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努力加载中...

“下个星期?”

“昨天我生日!你竟然忘记我生日!”电话那头的少年,如同以前那般的骄傲,那种感觉让她觉得那么熟悉又那么遥远。那种感觉,让她既欣喜,又充满着一种排斥。

那盒子里,只有一张卡片,“公主,小的知道错了。奉上玻璃鞋,原谅我吧?”

“念一,我给你出机票钱,你回来吧。”

薛皓宇找了女朋友,他父亲希望她能在给他一点时间。当时接到薛皓宇父亲的电话她就意识到一点什么,却没想到是为了这个。

他依然还是那么霸道,而她抱着电话,流下了眼泪。

“我可以说不好么?”

只是这一次,许念一没有惯他,狠狠地挂了他的电话,没有在理他。

“念一,今年夏天回来么?”

许念一来到温哥华的第一年,忘记了他的生日。其实真的不能怪她,十四小时的时差,而她正面临着考试,还有每日屋子里三个孩子的吵闹声,休息都不够,哪有时间去想他的生日。

有甜蜜,有辛酸,还有一种苦涩。

她看着盒子里,漂亮的白色鞋子,虽然不是透明的,却非常的秀气美丽。拿出鞋盒,才看到里面还有一张卡片,“希望你能记得,走再远,还是要回家的。”

那个轻柔的语气,透着担忧,可是问她的时候,却感觉像是随时要为她去打仗一般的刚毅。她轻轻的笑着,然后告诉他,“其实挺好的,但是也是会想家的。”

而唐佞,为了这件事,很生气。

每天都是差不多的食物,早上就是那种麦片泡牛奶的,中午时土司加一片芝士,连火腿肉都没有,晚上基本上都是鸡腿,因为鸡腿这类的东西在那里是最便宜的。一开始许念一每天都吃不饱,并非人家真的不给她吃饱,而是那些东西吃了几天,你就再也不想吃了,自然每天都觉得饿。后来时间久了,她也就习惯了,偶尔也会自己偷偷在外面买吃的,或者吃零食。

她红着眼,叹了一口气,然后将那双鞋子放在地上,套进上了自己的脚。刚刚好,一丝不差。

许念一去到温哥华的第一年,终于让她明白了什么是寄人篱下。

那个时候还没放流星花园,静学姐的那句,“好的鞋子,会带你走到幸福的地方”还不流行。

而她心里那股柔软,却是因为他的那种依赖,好似这个世界,只有她才是他唯一可以倾诉,可以信任的人。

许念一高中毕业,考进了UBC,就立即搬出了寄宿家庭。

那是他的性格。

即便她于他距离那么遥远,她却依然能感觉到她与他隐隐的牵连。

接到唐佞的电话,她心里是带着一丝惊喜的,可是他脱口而出第一句就是,“许念一,你昨天没给我打电话。”

“我要是回来,我妈肯定会出机票钱的,我只是不想让她又负担。”

唐佞身体里的那股霸道,某种程度,是她纵容的。

“啊?”许念一愣了一下。

她花了一个星期,在轻轨附近寻找公寓,比较价格,最后租了一个地下室。花了200加币买了一个沙发床,剩下所有的家俱都是房东提供的,虽然破旧,但是至少是她自己的空间。

那一天,她就这样穿着那双鞋,坐在床边,看了又看自己的脚,像个傻瓜一样。

那语气骄傲又得意,让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和他的相处又形成了新的模式——似亲人,又似朋友。

可是,更多的是兴奋。

自从那次之后,许念一每年都会在唐佞的生日给他打电话,有的时候真的只有四个字,就挂了,却从没有间断过。

或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男孩会要求另一个女孩,在每年生日给他打一个电话,说一声生日快乐,可是他会。

直到她长大了,她才意识到这一点。

“一个电话,一句生日快乐,最多一分钟。许念一,我跟你说,每年我的生日,你都必须给我电话,必须!”

