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努力加载中...

她感觉她们两个在这个家庭好似一个丑角,屋内的一对父子正冷冷的看着她们,好似在看这场好戏什么时候结束。她真想转身离开,在外婆家虽然简陋,虽然寂寞,但是至少是自由与自在的。

“嗯,我知道的。”她轻轻回答,然后跟个没事人一样去找了唐佞和钱一谦。

她所渴望的,她的母亲给予了别人。只是被给予的那个人,显然不是很领情,不好笑么?

“算了……孩子还小。带她回房间吧。”低沉的声音,让她鬆了一口气。她低着头被母亲牵着往里面走,路过那个少年的身边她听到冷笑的声音。

随着那尖叫声,怒駡声,雨点般的手掌就落在了身上。手掌触摸到□的皮肤,是清脆尖锐的声音。她默默睁开眼睛,看到屋内角落里的男孩,在那里冷漠的笑着。她也笑了,带着眼泪对着他莞尔一笑。

她瞪着他,恢复了平时“悍妇”的模样,“我又不是你。”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对不起,妈妈。”她可以为她的态度道歉,只是为了她的母亲,但是她没有办法放弃心中的一些执念,“我想回外婆家……”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显然,她的行为让她母亲崩溃了,拚命的掐着她,好像她的行为让她很丢脸。而她依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低着头。

那个少年淡淡的笑着,然后走到她床边,那从高看下来的高傲让她没办法无视,只能从床上爬起来,只是脚才落地,人还没站起来,那手掌就按在她的肩膀上,“别动。”

身体一凉,那个人从她身上爬起来,然后轻轻的说了一句,“您的好女儿勾引我呢!”

她看着光洁的地板,明亮的窗,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还有一个比她大哥哥,她很自然的低下了头。

笑真的很好,至少让她看起来不那么狼狈,至少看起来不那么没用。泪擦乾了,眼睛还有一点点红红的,打开厕所的门,看见唐佞站在门口,吓了她一跳,赶紧低着头让开,却被他拉住,“没事吧?”

这个新家有不少书,她随便抽了一本《雪上飞狐》便躺在床上窝着。一个上午过得很安静,一直到了快要吃饭的时候,她卧室的那道门被打开了。

“还行。”

到唐佞家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在玩魂斗罗。而她如同平时一样静静的坐在地板上,依靠在唐佞的床边看着游戏,“你们几点开始玩的?”

她皱眉,然后抬起头看着他。

提着大包小包进屋的时候,她再次听到了那声冷笑声,而她又笑了,只是这一次比昨天多了几分轻鬆,因为她想起母亲在商场里给这个男孩挑着衣服的表情,仔细又谨慎,让她觉得好笑。

她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上的手加大了力道,狠狠的一推将她推到在床上,那个少年透着阴气迅速的将她压在了身上。这是许念一第一次跟男生那么亲密的接触。

第三天是星期一,家里两个大人都走了,就剩下她和那个男孩。她早早起来,吃了早饭,就在房间里看书。

衣服撕裂的声音在尖叫声里显得轻弱,可是那薄凉的感觉与肌肤的触碰都是让她陌生的。她终于在他接触之下全然崩溃,发了疯的挣扎,却只是换来更用力的按压。

最后母亲还是放弃了与她沟通,把她留在了房间。

“输了,去买红豆雪糕了。”

一路上,她妈妈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红着眼眶。到了外婆家,她轻轻告诉她,“要听外婆的话。”

“敢不算么?”唐佞笑着,然后鬆开了她,“我爸爸在外面有个儿子,你知道,如果有机会我想掐死他,包括那个女人。人的情绪都是这么自私的,只要是自己的,都不想被抢。”

那天,午饭都没有吃,她被送回了外婆家。

他选好了时间,只是让她母亲看到这一幕,这一切早就计算好的。她想,她的母亲恐怕也都知道这一切,可是能牺牲的只有一个她。

至少她还有他们。

她有点惊讶的看着那倚在门边的少年,愣了好久才问,“有事么?”

身上的那个人也停止了,她闭上了眼睛,听到了开门声,然后随即听到了母亲的尖叫声。

她闭着眼睛,然后听到空气里突然的寂静,如同书里说的那样——想死一样的寂静。没过一会,她听到了脚步的声音,然后感觉一个巨大的力气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许念一~!”

