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努力加载中...

薛平尴尬的笑笑,没多问。

她的话说完,一片安静。过了很久,她才听到咕噜一声,唐佞把酒瓶子又递给了钱一谦。

她看的出,她妈的开心,她希望她更薛皓宇能建立起关係,可是她妈不明白薛皓宇这个人,那天中午的他做事情,对于她来说是一根刺。

唐佞拿着鞭炮,赶紧下了楼,他们也只有跟着。

“你该对你妈好点。”最终,许念一还是说出了那句话。她想,估计没人会跟唐佞说这么一句话,她觉得她有义务和资格说这句。

“没想好呢,画画不错。”

唐佞的家里,只有他一个男人,他当然得回去。

“阿姨,新年快乐。”许念一和钱一谦同一时间先开的口。

过年前,她妈妈又让她去那家里住,但是却被她摇头拒绝了。或许经过那天她的话,薛皓宇能放过她,但是她不却不想再给他任何机会伤害她了。

谁知道,到了他们经常盘踞的大桥下,唐佞这个家伙竟然从家里偷了酒出来,许念一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却笑嘻嘻的说,“念一,没预你的份,乖。哥哥我努力练习酒量也是为了你。咱们醉了,谁保护你,你说是不是?”

守岁守岁,中国的人习惯。

“念一,一谦,新年快乐。”唐佞母亲的眼神透着几分温柔,只是微笑中透着的酸楚,那眼睛似乎还红着,让他们几个都微微不捨。

许念一的话说完,就听到两个男人转过头看着她,一片安静,没一会,爆笑声加上轻笑,透着几分欢快的嘲讽。

她愣了一下,握着筷子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最后,头都没有抬头,默默的吃掉了。

“没事,以后我肯定会有钱的。到时候我送你,你只要负责找男人就行。”唐佞拍着胸脯告诉许念一,然后淡淡的说,“我最想的是变个有钱人。”

“你……要跟你妈一起住么?”

过年前,许念一拿着自己的小金库的钱,给自己买了几件衣服。上了初中,班级里的同学大多都是条件不错的孩子,时间长了,耳濡目染,她的那点虚荣心也不容许别人瞧不起她,自然而然的,开始打扮自己了。

“妈,我回来了。你睡吧,我去把这鞭炮放了,我们就看碟。”唐佞若无其事的拿起放在桌上的鞭炮,準备下楼。

唐佞说她变态没有说她神经,那说明她他相信她说的话。而事实上,那的确是她的一个愿望。一个人,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就这么简单。

她抿嘴并没有否认,“我只是担心我这辈子恐怕都没能力买一个岛。”

说完还笑嘻嘻的拉着钱一谦,气的许念一恨不得上前就给他一脚。

大年初三,许念一,还是没逃过,被妈妈接回去吃饭了。在路上,她坚持,晚上要回外婆家的。她妈妈也不逼她,点头同意了。

她想,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你就总拆我台。”唐佞接过酒瓶,也喝了一口,“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想,以后我要做什么。一谦,你想做什么?”

即便他爱她的母亲,有的时候还是会厉声喝她。他对她的母亲简直不像是一个儿子对母亲的态度,许念一见过几次,初初还有点惊讶,时间长了倒也习惯了,后来她也明白了——他心疼她,却又气她都这样了,还要这个男人,男孩子毕竟不和女孩子一样。她可以贴心的替她母亲想,而唐佞为了他的自尊和面子,用另一种方式去发洩。

“不了,我习惯在外婆家了,自在。”她说的都是实话,可是跟着薛皓宇说这番话还是让她觉得有点彆扭的。

结果,去了才知道,不是在家吃,是在外面吃。里里外外好多人,并非他们一家。不过显然,她和薛皓宇是一一家人的身份出席的。她浑身透着彆扭,一直和他保持着距离。

“跟我一起回去吧,我买了几张新的碟。”

这一年过年,许念一依然还是跟着外婆和外公,舅舅阿姨一起过的。只是吃了饭,大人们开始打麻将,她和钱一谦偷偷溜出去和唐佞会和。

年前,唐佞的活动倒是越来越多了。他的小圈子因为林幼彬还有薛平慢慢扩张,而她和钱一谦却依然身在其中。每个唐佞的朋友,他们都认识。好像唐佞从来都没打算让他们两个落下。任何活动,不管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他都带着他们两个出席,时间长了,许念一倒是和那帮人也混熟了。

“许念一,你这个变态。”唐佞最终忍不住笑着骂她。

他一直都是很直接的人,除了爱。

许念一这些日子跟薛平也熟了,他跟唐佞好,什么都听唐佞的,自然把许念一也当做自己人,看到她吃了一大惊,赶紧上来打招呼。

她知道妈妈是好意,带着她出席这样的家庭聚会想要把她融入这个家,可问题是她姓许,她那爸爸在怎么混帐,她也不会把姓改做薛的,更何况还有薛皓宇在。

“那……你没事过来看看你妈吧。”

