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努力加载中...

“好。”她吸着气,竟然不让自己太狼狈,“快放手吧,我妈你爸都在外面呢……”

“在外面要温柔点,不然会吓坏别人的。”

“许念一,你都要走了,才想起来通知我,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口气跟你说话?”

“我知道……”她轻声打断,“所以我也不会……”

她正式给唐佞打电话,已经是最后一个星期了。他接到她的电话是非常的冷漠和淡然的。而许念一依然在笑,笑他幼稚,笑自己幼稚。

就是这样,一个告别,没有一丝不捨,没有一丝悲伤,没有一丝感性。

问她为什么要走都不跟他说?

薛皓宇最终还是放了手,只是撕破了的那层纱,再无掩饰。

许念一离开的那一天S市下着绵绵细雨,她妈妈和薛皓宇的爸爸一起去送的她。她没有回头,进了海关就一直往里走,她深怕自己一转身,就全然崩溃。

“许念一,你个混蛋。”

许念一低着头,轻笑,带着一丝无奈,一丝苦涩,还有一丝感谢,她看着他,“其实我一直都想要一条最简单的路。可是第一步就错了,接下来我用尽全力,费尽心机,到最后才发现自己走了最艰难的路。我知道错了,但是我还是决定走到底。就当作对自己的惩罚……”

不该这样的,但是却是这样的。

她撇嘴,“唐佞,你一定要让我难过的离开是不是?”

她害怕那些感性的话,特别是在这样离别的日子。她觉得,所有的情绪她都要控制好。

“不……”她拉着他,“这件事是我自己想的,跟谁都没有关係。”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快,买东西,大包,与亲戚告别,却依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嘿嘿……念一,我这是为你好。”

“这话你是说给我听到,还是说给自己的听的。”

“我跟我爸去说说……”

他喜欢的就是这股倔强,而伤害他最深的也是这股倔强。

最后,他最后终于还是讲她搂在怀里,她没有挣扎,只是不断地说着“对不起。”

“念一,傻念一,好东西要留给自己,知道不知道?”

“许念一,你为什么总让自己走上一条艰难的路?”

她的新世界?

“嗯?”

“嗯,我会的。”她贴着他的胸膛,不掺杂一点男女感情,更多的是一种亲近的感觉,“薛皓宇,谢谢,对不起,还有……一定要幸福……”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他搂在怀里,那熟悉的气息,压抑的情绪,还有那轻轻的无奈的低喃,“念一……念一……”

写完,她就直接邮寄了出去。

那个答案,她其实等到了,只是不是她想要的而已。

问她为什么要走?

“许念一!”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那些尝试,那些渴望,那些期待,都不见了,没有意思痕迹,只有彼此知道,那些曾经发生过。

可惜,最后她都没有等到她想要的。倒是薛皓宇,让她更内疚。

青春年少的荒唐,却也能让人成长。而她,最擅长的就是在错误中吸取教训。

她妈已经放弃跟她沟通了,而他爸爸也当做了没有看见,反正她都要走了,总要结束的。所有的念想,随着她的离开,随着时间,都会慢慢淡却,然后消逝在岁月中。

“对不起……”她低着头,“真的对不起……”

“薛皓宇,帮我照顾我妈妈,好不好?”

第一次坐飞机,十一个小时还要多,即便是速食麵,都变了味道,感觉那个渴望的家,离得越来越遥远了。

“嗯。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这句话我听到耳朵都张老茧了,你能不能说点新一点的?”

可是,她和他的圈子就是这么多。钱一谦知道了,他也会知道的,这点她很清楚。

“念一……”

只有她一个人。

她突然明白那种爱,强烈到可以抛舍一切来恨她,可或许当她真的万劫不复的时候,他却又会捨不得。

薛皓宇看着她,那张清秀的脸,其实一直都是倔强的。他想起当初让他惊豔的微笑,那带着泪的冷笑……这个少女一直都是倔强坚强的。

“念一,我只有你一个孩子……”

薛皓宇知道她走,是因为薛平。许念一打从心眼里的觉得,薛平这个家伙是故意的,是嫌她不够烦。薛皓宇过年没回来,结果因为她的走回来了。他就当着他爸爸,她妈妈的眼前,把她拖进房间,然后狠狠地盯着她,那眼里,透着恨,透着怨,还有不捨。

“猜你个大头鬼。”

“我走了,你能对我妈好点么?”她红着眼问他,儘量让自己的情绪不要宣洩太多。

“念一,还有一个月,妈妈陪你买点衣服,你到了那边要多注意……身体……”

对于母亲的提问,她想了想,“妈,那你觉得我麻烦么?”

许念一的签证其实办的不是很顺利,具体细节没有人告诉她,但是偶尔不小心偷听到她母亲和薛皓宇父亲的对白都看出的,一个想要她留下,一个却想尽一切排除万难想要她走。那个时候她想,或许这就是亲情。即便她做的再错,她妈妈依然会不捨得这个女儿。而即便她母亲对她冷漠,她却依然无法不去渴望那份母爱。

就是这样,她和他也形成了某种沟通的模式。就从那个时候起。就像玩两人三足一样,经过了一段平和期,在冲刺的时候,节奏乱了,步伐乱了,让两个人都徬徨害怕,而现在,终于一切都又理顺了,然后一起向前进。

许念一知道当初就是自己的任性,才会把事情弄得一团糟,可是她却还是选择任性。她想知道,这一次,他会问她么?

“你猜。”

“念一,你怨不怨妈妈?”

从那件事上,她就学乖了。如果谎言能让大家快乐,只是自己苦一点,那么她做好的,后来的很多年,她都是这么做,而且做得很好。

签证下来的那个时候,已经是高一的下半学期了。那天,她母亲出现在学校,她心里就有一个预感,该来的总要来的。果然,那节课结束她就离开了。她记得那时初春,她还没在早上十点多离开学校过,她走的回头看他的教室,看到了林幼斌和薛平正怔怔的看着她,她朝着二人轻轻微笑,心里多了几分不安。

到了温哥华市下午五点多,从飞机的通道里往外看,也在下着绵绵细雨,好似这一切都没有变。只是下了飞机,看着那庞大的机场,複杂的通道,还有各式各样的英文字母,不同的咖啡厅,都让她觉得陌生。

“喂……!”

“唐佞,你这个幼稚鬼。”

“嗯?”

或许一开始,她和他的认识,他是充满攻击性的,可是在那之后,这个少年对于她的炙热,对于她的感情一直都是满满的。

尊重那份感情,尊重那个身份,尊重那个家庭。

那一刻,许念一是恨自己的。她一直很内疚,对他。

而捏着她手臂的手指紧紧地收紧,透着颤抖,让她深深感觉到少年的挣扎,无奈。

“唐佞~!”

去完行李,她在机场拿了一张明信片,然后写上“美丽吧?这就是全世界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

“唐佞,我都要走了,你确定要这么冷酷的跟我说话么?”也就是那一次,她知道了如何跟他沟通。当他耍狠的时候,那么她就示软,就跟哄小孩子一样。

“你还是多为自己好点,别在为我好了。”

那双搂着她的手臂,随着她的声音,紧紧地环紧,很不得要将她嵌在身体里,“我争取……好不好?”

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她会选择尊重。

“念一,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她知道,他原谅了她,在她做了那么多混蛋事情之后,她是感激他的。

“妈,我还没走呢,”许念一笑着看着她,“而且我会照顾我自己的。你放心吧。”

因为她和他的对话,最后的终点是,“让我看看你的新世界。”

她想知道,她的内心固执的想要知道那个答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