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努力加载中...

将排名的那张纸塞进书包,许念一拿着书包走出教室。直到推着自行车,她才想起来,光顾着看唐佞的名次都忘记看自己的了。

元旦过去,许念一迎来了期末。临时抱佛脚,通宵看书做题,让日子过得飞快。

男女之情许念一不确定,但是薛皓宇这个人相处久了,其实真的挺不错的。在他身上,许念一感受到了一不同年轻的感觉,让她新奇。至少唐佞那个幼稚鬼,就绝对不会玩“办家家酒”的游戏。他的业余爱好,除了所谓的谈恋爱就是游戏和棋牌。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永远。

许念一在他身上看到了男人一点点的稳定与历练,让她不由得开始觉得佩服。心里的那股不安,那股后悔也淡却下来。至少,那一天的相处,第一次的约会,有个男朋友的照顾还是不错的。

“早点回来,放假玩玩是可以的,但是还是学业为主,好么?”母亲的叮咛让她更是感到不安,如果她知道了,她恐怕真的不能接受,她太了解她这个妈了。

终于她有点按耐不住了,总觉得空气好闷,找了上厕所的藉口就出了包厢。果然,她才出去,薛平就跟着她出来了。两个人默默地走到了外面,薛平问,“你怎么和薛皓宇在一起了?”

他不知道,每年的元旦,她都会跟唐佞过。很多人在他家,坐在地上打牌也好。或者躺在沙发上看他们玩游戏。即便是无意义的消磨时间,但都是有他在。

那时候,她的心里是酸楚的。

所以,她做不到原谅,所以她做不到无所谓。

当许念一对着母亲撒谎说要去同学家,她就后悔了,她干嘛为了唐佞那个王八蛋把自己交给薛皓宇?

许念一轻笑,只是那声音在嘈杂的音乐中淹没,透着几分落寞,“我要进去了,免得他找。”

出了门,才走出楼梯口就看见那修长的身影靠在门口的梧桐树边,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全是她,“你妈为难你了?怎么这么慢?”

许念一感觉自己被那双手臂轻轻的揽入怀里,她看得出他眼中的狂热和口吻里德宠溺,那感觉说不出来,炙热的好似要吞噬了她一般,可是她却依然有点走不进去。

长假七天,一飞而过。那种将许念一抱着怀里,宠着,让着,看着她偶尔笑着说的俏皮话,偶尔傻傻的发呆想着心事,对于薛皓宇来说都是一种甜蜜,恨不得这个假期没有尽头。

许念一感觉那双大手紧紧扣住自己感觉怪怪的,默默地被拉着上了计程车。车内一片安静,她只是看着那双大手扣着自己的手,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好似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怎么了?想什么那么入神?”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在谈论着大学生活,而薛皓宇一边与同学之间谈着S市和自己开学的经历,一边却默默地给许念一夹着菜。

一百一十二天,他竟然真的不找她,王八蛋~!

薛皓宇的同学刚开始看到许念一有点惊讶,但是没一会便若无其事的跟她聊天。大都都是比她大的,所以对于她都比较照顾,不同于唐佞他们的无赖,说话什么的也都比较克制,让许念一觉得进入了不同的世界。

许念一看差不多了,鬆开他的手刚想反驳去别薛皓宇反手扣住,轻轻一拉,与他靠近了几分。她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他说,“正好有时间,要不我陪你去书店买点参考书?对付考试我有经验。”

下了车,薛皓宇果然拉着她去了书店。宽阔的书店内特别的安静,他熟门熟路的拉着她,到了一个角落,一边仔细的看着书架上的书,一边却依然拉着她的手,“这本,这本,这本,对你来说都应该不错……回头我回家帮你把一些题型划出来,你只要看那些就可以……”

“念一,你不知道,你发呆的时候最可爱……”

许念一疯狂的开始找那两个熟悉的字。看到四十三,她不敢相信,直到身边有人讨论起来,她才知道并非她眼花。

而事实上,薛皓宇的“办家家酒”让许念一大开眼界。绝对不是她想的,做做样子,事实上很多他的同学都开始在外地上大学,做起饭来虽然没有厨师那么厉害,但是也是有板有眼的,相比之下,许念一觉得自己就是废物。

两个人在街上开着玩笑,没一会如同街上所有的情侣一样,拉着的手也变得自然了起来。

只是在深夜複习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张霸道的脸,心里就特别的难过。

“不是么?”