身边的人,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默默的给她夹着菜,惹得她妈都一直看着。她心里有点不安,却还是不动声色。

“我想以后有人给我买个岛,然后我就找个男人,再岛上过一辈子。”

对于感情她还不是懂,可是她却对薛皓宇有着一些阴影,打从心眼里的排斥,想要逃的远远的。可是许念一一想到母亲卑微的表情,心里不由得发酸。

最后,她妈还是把她送回家,临走的时候她依然没有看薛皓宇,只是轻轻说了一句“新年快乐”就离开了。

许念一笑笑,没有解释,倒是薛皓宇说了一句,“她是我妹妹。”把什么都说清楚了。

安静,透着一种压抑的安静,最后终于再炮竹声中打破了那份尴尬。

她的思绪被碗里突然多出的一块排骨给打断了。

“我为之前的行为向你道歉。”

“吃喝玩乐呗。什么都是假的,自己舒坦最舒服。”唐佞的话让许念一微微皱眉,她的眉头还没疏开,他就说除了原因,“我爸搬出去了,和那个女人一起住了。我妈不肯离婚,我听到她哭着求他,怎么都好,别离婚就行。”

许念一挂了电话,躺回了被窝。

话筒拿起来,说了一个“喂”,对方却一片安静。

薛皓宇突然改变的态度,她没心思去猜测。她不想跟这个人有任何接触。要是他能友善点,她也不想去破坏。毕竟,她妈还是要跟他生活的。

“酒杯都没拿,怎么喝?”钱一谦倒也没有推脱,一屁股坐在运河边缘,脚吊儿郎当的垂着,即便这样也透着几分儒雅。

那年年初一,她一大早就偷偷的给她爸爸和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再见。”

薛皓宇吞吞吐吐的,让许念一的心一紧,只听到静静的呼吸声。

这一刻许念一特别理解唐佞的想法,她是“过来人”,这方面的事,她懂。他应该是恨着他父亲的无情,又恨他妈的软弱。唯一不同的是,她是女孩子,所有爱恨都是柔软的。唐佞不同,她甚至不敢想像,他今天在家里说了些什么。

入了席,临到最后,她还是挨着薛皓宇坐,她一直安静的吃菜,而且都不伸手去夹太远的菜,只希望这饭早点吃完她就闪人。

钱一谦仰头,张口就是一口酒,但是酒瓶没碰唇,用行动告诉了唐佞,他在乎,惹得许念一轻笑。

许念一人觉得,她着一辈子不希望做最出色的,也不希望做最不出众的,中庸就行。她的母亲一切都好强,到了最后,却还是柔弱的指望一个男人呢。而她的父亲一辈子都没出息,结果摊上了改革开放成了个体户,现在还越活越精彩了。没有什么是一定的,而她不想成为她妈妈一样,也不想落得她爸那样,中庸最好。

许念一挨宰钱一谦身边坐下来,唐佞也跟着做了下来,把她夹在了当中,“就这么喝呗,咱们两个男人还在乎这个么?”

“呵呵,没事,以后我帮你养你爹妈。我支持你。”唐佞笑嘻嘻的说着,然后看着许念一,“念一,你呢?”

“然后呢?”许念一问他。

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幼稚的做法。

早上八点,她睡得杏眼朦胧的,却还是醒了,愣了很久才回答一个字,“哦。”

现实,她放抗不了,她能做的就是避免一切可能受伤害的机会。

“我不打搅你休息了,再见。”

第二天,她还在睡觉,外婆就喊她听电话。

还是那句话,她可以不恨,却没有办法原谅。

可是才坐下,薛平就过来了,“念一,怎么是你?”

不知道装傻行不行?

她记得她妈的反应时特别的直接的,哽咽的让她注意身体,然后挂了电话。她爸爸好像才睡下,听到她的声音愣了很久,这才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放鞭炮是男孩的事情,自从许念一有了女生的意识之后,就再也不干了。眯着眼,看着两个家伙排成一排的烟火,静静的听着那声音,想的却是自己的爸妈。

“十二点了,我得回去放炮竹了。”

“好的。”许念一想了想,微微皱着眉头,却还是柔声说, “谢谢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新年快乐。”

许念一看着钱一谦,他那副样子倒是有几分艺术家的味道,只是——“艺术家都养不活自己,钱一谦,你这样的选择,太不照顾阿姨和姨夫了。”

老节目了,他们三在一起,没事就是看电影。三个人从河堤上站起来,慢慢的朝着唐佞的家里走。回到家,他们才推开门,唐佞的母亲就走了出来。

晚上,吃完了饭,她悄悄提醒她妈,“妈,我要回去的。”

“新年快乐。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