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努力加载中...

什么喜欢不喜欢,她只是捨不得那些记忆,她和唐佞怎么可能?!

“念一,我听说你以后跟你妈妈一起住?”电话那头的薛皓宇声音低沉,让许念一觉得好遥远,一点都不像是跟她告白的男生。

“许念一,你该不会是喜欢我,所以不捨得我吧?”他没辙,脱口而出,说了这句无赖话。

“大概吧。”许念一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柔软,“这些日子他好像不是约会就是画画,连阿姨都在抱怨,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嗯,枫桥里要拆迁了,所以我没地方住了。”

她愣了一下,“我随便,看妈怎么说吧。”

都是该死的唐佞,胡说八道才让她乱了心神。

他想起昨天晚上假装成熟的敏感少女,忍不住扬起了唇。

许念一回过头,黑暗中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慢慢的走过来,她抬起头看着他,突然意识到他们都长大了。小学的时候她的个头和他一样,现在,他已经快要一米七五,而她却停滞在一米六。

“啊?”

薛皓宇给她留了一个爱的问号,她的心还没沉澱下来,就又有了一个坏消息——枫桥里要拆迁了。

他皱着眉头,伸出手,然后感觉到手掌上一滴一滴的泪水。

她想,她是在乎的,可是那应该不是爱,只是一种成长的回忆,所以才会不捨得,应该是的。

许念一伸出手,抹着脸上的泪水,然后从站起来,“搬家后,对你妈好一点,别没事大吼小叫的。”

“嗯,感觉完全不一样,我还是喜欢S市多一些,可能是故乡的原因吧。”薛皓宇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兴奋的跟她说这点点滴滴,而她整个人放空着拿着话筒,心里突然想起来,她好像没有唐佞新家的电话,而唐佞也没有她家的电话……

他不明白,因为他从来不曾面临过那种纠结挣扎的无奈。

每天她一个人坐在大桥下的河堤边,一个人静静的数着来往的货船,迷惘不安。

总会有出路的,只是她知道,那条路,永远不会由她选择。

第二天,她妈妈来接她,她平静的跟她回去了。到家的第一天,就接到了薛皓宇的电话。

唐佞才不管她,依然挨着她,那张脸即便在暗处,也难掩灿烂的坏笑,“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想我呢?”

“国庆我回来,我们一家找个地方去玩吧?”

那晃动的脚丫停滞了一下,又继续晃蕩着,身边的人低垂着头,手肘撑在河堤上,夜色下看不清楚一丝表情。

唐佞搬了没多久,许念一被她妈妈接走了。那个她不是很想去的家,最后还是成了她的落脚地。临走前的以前,她的爸爸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很多话,关照她好好学习,关照她要听妈妈的话,总之说了很多很多。但是许念一记得最清楚的是最后一句话,“念一,爸爸虽然没用,但是养活你还是没问题的。只是你跟我过你就要做家务,就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如果你愿意,如果在妈妈那里住的不舒服,可以搬到爸爸这里,知道么?”

许念一微微撇嘴,连瞪都懒的瞪他,“这个时候肯定不止一个人想你,但是那绝对没有我。”

唐佞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女,总觉得她的身体里透着坚毅。即便那颗心是柔软的,却还是坚强的活着。他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河堤口,然后看着那一河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那一晚,唐佞在河堤坐了一晚上,第二天搬家公司来,钱一谦跑过来跟他说再见,他却没有看见许念一。

初二的暑假,是许念一最落寞的一个暑假。

如果舅舅阿姨们再冷漠点,她想她会离开。可是他们就是只是普通的老百姓,有私心,却还是善良的。心里有想法,却不会说,却也无法掩饰。又如果爸爸和妈妈在无耻一些,她也就当自己是孤儿,那么她会把自己的身段在放低一点,尽力讨好一些,或许也会改变。现在是最尴尬的,许念一觉得自己很可悲,一种被现实逼迫到死角的可悲。

而许念一全然没有在意,她只是想这那个晚上男孩问她的那个问题,陷入了沉思。

每家每户都开始忙碌了起来,外婆和舅舅阿姨都开始不断的和拆迁办的交涉,每天只要吃饭都在谈论这些事情。许念一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唐佞就开始忙碌的陪着他母亲搬家。他的父亲早早的给他们买好了房子,只是他妈妈一直不愿意搬家,现在没了选择,也只能忙碌着收拾搬家。

“真冷漠,只有一个哦么?”唐佞狠狠的那手肘给了她一下,“铁石心肠的丫头。”

“B市怎么样?热么?”