“你和唐佞还在冷战?”薛平皱眉看着她,“念一,你还不知道他的脾气……”

而许念一倒是还好,没有不捨得,只是听着他的那些肉麻的情话有点不知所措。

“是啊是啊,医生和厨师其实是一样的,都是执刀者……”

落寞,辛酸,还有一种委屈,讲她的情绪塞得满满的。可是,许念一虽然难过,却倔强的觉得,这个世界不是没有谁不会转的。

最终她还是学会了掩饰。

那时候唱歌还不是那么的流行,许念一还是第一次去,只是进了包厢,她没想到薛平也在。她知道,他跟他这个堂哥的几个朋友玩的很好,但是总是没有多想。而此时此刻,她被薛皓宇拉着,然后看着那双惊讶的眼睛,她心里竟然有点退缩。

那热闹的街上,年轻的男女,微笑中带着甜蜜的眼神,许念一觉得自己好似就是看戏的,就是无法体会那种感觉。

“已经是最偷懒了,你还想怎么偷工减料?”薛皓宇笑着那书轻轻的敲着她的头,让她一愣。她想起昨天砸在她脸上的垫子,心里隐隐作痛的。

她的人生虽然才十几年,可是再有意识里,逢年过节,她的世界永远都有那个人的影子。

薛皓宇看着许念一的样子,忍不住笑着看着她,“我听你妈说你文科特别不好,这是不是属于偷懒啊?”

薛皓宇见她那副安静乖巧的摸样更是喜欢,拉着她的手付了钱出了书店。

“薛皓宇,中考离你已经很遥远了,你的话我信得过么?”许念一看着手里的书不由得想,自己已经被家教佔据了那么多时间,加上这些书,她这一年怎么过啊?

“我们去哪里?”

她只是习惯性的看上那个第一名的位置,好似进了超市,付钱的时候自然而然会盯着收银台边上的口香糖是一样的。只是她没想到,那个习惯的位置,却换了名字。

“喂……”

四十三名?

他会有女朋友,老婆,自己的家庭,她也是。

薛平愣了一下,轻轻点点头,“挺好的,每天接送风雨无阻,看着好像还挺热乎的。”

一种害怕恐惧,还有说不出来的不安。

整个晚上她都安静的坐着,一直被薛皓宇搂着,偶尔他会低着头,贴着她的耳朵跟她说几句话,每一次许念一都觉得角落的另一端似乎有道炙热的眼睛一直在看着自己。

他怎么可能会掉到四十三名?

“做菜?”许念一皱眉,“我可不会做。”

许念一低着头,笑着看着他,“这是秘密,一定要保密,我怕我妈知道了心脏不好。”

“没事,我厉害着呢,你只要在边上看着就行。”

“没去女厕所里捞一下么?”许念一笑着,自然地拉着他的手。

“他最近怎么样?和那位柳小姐还在一起么?”

她抬起头看着离自己很近的薛皓宇,才一晃神,他便俯下唇印在她的唇上,迅速,轻巧,让她的脸炙热的燃烧起来,“薛皓宇……”

开学之后,许念一又重新的投入了学习当中。而唐佞没有找过她,这点让她很气愤。偶尔在学校里看见林幼斌和薛平,依然会打着招呼,但是对白里,不会提到那个人。许念一索性定下心来好好学习。学校,家教,家,几乎是三点连一线,平时那里都不去。

元旦正好赶在週末,所以休三天,薛皓宇忍不住做了飞机回来,硬是说要陪她。

三十一号吃了饭,薛皓宇说要和同学去唱歌,便请示许念一的母亲说能不能带着许念一一起去,许念一吓了一跳,生怕她妈妈多心,谁知道她妈妈立即开心的答应显然没有她想的那么複杂。

许念一感觉自己在做贼,拉着薛皓宇就往外面走,时不时的还回头看看,“我妈只是担心我学习,毕竟明年就要中考了。”

“同学家……今天说好在家吃饭,每个人都要发挥一道菜,应该挺有意思吧?”

就是因为在意,才会觉得更受伤害。

过年前,初三的下半学期期末成绩表出来,许念一看着排名上面的名字,整个人都傻在那里。

时间过的机械却飞快。

她想,人总要长大的。

唐佞的脾气她了解,他是那种情绪化特别大的人,他可以因为心疼,对着他母亲说着冷言冷语,可以因为愤怒,所以笑嘻嘻的对着他父亲嘲弄调侃,可是他对她,从来都不会。那种感觉别人是不会了解的,只要她知道有多难受。

人才走进包厢的走廊里,就看到薛皓宇,“去哪里了?还以为你掉厕所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