“所以你永远会吃亏。”他轻笑着嘲弄,惹得她举起了拳头。只是拳头还没有落下,就被他推出了厕所,然后隔绝在门后。

“钱一谦呢?”

“你这个孩子,不小了,懂事点。”妈妈把她拉进房间里,然后狠狠地教训她,“这次去Y中,要出四千的赞助费,你以为靠你爸爸那些小生意拿得出来么?”

羞愧的愤怒无处发洩,成了绝望,最后她闭上了嘴,静静的躺着,默默忍受着。

“什么东西?”她退开几步,回到厕所透着镜子看到脖子的红痕,她看到镜子里的唐佞微微苦笑,“不叫人,被我妈打得。”

“别傻行么?如果叫一声能让自己过的轻鬆一点,为什么不叫?”

“你们在干什么?”

“中午吧,回来了,怎么样?”

“你想留在这里,最好乖乖的。如果我今天跟我爸说你勾引我,你觉得你还能留下么?”

她明白她的意思,可是她叫不出来,依然低头不说话,好似一个害羞的小孩,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念一,叫人。”母亲掐着她的胳膊,低声提醒她。

屋内的两个男人都很安静,她一直没有多说话,吃了饭,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到了差不都时间就回到房间睡觉了。第二天,是星期天,她妈妈带着她去商场买了好多衣服。

她曾羡慕过钱一谦被他父亲狠揍的时候,现在,机会来了,她选择放弃。

“嗯。”她轻轻回答他,然后低头吸着气。

那是许念一第一次对唐佞撒谎。

她环顾这个房间,跟唐佞的差不多大,大大的窗户,明亮温暖,也是她曾羡慕过得。她笑着躺在床上,第一次觉得枫桥里那个狭小的弄堂那么亲切。

她的複杂的情绪,慢慢释然,最后放鬆的轻笑,还是外婆家好,即便住宅条件简陋,她要和外公外婆挤在一个房间,即便没有人管她,好似被全世界人遗弃一样,即便她寂寞,但是她有唐佞和钱一谦。

她的话说完,两个人同时转过头看了她一眼,轻轻一笑,又回到了电视萤幕上。她的身体在疼,可是看着身前的两个脑袋,专注的眼神,却有一种安全感。

她明白母亲的意思,但是在她心里,外婆那里的确比这里好,“我在外婆家挺好的。”

她其实害怕的想哭,全身都想颤抖,却只有咬着牙控制着。这个时候她想起了唐佞,她觉得笑能显得她的强大,可惜她不明白叛逆期的男孩。

“不装了?你和你妈妈都特别能装是不是?”

她这个妈妈,离婚后还能嫁这样的,真的不错。于是为了这个新家庭,她宁愿伺候别人的儿子也不愿意管她,她当初不明白所以恨她,现在她开始懂的一些东西了,于是开始觉得无奈。原谅做不到,但是至少不会再有恨意。

许念一听到那个声冷笑,也默默的弯起唇边,只是有点苦涩而已。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我马上就走,行么?”她冷笑的看着他,这是她唯一能做的。

“你说你个傻丫头,外婆那里难道比这里好么?”

那一天过得特别的安静。

“好什么,你看看你身上穿的,平时用的?”她的脑袋被她妈妈使劲的戳着,七年了,这是第一次她母亲教育她。

羞怯,生气,愤怒的情绪夹杂在一起,想要狠狠的挣扎,却抵不过他的力道,“你想干什么?”

他长得很好看,比唐佞要秀气,比钱一谦却要透着一种戾气,她不喜欢他,因为她知道,他也不喜欢她。

六年级的暑假,许念一被她妈妈选了一个週末,接回了家。

那忍了很久的情绪,那些残酷无奈的事实终于奔溃决堤。她默默的站起来,躲进了唐佞家的厕所,终于流下了眼泪。一边哭,一边压抑着,最后扶在洗手台,看着镜子里落魄的自己笑。

那是一个全新的地方,在市中心的五层楼房中,隔着两条街就是步行街,明亮宽敞的三室一厅,与外婆家的平房有着明显的差别。

“怎么弄的?”突然她的头髮被唐佞拨了起来,她看不到他说的地方,只是感觉手指触碰到那块肌肤由一天天疼,又透着几分凉意,多了几分安定。

她的手腕被他狠狠的按在床上,全身动弹不得,所有的情绪都□裸的曝露在空气中,“放开我。”

她笑了,然后吸了吸鼻子,“有算上我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