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努力加载中...

不是因为他的力道,不是因为他的脾气,是熟悉感。

许念一的寒假因为与唐佞恢复了“邦交关係”有变得繁忙起来,让薛皓宇有点小小的抗议。而许念一也有点想要与他说分手的冲动。

唐佞最后还是送她回的家,两个人没有打车,只是散着步。许念一想起那张排名,忍不住问,“你的成绩怎么会掉的那么厉害?我觉得中考在即,你是不是该修身养性了?”

“我的事情我自己有数,你少管闲事。”

某种程度,她和他一直都是很像的。

许念一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影,心里其实很佩服他的。从来,他都是心理状态最好的那个。或许还是因为童年吧?

那天晚上许念一和唐佞就这么好了,好似那小半年冷战的时光没有发生过。

归根结底他们都害怕,失去拥有对于别人来说只是重新组合,对于他们而言则是全部。

“不用了。”她大声的拒绝,让周边的人都看着她,而她用警告的目光瞪着钱一谦,然后冷冷的与他道别。

那种感觉,她懂,真的懂。

“过两天她生日,一起来吃个饭吧?我好久没见你了。”

开学后第一个月,成绩出来,唐佞果然又爬回了第一名的位置。

而有些东西,他清楚,却弄不明白。

四周越发的安静,她转身离开,不再去看别人的眼光。出了饭店,感觉到那种湿冷突然袭来,让她忍不住哆嗦了几下。还没站稳,胳膊却被人拉住,往饭店的小巷子里一拖。只是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许念一笑着看着他,“你说话的口气怎么通知我你们结婚十週年啊?”

那句无赖的“好不好”终于让她笑了出来。心里沉甸甸的感觉全然释放,说不出的开心,连带着觉得气温都不是那么寒冷了。

他知道错了,为什么要让她等那么久?

“那你以后不许再对我动手了。”

许念一眯着眼睛看着那张排名,好似自己拿了第一名,整天都洋溢着笑容。

黑暗中,寒冷的风与湿热的呼吸在她颈项边游走,终于让她伸手想要推开他。

“好,我发誓。”他伸出手拉着她的手,“只要在动一次手,你就别理我,再也别理我,好不好?”

那天,钱一谦并没有多逗留,说完了就离开了。

薛皓宇对她很好,好的有的时候让她感觉害怕。他的爱太炙热,好似要将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她,每次许念一看着薛皓宇眼神里的炙热,那种好似要融了她那样的决绝,她都有一种想要退缩的恐惧感。她知道,他对她的感情,恐怕现在,是她无法回应的,那种愧疚与责备,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多年后,她想起他总喊她“傻念一”“傻念一”,真的一点都没有喊错。

她低头,依然没有说话。

“喂……我可是一直都是好学生,倒是你。还有半年了,是不是该好好冲刺一下了?”

是一种用鼻子闻,用心体会,不用眼睛就了解的熟悉感。

他的手终于还是鬆开了她,只是身体颤悠的随时要倒地一般,让她有点担心的反手扶着他。而他看着黑暗中的小手,轻轻的说,“念一,我这脾气总有一天会让身边的厌烦我的。我希望如果那天真的来了,或许众叛亲离,或许一个朋友都没有。我希望我的身边还有你……还有一谦……你们跟他们不同,所以要是我做错事情了,别不理我。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是别不理我……”

她干吗来这里丢人现眼,这里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却都要装作若无其事的相处,多么滑稽?

许念一皱着眉头看着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是啊,他的外表表现的有多坚强,有多霸道,就说明他的内心有多么软弱,多么害怕。

即便不富裕,但是钱一谦却比她和唐佞有着幸福的家庭。

“好不好?”

唯一可惜的是,直到他走,她都没有机会跟他讲清楚。许念一想,好好冲刺中考,等暑假的时候再说吧。

那张霸道的脸,离得那么近,他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张扬用力,充满着压迫。而她低着头,不去看他,只是狼狈。

开始吃饭,也不知道谁说要喝酒,于是要了几杯啤酒。许念一从来不喝酒。凡是有喝酒的场合,唐佞和钱一谦都会为她挡掉。现在,一个围着女朋友转,早就忘记她这个表姐。而另一个,似乎已经和她没了关係。

“哎呀呀,念一……我这是发挥同学之间的友爱精神,给别人一些鼓励。如果每次都佔据第一名的位置,别人还会觉得有希望?总要放放水,让他们看到一丝光明,这样才够厚道是不是?”

