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努力加载中...

她看着他打断了他的话,“你不顾我的想法只是做着想做的事情,而我也无法感受到你的想法,只是做着我想做的,某种程度上,我们是一样的。”

她皱眉,“不好看么?”

他笑着点点头,眼里全是温柔,“好的。”

还好,薛皓宇也不敢太放肆,轻轻的鬆开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她上了车一边擦着泪,一边使劲的骂着唐佞那该死的家伙,想着刚才他的表情,他的态度,还有的他的话,她就气得哭的更离开了。

而薛皓宇则看着她,那炙热的眼光让她有点害怕,看了他一眼,微微撇开,“回来啦……”

可是越走越觉得难受,眼眶里凝聚着水汽,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所以才会让他这样不顾一切的维护她?

那天的晚饭吃的很安静,偶尔穿插了几句家常话,倒是挺有“家”的感觉。第二天,许念一接到唐佞的电话,再次去了唐佞家里,当然她更多的是想要秀一下自己的新造型。

死唐佞,臭唐佞,混蛋,王八蛋,她要跟他绝交~!

她大概从来没想过唐佞会“欺负”她,从来没有想过。或许就是因为这份无预料的“欺负”,才让她觉得更受伤。

开门的是薛平,看着门口的念一直了眼,张大嘴巴什么都说不出来。

许念一第一次没有低着头,没有转过脸,只是看着他的表情,那担心,那心疼,还有莫名複杂的情愫让她忍不住问,“薛皓宇……咱们谈恋爱吧?”

本有点带着恶作剧,也不知道怎么了,看着他的表情怪怪的,她的心里也没了底,又那么糟糕么?

薛皓宇看着那个少女,忍不住苦笑着。他已经是男人,而她似乎还是女孩,不懂得什么事感情,对着他刚刚的行为竟然让他有一种原来是这样的好奇感,那时怎么一种挫败啊,“念一……”

这样的唐佞她见多了,她甚至能想像他接下来的表情,可是从来不是对她,从来不是!

“我就是排斥怎么了?难道你喜欢的就一定要让别人喜欢么?唐佞我跟你说,你少拿你的霸道来要求我……”

她走了没多久,薛平就跟了出来,“念一,你别生气,哎呀,你别哭呀,你也知道唐佞那个家伙脾气坏……”

薛平和林幼彬先是傻眼了,后来也才意识到了,赶紧上来劝架。

“就是就是。不就是剪个头髮怎么一下子上升到这个高度啊?”

感情就是这样的,特别还是那个年纪的感情,飞蛾扑火不是可悲,是值得。

他凭什么可以这么说她?

“念一……你没事吧?”

薛皓宇觉得,自己明明比她大,明明懂得比她多,可是却总是被她牵着鼻子走。

计程车司机显然也吓一跳,毕竟还是小姑娘,又是假期,忍不住问她,“小姑娘,你没事吧?是不是谁欺负你啊?”

这三部电影是唐佞最喜欢的,确实许念一最不理解的。

她说完,终究还是抵不过委屈,只是觉得鼻子酸酸的,转身离开了。

最终许念一开口了,让人吓了一跳的刻薄,“我看见你那个柳依依就噁心的要死。还说跟我像,我呸。”

“进来进来……”薛平让开身体,许念一走进去,看见唐佞和林幼彬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萤幕,仔细一想,他们的娱乐活动好像一直只有这一些。

她的话语被堵塞在唇舌间,温润陌生的感觉透着淡淡的香味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好似被点穴了一样,呆呆的看着离自己那么近的脸,没有一丝反应。

果然,唐佞给了她一个料想的表情,阴曆兇悍,如同对待他平时的“敌人”一样,让许念一觉得很受伤。她走近一步然后咄咄逼人的问他,“我怎么给你脸色了?嗯?”

这个人,有的时候真的让他看不透。

唐佞好似终于到了“保存”的介面,抬起头看着站在的人影,整个人都愣住了。许念一还在得意的笑着,却看见那张脸越来越阴霾,越来越冷静,最后露出了一丝愤怒。

许念一想起去年看的大话西游和重庆森林,还有东邪西毒。

“嗯。我发现我少了几本小说……”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看见那张脸惊恐的盯着他,修长细白的手指竖在唇边提示他小心,第一次,薛皓宇觉得她和他是那么的近。

除了第一次。

“干吗?不打算让我进去么?”许念一抿嘴笑着看着薛平,她现在开始期待看到唐佞的反应了。

也或许是那一次,注定是他欠她的,注定被她吃的死死地。

身边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抬起头看着那个少年,越来越修长的身影,俊秀的脸皱着眉头问,“怎么哭了?谁欺负你?”

