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努力加载中...

“对不起……”

她曾想过,如果当初的自己,能在圆滑一些,如果能在冷静一点,那么事情会不会好一些?

“好。”

听到那无赖的声音,她鬆了一口气,抱着电话感觉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

许念一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默默的爬起来,然后回到了家。

第二天,她最早接到的是唐佞的电话。多了很多年,她依然记得那天的一切。他的语气,她的语气,还有那件灰白的睡衣,清晨灿烂的阳光,还有外婆在厨房里煮东西的背影,所有的这一切,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推开她,然后冷冷的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少女,“许念一,你让我感觉噁心,特别的噁心。你跟你妈一样骯髒。”

薛皓宇仔细看着她,突然看到她有点拉扯的T恤,他一把跩过她,拨开她的领口,那双眼睛让许念一觉得恐怖,她心虚的低下头,甚至忘记去拢自己的衣领,而这一切都被他看着眼里。

“好,谢谢薛叔叔。”

至少不会像现在,假装洒脱,却连毛孔呼吸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这么多年一直都是。

这一觉并没有睡太久,没一会她就被她妈妈吵醒了。

那天晚上她回到外婆那里已经很晚了,所以当她看到薛皓宇站在楼下的时候吓了一跳。这个时候,她真的只是想回到房间里,然后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埋头睡觉。

“好,回头我就找人帮你办手续。不过签证没下来,还是要好好唸书,为高考做準备,知道么?”

等她说完,她抬起头看着母亲,只见她脸煞白,紧紧地咬着唇,眼中已经带着泪光。

她以为那天晚上是世界末日,等到后来她在回想,是多么的可笑。

许念一看着母亲,笑着看着她,却见她红了眼眶低下头了。

“我能去哪里?在家窝着呗……身体不舒服,也没人送饭给我吃埃”

“你想去,薛叔叔就送你去。钱,你这个小孩子别担心,只要好好上学就可以了。”

“我回来都好几天了,也找不到你,所以……”薛皓宇走进她,伸手拉住她,想要将她抱入怀里。只是一个小动作,却见她突然伸手推开他,他愣愣的问她,“你怎么了?”

“念一……你找过我么?”电话里他的声音很轻,好像生病一样,虚弱无力。

最坏的,恐怕就是现在。

最终,许念一还是选择了坦白。

当然除了昨晚的细节,她只能告诉她母亲那段表面的初恋。

她或许是讨债的那一个,可是讨债的却未必最轻鬆,未必不受伤,是不是?

不是他,因为他绝对不会在知道父母离婚之后用这样的腔调跟许念一说话。

所以……很好……

“喂,许念一,怎么说话的?”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又恢复了精神,她脑子里几乎都能浮现出那张扬的脸。

最后许念一的母亲累了,坐在她的床边默默地流着泪。

所有脱口而出的话,都是没有经过思考的,只是下意识的说出去,“皓宇,咱们还是做朋友吧。”

许念一看到母亲惊恐的表情,心里一软,然后又想起那些过往,多了几分内疚,“想过,不过应该需要很多钱吧。”

电话那头的那个人是唐佞,可是又不是唐佞。

许念一仔细回想,那一天可能是她人生最糟糕的一天,所有的一切都乱了。

“薛叔叔……”

只是家里的那个沉默的男人,看着她的时候,不再是那种事不关己云淡风轻的眼神了,那股省度的凝思中带着狠狠地批判,让许念一如坐针毡。

她静静地看着母亲,儘量让自己不要去听那些歇斯底里的话。

外婆已经睡着了,她轻轻的关上门,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想,可是毫无睡意。所有的画面,所有的事情一幕一幕的从脑中划过,她捂着脸,轻声呜咽。

她妈一共打她两次,都是因为薛皓宇。

“念一,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去了哪里?”

她想,她在意的还是他,别的都是其次。

电话里一片安静,她感觉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现在也是她说分手的。

许念一看着母亲,其实她已经没有昨天那么慌张了。对于薛皓宇,她的确没有那么上心。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买东西都要选自己喜欢的,更何况是感情。

她轻笑,很轻很轻的,然后把电话挂了,如同以前一样,只是这个笑多了几分苦涩而已。

那种感觉,太痛苦,太压抑,太沉重,她觉得总有一天她要崩溃的。

只是静静地坐着。

“许念一,你到底对薛皓宇做了什么?”

“你怎么在这儿?”许念一从来没有的慌张,薛皓宇的出现简直就是在提醒她自己干的“蠢事”。她几乎是用一种无法掩饰的颤抖的声音来问他的。

“他今天一大早回B市了,临走的时候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她想起外婆说过的话,子女都是讨债鬼,那父母呢?

只有这样了,还能怎么样?

“大家都在找你,你干什么去了?”而她却强作镇定,一如她打算好的那样的决绝。

她走了,薛皓宇才会回来,这家才会圆满,她从来都是多余的。

“你怎么了?”

当她看到她母亲那张脸,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怎么了?”

这句对不起包含了许念一对于没有考虑她的处境的抱歉,也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她已经放弃她这个母亲的歉意。

所有的一切尘埃落定,但是她选择沉默。

“念一?你在听我说话么?”

那时最好的情况。

她以为,她会再次把她留在外婆家,谁知道最后她还是把她带回了家。

背叛,儿戏,她知道都是错,可是却已经发生了,什么都改变不了了。

许念一没办法,她发现自己没办法在跟他做这样的接触了。所有的事情都发生的太快,而她的确太年轻去处理这样的问题。

有些东西,她明白,他知道,只是不说破而已。

“我只是觉得我们不适合。我试过了……真的不行……”许念一说的都是事实,但是她没有意识到。她在淩晨的时候说出这番话来,身体颤抖,眼神徬徨,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对的。

唐佞的电话挂了以后,她回到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你找你的好兄弟去要饭吧,我这儿反正是没有。”

她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她的确错的离谱。

她不想给他太多时间说告别,再说,一切都有变数,何必打乱现在的平静?

或许离开时最好的。

第二年的冬天,具体日子许念一不记得了,初三或者初五那天吧,大晚上,他们三个人静静地吃饭,薛皓宇的父亲开口了,“念一,你想出国唸书么?”

这个暑假过的真的糟糕透了,在外面,对着唐佞她觉得心虚,而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样子又觉得难受。回到家,她又多了几分愧疚。薛皓宇再也不往家里打一个电话,逢年过节他都没有回来。整个家冷冰冰的,没有一个人快乐的。

错就错在,当初是她说要在一起的。

许念一看到这一幕觉得很内疚。

她的话说到一半,被那一巴掌打断了。

她走了,她才会忘记那些尴尬,才能更坦蕩蕩的面对那份“友谊”。

愤怒,一种被羞辱被玩弄过后的愤怒。

她庆倖他们能达成共识。

是他,所以才会这样的无赖腔调。

一开始她就知道这件事不该发生,只是唐佞,她把薛皓宇拖下水了。全然没有考虑过后果和她妈妈的处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