一种被忽略过的自暴自弃。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她的泪就再也止不住了。她轻轻的呜嚥着,说不出的委屈,就是觉得委屈,总觉得这句“对不起”来的太晚了。

许念一接受了他依然和柳依依在一起的事实。

手伸出来,还没有推,就听到那个声音,充满着无措,充满着可怜,“念一……对不起……”

她后悔了,不该来的。

许念一最后应约去了钱一谦女朋友的生日,她承认她心里是有别的期待的,可是当看到那张脸,看到那嬉皮笑脸的摸样,她很不得掉头就走。

有些东西,每天存在,就不会觉得有多么的珍贵,直到没有才会发现重要性。放寒假,许念一感觉自己的生活因为唐佞突然好想全都切断了。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截然不同,只有她自己直到,越多的变化只是在让她更不舒服。

“念一,我找人送你回家吧。”钱一谦看着她,有点不放心,“唐佞……你送念一回去吧。”

“好念一,别哭了,我知道错了……”唐佞看着她,只是感觉身体纠结疼痛,连带着呼吸都困难了起来,这些日子的压抑,因为她的眼泪全然崩溃,“你知道的,我的脾气就是那么讨人厌。你知道的,我就是很欠揍。所以别哭……求求你,别哭了……”

许念一想起十岁的时候,唐佞在她生日那天跟人打架,然后弄得头破血流的摸样。她也是这样生气,冷冷的不说话,他却也是这样一句一句的求她原谅。毫不掩饰他的狼狈与屈服。

“念一,求求你,跟我说一句话,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那少年的无赖的摸样如同当初稚儿一般,虽然他早已远离了那个时代。

她不回答,紧紧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在掉泪,只是红红的眼睛与鼻子,让他看着就难受。

吃完饭,许念一已经不愿意在待下去了,跟钱一谦说了一声,就想要离开。

唐佞听到许念一的话,脸上的表情毫不掩饰的兴奋,笑容绽放在脸上,在夜色下都能看到双眼的明亮光芒,“念一,念一,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那天我……我真的错了……”

“你女朋友呢?”

有些东西,她或许明白,但是不清楚。

可是身体和思想好想分开了,明明想要转身,却不自觉的向前走,无视那个人,同别人的打招呼,倔强的想要表现的自然与不在乎。

她明白他的意思。

许念一感觉到空气中的酒气,知道他今天也喝了不少,心里不由得软了下来。而那拉着她胳膊的手一直拽着她,紧紧地,让她觉得很安心,“谁敢打你。上次说你几句,你就没风度的拿东西扔我,以后我看见你就让着,行不行?”

爱情是什么样,她依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她却明白得很,她的爱情课题,肯定不是从薛皓宇身上学到的。与其这样,不如说清楚,比较好。

那淡淡的苦涩吞入喉咙,说不出的难喝。许念一感觉那液体让她发热,晕乎乎的,恨不得立即吐出来,最后连饭都好好吃。

她可不就是傻?!

“念一,好不好?”

他们再也没有提头髮和柳依依,也没有提任何当中发生的事情。

而他也知道了她有了男朋友的新现象。

一种被遗弃的自我保护。

“来还是不来?”钱一谦已经习惯了许念一的态度,很直接的无视,然后只是询问她最后的答案。许念一虽然不爽,却还是点头答应了。

过年后的初一,许念一同妈妈一起去外婆临时租借的房子里拜年,看到了好久没见的钱一谦。那家伙的越发的白净了,跟个小白脸一样,让许念一开着就想笑。两个小孩子乘着大人说话,偷偷地溜出去叙旧。

许念一努嘴,无视,最后却忍不住轻轻笑着,“最好是,如果这么掉下去,我怕阿姨会吐血。”

这是许念一和唐佞的一种默契。

“念一,下次我在惹你生气,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只是别不理我,好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