掌心的公主。

那个时候的男生几乎沉迷于变形金刚和圣斗士。唐佞这个坏东西也因为这两个东西变得不淡定了。

唐佞一直静静地听着,那阴冷的表情随着老师的话越来越柔和,越来越平静,最后如同天使一般静静地站着。老师的话说完,他把三条红槓的袖标摘了下来,然后走向前放在讲台上,那小小的手指在青城的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

荷包蛋的一番话显然让他打了鸡血。匆忙往家里跑,就是为了拽着他爸爸陪他去火车站。许念一和钱一谦笑着看着毛躁的唐佞,回了外婆家吃饭。

只是一个藉口,一个想要“教育”他的藉口。

等到老师来了,何文意哭着去告了状,早自习唐佞就被点名站了起来。其实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都望了过去。

多年后,许念一想,大概她最丢脸的时候唐佞都在她身边,所以对于他,她真的是无所谓,不需要隐藏,不需要隐瞒。

许念一跟着唐佞和钱一谦过了一段荒唐的童年。

唐佞狠狠轮了两拳,这才放开何文意,什么话也没有说,从地上捡起书包朝着钱一谦笑笑,“回教室吧……”

许念一看着那个孤傲瘦小的背影离开了教师,她默默地低下头红了眼眶。

许念一住在外婆家,爸爸妈妈一个月看她一次,她有的时候甚至害怕那一天。

“什么?在哪里买的?”就这么一句话,唐佞这个小屁孩几乎疯癫。

她不敢相信,昨日闹那么大,今天他们竟然还敢去找和何文意的麻烦。可是下意识的身体里那股血液沸腾着,属于彼此之间的信任和关心,让她笑了,“我可知帮忙把风,打人这样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的。”

“唐佞,你为什么打何文意?”老师的话透着责怪。

“唐佞,你这样骄纵的孩子不配做一个班级的大队长……”

那天晚上,她还是帮着唐佞做了值日生,同往日一般。只是不同的是,这次回家的只有她一个人。那天钱一谦也没有来外婆家吃饭,她一个人静静地吃晚饭,然后早早的钻上了被窝。

班级里每个孩子都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切,就连老师也惊讶于他的反应。

老师的话好似机关枪扫射着唐佞,许念一不知道他为何能挺过去,如果是她,恐怕早就哭出来了。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若无其事,好似他做的都是天经地义一样。别的她什么都做不了。唐佞轻轻笑了笑,然后点点头,“真小气,帮帮我都不行。”

直到她长大了,她才明白——小小的他早就知道老师不喜欢他。

那么小的时候,他就会掩饰自己。

然后,他们没想到的,事情并未结束。

许念一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崩溃的,她哭的在坐在电影院的椅子边颤抖,动也动不了。唐佞静静地站在边上,一句话也没有说。直到她哭得累了,他才伸出手,“回家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