“是不是你同学欺负你了?”薛皓宇看着她,有点心疼,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走到床边,拉出她写字台的椅子坐在上面看着她,眼睛里全是担心, “早上出去还好好地,说要去同学家晚点才回来……”

“哎呀,这是干什么?唐佞,你太没风度了,跟念一发什么脾气啊。”

她下意识的摸着脸颊,还有淡淡的水汽,眼睛也酸酸的,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没事……”

“我希望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在一起,不在一起,都是你和我之间。”她没有回答他的话,却继续说着自己的打算。

“许念一,你敢说你剪这个头髮跟柳依依一点关係都没有?你敢说你没有任何排斥……”

她不理解紫霞对至尊宝的执着,也不理解金城武所谓的失恋痛苦,还有保质期,她更不明白阿菲那样疯狂的暗恋。

“许念一,不就是说你长得有点像依依么?你至于么?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小鸡肚肠了?就为了一个像,就把头髮剪了,幼稚不幼稚?”

薛皓宇愣了一下,他觉得她还是女孩,可是某种程度上她比任何大人还要理性。一个愣神,少女从他身边走过,进了厨房,听到厨房里软软的声音,“妈,吃什么?”

薛平的话还没有说完,许念一直接拦了一辆计程车关上了门。

泪是止住了,可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还好家里今天没人,她独自一个人回到家,什么也不想干,索性穿着衣服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

“小声点,我妈不知道……”许念一偷偷靠着薛皓宇然后看着厨房,“我妈已经找了家教快要逼死我了,如果再让她知道我……”

他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清楚地看到了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懵懂的表情,和充满好奇的神情。他知道,她要的是什么,他却还是想要赌。

许念一的短髮回到家让她妈吓了一跳,但是之后也就释然了。因为她的脸小,仔细看到时挺好看的,跟她那笔直的长髮一比更显得孩子气。母亲对于女儿总是担心过多,见她新的造型到是多了几分安心,催促她吃饭,赶紧回了厨房。

“以后别这样了,”她看着他,然后伸出手背轻轻擦拭着她的唇,非常的自然镇定,“我怕我妈看见会发疯的。”

薛皓宇一愣,只是一瞬间,那盯着他看的,充满疑惑的脸孔消失不见了。眼前的少女终于又恢复了从前那副样子,低着头,看不清楚的表情,露出光洁的脖子和秀气的侧脸,那轻轻的声音透着温柔却是刚毅的告诉他,“别让我妈知道。”

其实,那力道不大,真的不大,垫子砸在脸上却还是让她后退了一步。她的心里酸酸的,说不出的难受。唐佞显然也有点后悔了,屋子里说不出的安静,许念一低着头看着地上的抱枕,突然抬起头冷静的看着唐佞,“你说对了,我就是给你脸色看。”

欺负?

“念一……”

她倒要试试,什么是爱情。

她看着身边那个修长高大的身影,那张脸白净俊秀,她的脑子里浮现出来很多东西,或许是那份好奇,让她变得并没有那么的生气,更多的想的是,原来这就是吻。

那感觉,与跟他说话的理性少女,又变了一个味道。

“谁给你脸色了?”许念一不由得气的身体都颤抖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个感觉,那个陌生的感觉,让她快要抓狂了。

他的女朋友三年换无数任,可是她是他朋友啊?

“我幼稚?唐佞,你才是真正的幼稚鬼。牵牵手,亲亲嘴,,每天犯贱接来接去那就是爱情?幼稚到死。”

以前他的每任号称的女朋友,哪个也没少被大家消遣,他从来都不会说什么的,为什么这次反映这么大?

许念一的话说完,其实已经有点后悔了,只见唐佞气的将手边的抱枕往她脸上砸了过来,“那也比你没谈过恋爱要强的多。”

许念一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沸腾,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的难受。他说的都是实话,可是又不全是那么一回事。再说了,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她?就为了那个柳依依?

许念一挂着泪看着前面的陌生的身影,带着泪摇摇头。

是爱么?

“许念一,你至于这么给我脸色么?”唐佞从地板上爬起来,手上的游戏把手飞了出去砸在地板上划出一道弧度,然后听到清脆的声音,整个黑色塑胶都碎裂开来,让许念一微微一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