又过了一段日子,外婆和舅舅阿姨也都準备好要搬家了,外婆和舅舅阿姨好似都在準备一起租个房子,挤一年多,等到新房子都建好了在搬回去。许念一显然成了多余和麻烦,可是她妈妈和爸爸一句话都没有。她开始有点害怕呆在那个破旧的平房里,看着舅舅阿姨略带感情的眼色,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曝露在那里被人践踏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的话才说完,身边的她哭的更厉害了。瘦小的肩膀微微颤抖着,让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而许念一只是觉得这些日子压抑的情绪,因为那句有点无奈的告别,全然崩溃。她知道,她哭的不止是唐佞的离开,更多的是一种失落,一种空蕩蕩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好似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一样的无助。

“念一……”

而她却做不到无视,那些介意,那些在乎,因为经历岁月深埋在心中,成了最坚硬的刺。

“不管他了……”唐佞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低沉,让许念一心一紧,安静的夏夜,船鸣蝉叫声,燥热还透着一丝无奈,“明天我就要走了……”

那条已经有点发黑发臭的运河,那个细小破旧的弄堂,还有那昏暗的路灯,她都不捨得。

在许念一的记忆里,她的父亲好似一只是一种模糊的概念,她第一次感觉到父爱,一种血肉相连的悸动,她激动的不知道怎么说话,身体微微颤抖着,却只说了一个音,“嗯。”

知道搬家公司的车开走了,唐佞才发现,临到最后,他都没有跟许念一说再见。

而她抬起头看着他,脸上还挂着眼泪,愣了几秒钟,终于止住了眼泪,“都要搬家了,还要噁心我么?”

唐佞笑着看着她,好似早就预料到这个答案一样,嬉皮笑脸的笑着,“哄别的女孩子的方法在你身上不好用,我只能走这个套路啦。”

许念一搬家之后没几天,就迎来了新学期。还好她释然了,不然她想她在学校里看见唐佞应该会尴尬吧。不过唐佞显然不在意,在学校里见到她,一如既往的对她大吼小叫的,全然不管别人的眼光。他依然无耻的在她面前谈论着他的女朋友,或者是他的新目标,许念一毫无掩饰表示出她的嫌弃,可是心里却偷偷的透着一种心安的感觉。

而钱一谦比唐佞还要忙,他一边要陪着女朋友约会,一边还要学国画,几乎白天都看不见他的人影。许念一看着身边每一个人都在忙,好似只有自己一个人沉浸成长的回忆里。

唐佞那年十四岁,他看过很多女孩哭,但是从来没有看过许念一哭。那泪滴落在掌心,让他觉得揪心的很。“等搬家完了,你和钱一谦在来我家玩……”

许念一轻轻一笑,开始明白自己心里的排斥。有些东西对于薛皓宇来说再自然不过的却是她最介意的。

随即,她又想起那晚上他的问题,脸微微一热,却被薛皓宇打断,“念一?”

她想起薛皓宇,想起自己撕掉的卡片,她想起唐佞身边围绕的女孩,想起他的坏脾气和霸道,无奈的摇摇头,暗笑自己傻。

“呵呵,怎么会没地方住,我家以后就是你家啦。”

“是是是,”唐佞讨好的笑着,“你不想我,我想你,行了吧!钱一谦呢?又去约会啦?”

他的话说完,一片安静,让他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她,却看见黑夜中那嫩白的脚丫晃蕩着,透着悠闲,让他更来气,“等搬走了,你再被欺负,就没人管你喽……”

电话那头因为她的冷漠,而慢慢的收敛了那股兴奋,最后挂了电话。

“念一……?”

“嗯,今天怎么有空?”许念一回过神,转过头继续看着那黑暗的河面。她的话才说完,就感觉轻轻的一阵风,他就坐在她的身边,紧紧的挨着她,□的胳膊湿热的贴着她,感觉黏黏的,让她忍不住推开他,“远点……”

“哦。”许念一说完,心里空蕩蕩的。她的童年,好似因为那句话全部烟消云散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