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努力加载中...

那也是许念一记忆力,钱一谦唯一一次的示弱,小小的年纪的他,看似无所谓,看似冷静,其实也会捨不得。

四年级暑假的时候,唐佞母亲的医院组织孩子学游泳,不知道唐佞用了什么方法,把许念一和钱一谦也加进去了。于是三个人开始了暑假的游泳学习班。每天三个人都会坐公车到了少年宫,然后上两个小时的课。下了课洗了澡就会在门口的臭豆腐摊停留。

他们三个好像习惯了用笑去掩饰一切。

那一年变得难熬又漫长,对着唐佞和钱一谦她也开始保持了距离。那是一种潜意识,男孩和女孩的距离,即便三个人再怎么亲近,也慢慢的有了一些微小的隔阂。

唐佞家很大,他的房间更是不小,甚至还有自己的电视机,小霸王游戏机,加上无数卡带和随声听。每次他们去就关上门,看电视,聊天。有一天,他们三个如平时一样,只是那一天唐佞的情绪有点不安,一直看着墙上的表。次数多了,许念一也发现了。

唯一庆倖的是,至少唐佞还在她身边。

当时,许念一是既失望,又伤心。可是却带着一种最简单的虚荣心和希望,期待着。

第二天,她看见他们两个,淡淡的告诉他们,“我爸妈给我出了赞助费,準备送我去Y中。”

因为那个时候的他们都太小,无法预料未来,不知道那个新环境会给他们带来什么不同。所以,害怕,不捨,或许还有一些说不清的自卑与羡慕的情绪混杂在一起,让他们三个过了最複杂的一个暑假!

钱一谦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好几千的赞助费对于他们来说是天价,她知道,钱一谦是肯定不会去Y中的,分开是必须的,心里有点捨不得,心里闷闷地,堵的慌,却还是要笑。

那个时候,小学毕业基本上都是按照地段分初中的,而许念一的父亲开始做了一点小生意有了一些钱,她的母亲好像改嫁的也不错,于是商量着要给她出点赞助费送到省重点中学。

她下意识的觉得,唐佞的母亲不喜欢她。可能是因为她笨,比如说她教他们三个小孩玩“拖拉机”,她永远是打错牌的那个人。也可能是因为她比较倒楣。比如说她的父母离婚,没有一个人要她,当然也可能是她自卑感作祟。

许念一看着那亮晶晶的果冻,挖了一勺放进嘴里,只感觉一股沖鼻子的辣味,弄得她想吐吐不出来,呛在嗓子里,又咳嗽又流泪的。最后喝了水,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

那一年的许念一觉得唐佞和自己有亲近了几分。或许是为了那複杂的家庭关係,也或者是因为即便他再怎么欺负她,但是在她面前,他从来不掩饰,从来不隐瞒。又或许,她慢慢发现,她的身边,只有他和钱一谦。

唐佞在一边得意的笑着,气的她红着眼睛转身就要走。

唐佞挂了电话,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坐回了地板上,专注的看着CHANNEL V的吴大维教着英语。

钱一谦一直都是淡淡的,好像无所谓。倒是唐佞,总是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让她觉得更尴尬。

而他不以为然,每天笑眯眯的,小小年纪就露出不符合年龄的深沉。许念一跟着他时间久了,到也习惯了,即便她脸上冷冰冰,甚至话语指间总是透着冰冷,可是只有她知道,在她心里,唐佞代表了一种信任和依靠。

终于到了五点,唐佞站了起来,拿起床头的电话拨了号码。

进入六年级,许念一遇到了尴尬的一年。就是她的月经来了。

当年,芥末并非粉,都是类似果冻那样的质地的。从那次之后许念一在也没有碰过芥末这个东西,即便去吃生鱼片,她也只是沾酱油。别人惊讶的问她为什么,她只是冷冷的撇撇嘴,倒是一旁的唐佞,眯眼笑着看着她一脸得意。

那一年,十三岁的许念一受到强烈的冲击,她的自卑与自尊,无奈与渴望冲击着,让她有点不知所错。

自从小学三年级何文意事件之后,唐佞就不在任职于任何位置了,即便他学习名列前茅,但是同样的,他的小霸王的形象也是声名在外。有的老师喜欢他,有的老师却把他当做蛀虫讨厌的不得了。