因为她去的时候还未满十八,仲介给她找了一个寄宿家庭,一般都是当地人,说是可以帮她更好的适应环境。可是等她到了温哥华才知道,这个城市,拥有庞大的华人,所谓的当地人,只是一对香港夫妇,并且拥有三个孩子。他们是97回归前移民到温哥华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许念一觉得,这样的人,是看不起中国大陆来的。不仅如此,寄宿家庭的妈妈是没有工作的,在家带三个孩子,所以,让她住在哪里,为的不是道义上帮她融入这个新环境,而是想要赚钱,自然她的环境那个不会那么好。

她也习惯了。那样强烈的他,非常的天蝎座。

当她意识到的时候,那种感觉是百感交集的。

许念一回想自己小时候住外婆家的那段日子,至少,外婆在吃这方面从来都不亏待她。每天都问她想吃什么,什么都以她为主,现在想来,当时自己觉得很委屈,是多么的不应该。

“嗯,大概下个星期吧。”

事实上,许念一第二年的暑假还是没有回去。

事实上,过了很多年,许念一依然记得唐佞问她这一句,“念一,你是不是过的很不好?”

“嗯。”她轻轻点头,然后挂了电话。

“呵呵,我今天才买的机票,你也没给我机会通知啊?”

只是她还没开口,他就兴奋地告诉她,他的成绩出来了——N大法律系。

“知道了,以后每年生日都给你打电话,行了吧?”她轻轻擦了眼泪,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不是气他,只是有点委屈,一种压抑太久的感情,在他咄咄逼人的质问下,全然释放出来。那种酸酸的感觉,让她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就是那么的自然。

“好吧,那你要注意身体,要是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好不好?”他也明白,只是心里更多了几分不捨,“念一,在外面你要记得,别委屈自己。知道么?”

电话那头的唐佞,也发现了不对,他是生气的,是真的在意那个电话。他固执的觉得,如果她连他的生日都不记得,那么她还能记得什么?

两个星期之后,许念一收到了一双鞋子。

两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是有一点她可以感觉到,很多事情,她都错过了。

“唐佞,我很忙……”她略带无奈,“你要知道……”

一次是他生日。

许念一没有跟唐佞生气。

“不,过年我上课,正是最忙的时候。我们这里都是圣诞才放假的。”

“那你过年回来么?”

“呵呵,我太高兴了。哈哈。那你赶紧回来。我和林幼斌,薛平打算弄个毕业旅行,你回来了,正好一起去。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那你圣诞回来吧。”

“不了,圣诞我要打工。一般那个时候的机票都是最贵的,我还是争取明年暑假吧。”

她回去不回去,不是钱的问题,更多的是家庭矛盾,呵呵。

这年两里,她其实没怎么和唐佞保持联繫。在仅有的几次联繫中,还吵了两次。

“好吧,我当你答应了。”

而事实上,她在那个家庭,过的并不好。

后来,许念一鞋柜里好多漂亮的鞋子都是唐佞送的,只是他不会再肉麻的喊她公主,因为他的世界里,公主实在太多了,她更像是皇后,看着他上演一齣一出的爱情戏码。

某种程度上,她在纵容他,而他在依赖她。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许念一开始学会了感恩,再苦再难,都坚持看着好的地方,只要有人説明她,都会秉持着一颗感恩的心。

“嗯。”

“许念一,下个星期回来,你现在才通知我?”

其实,她大可以跟母亲说一下情况,然后让她跟仲介沟通重新给她换一个家庭。可是,她知道母亲的处境,她开口,以为这她得让她妈妈去跟薛皓宇的父亲商量。许念一觉得,自己已经是个麻烦,现在也并没有到世界末日,于是也就这么忍下去了。这么一忍,一直忍了两年。

她搬完家的那一天,给唐佞打了一个电话。

如果说不遗憾,那是假的。

那是一种朝思暮想之后,终于美梦正真的幸福。

但是,要求是一回事,听到电话里倒抽的呼吸,还是不捨得。他想起那个看着很坚强,其实很柔软的许念一,心里纠结的呼吸都困难了起来。好似被人掐着脖子一般,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用他一向对她的无赖口气柔声求着,“念一,念一,好念一,你别哭……我知道,我语气不好,但是……但是……你知道,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林幼斌,薛平,这些事我的好哥们,可是保不定那一天他们都会离我而去,只有你,只有你,我知道只有你会一直在在我身边的。就是因为那么近,才会要求那么多。念一,你别跟我生气……”

“念一,你是不是过的不好?”

而事实上,那眼泪也并不全是为他流的。有一部分是为了自己,还有一部分是给那段被遗忘的时光的无奈。

这一次,唐佞并没有坚持冷战。

她想了想,最后,她顺从了。她选择了打工,在她那个小屋子里窝着,还有孤独的在这个城市里游走,她希望他幸福。她给不了的,她希望别人能给予,而他值得。

她无奈的笑着,心里却透着期待。

人,只有在最艰难的时候,才知道拥有的珍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