许念一看着唐佞,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然后下意识的就是看着钱一谦。只见他温柔的笑着,对唐佞说,“那你要照顾念一,别在欺负她了。”

小的时候好像时间过的特别快。四年级的暑假学了游泳,五年级的暑假,许念一和钱一谦就开始出没在唐佞的家里,不为别的,因为他的家装了一个卫星天线,开始收的到一些国外和台湾还有香港的电视台。

许念一也是从那里接触了流行音乐,无数的港台连续剧。当然,还有唐佞的家。

许念一抿嘴,什么都没有说。

她痛恨父母对她的冷漠,即便她明白他们不是不爱她,只是不够爱她,她却依然没有办法原谅他们。但是即便不原谅还是要接受他们的物质,因为她太小,她的自尊心并没有办法让她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没有他们给予的物质,她想,恐怕外婆和舅舅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看吧,也因为她不够坚强,不懂得如何争取,所以只能默默接受着。

唐佞的父亲似乎总不在家,而他母亲是一位医生,带着一副眼镜,每次都是温柔的看着他们几个孩子,可是许念一还是觉得她对她和钱一谦的不同。

“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样,我妈的生日你一定要回来陪她过。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

有一次,唐佞带着许念一还是钱一谦去了一家日式和韩式混合的自助。在九十年代初的S市是非常少有的。三个人都很兴奋。那顿饭吃的也都很开心,临到结束了,唐佞拿了一堆绿色的果冻跑到许念一边上,“念一,你常常这个果冻,可好吃了。”

可是她不想和钱一谦还有唐佞分开。这两个家伙不知不觉陪她走了七年,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孩子,那是她人生的一半啊。

“念一,你回头再好好看看书,下个星期我送你去做摸底考试。”

可是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对于那样的情绪都是朦朦胧胧的。每次去到唐宁家,她都觉得自己像只老鼠,猥琐的很,可是却依然跟着钱一谦屁颠颠的去唐佞家。

“爸,你在哪里?”

钱一谦一愣,而唐佞则笑笑说,“好巧,我也是。”

那一刻,只是两句话,许念一却什么都明白了。她觉得自己心里酸酸的,可能是为了唐佞,也可能想到了自己。而边上的钱一谦也意识到了问题,与她相识一看,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随着游泳的日子越来越多,唐佞慢慢的开始带许念一和钱一谦出去吃饭。那个时候都是他妈妈给他的消费券。于是三个孩子游泳结束就出没于一些不小的饭店。

那一年钱一谦提议做一次童年的回顾,于是三个人在枫桥里的小弄堂里流窜着,干着小时候干的傻事,只是谁都知道那感觉是截然不同的,更多的只是回忆。

也正是那个暑假,她开始懂得唐佞的冷漠与成熟。

母亲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然后轻轻的点点头。因为无论她想与不想,无论她有多矛盾,最后的结果都不是她决定的。

小学六年级,在那个时候,普遍孩子发育都不怎么好的情况下,她变成了异类。有着比普通孩子丰满的胸部还有提早来的月经,让她觉得尴尬和不好意思,特别到了体育课有的时候要请假的时候,她甚至觉得每个人都在嘲笑她。

好不容易六年级毕业了,三个人终于面临到了小冲击。

她的人生,很多痕迹都是唐佞留下的,那么多年,不知不觉,点点滴滴,自然又亲近的。好的,不好的,高兴地,不高兴的,都有唐佞的痕迹。

当然,唐佞没少找机会欺负许念一。

有一天她回到家看到父亲和母亲同一时间出现,而外婆家好多人都安静的坐着等着她。她当时的心情是激动地。她以为爸爸和妈妈终于来接她了。

可是,最后的结局和她想的确实截然不同的,他们这次一起出现的目的只是告诉她,她要去重点中学上课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的“外出自由活动”,许念一一直记得,带她走出枫桥里那个小弄堂的,像大人一样认识这座城市的,不是她的父母,而是唐佞。而之后,游泳也成为了许念一人生里唯一喜欢的运动项目。

于是,六年级的暑假,三个人在一起快乐中带着一丝丝的愁绪。

她想,或许进了那个重点中学,才能摆脱她寄居的现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