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努力加载中...

可是现在他们都长大了。

又比如说,高三的英语老师英文生气他上课睡觉,于是把书扔在他脑袋上。结果这位少爷拒绝上她的课,导致家长和老师协调,最后还让老师道歉了。

许念一,你做的很好。

可是,如果她选择做朋友,那么有些东西必须去放弃。

她太害怕了,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落入了反劫不复。

以前也是这样的。

许念一叹了一口气,轻轻的靠在计程车的椅子上。

“许念一,你这样的食量,我觉得作为男人太有压力了。”

林晓芬的质问,她完全可以理解。

如果她没犯错,就不会被送那么远,那么就不会错过那些故事。

比如说,愚人节,唐佞被某校花告白了,让他郁闷了一天。

“别跟我说你们是兄弟,是哥们这样的来噁心我。让别人的男朋友在人前人后伺候你,把你当作女皇一样的感觉很爽是不是?”

许念一想起薛皓宇,就想起自己这两年在国外的生活。

而这两年的生活就是她的惩罚。

“谢谢外婆。” 唐佞当然不会客气,的确,许念一外婆做的吃的,真的很好吃。

“念一,我送你回家?”

“嗯。”

她张开口想要解释,却因为自己内心的那个小小的期待而说不出口。

“怎么会?都是一家人。”她走到他身边,脸上一直带着微笑,“罚你回头带着我未来嫂子请我吃饭。”许念一话说完,看到屋内的灯暗了,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好累,我先睡了,晚安。”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渴望这个假期能享受到的东西,恐怕已难发生。

“唐佞,你的新女友不错,我很喜欢她。”她知道自己卑劣,却还是在这样套着他的话。

以前,太小。

远离了会想念,靠近了会恐惧。

许念一听着一件又一件有关于唐佞的事情,开心又有一点小小的落寞。

为他好,也为自己好。

“你误会了……我和唐佞只是好朋友……”

可是,习惯了的事情,并不代表是对的。

薛皓宇对于她来说就是人生一个错误。

所有的暧昧都会在年级的掩饰下,显得朦胧不清。

许念一眯眼看着这一切,心里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没……没事……”她感觉到身体的某一部分正被人活生生的剥掉。她感觉到那种强大的撕裂的痛,血淋淋的,痛的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哦?谢谢夸奖。”他嬉皮笑脸的笑着,惹得许念一忍不住瞪着他,“你这样以后可怎么做律师?”

唐佞的话打断了她的沉思,让她回过神来。众人都有点担心的看着她,当然除了其中的一个。

说完,就拽着她上了计程车,没给她任何选择。

唐佞都会开车了,他的钱包里开始带着避孕套这类成年人的东西。只是她还停留在那里,动都不动的。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许念一去厕所,结果洗手的时候,却看见唐佞的女朋友站在那里,冷冷的盯着她,显然是在等她。

她不断地告诉自己——

许念一,加油,你可以的。

吃了饭,她跟着唐佞回了家,没待一会,薛平和林幼斌都过来了。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坐在唐佞家调侃着,闲聊着,也让许念一知道了这两年发生的事情。

现在,她已经没有选择了。

“我也不知道,吃的多反而瘦了。”她撇嘴看着他,“我有说你又无赖了么?”

其实,早在那个晚上,她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第二天,她因为时差,早上六点多就醒了,硬逼着自己躺了一会,到了七点多,就再也睡不着了。起床后她跟母亲说了一声,就去了外婆家。

“要不要给你买点药啊?”

她一直都是出色的,这么多年,在他心目中,在他眼里,她一直都是耀眼的。

那样的事,一次就够了,她不想经历第二次。

现在这样的她,为什么会让他觉得有点担心?

友谊会长久,可是能和他最亲密的,绝对不是她。

所有的一切她和他都习惯了,林幼斌和薛平这些老朋友也习惯了。

什么时候,他和她成了一家人?

“不用,不顺路,我自己回家好了。你送晓芬回去吧。”

她这样一边打着朋友的旗号,然后和他这样的相处。这样对谁都不公平。

“难受了?”

许念一自己一个人站在厕所很久,久到薛平的女朋友来找她,她才发现大家都準备要走了。所有人都站在女厕所门口,那个场面很滑稽,只是她笑不出来。

“念一,你没事吧?” 唐佞担心的看着她,而她透过他,却看到那道阴冷的眼光。

整顿饭吃的很轻鬆,唐佞全程都很照顾许念一。

昨晚的担忧害怕一扫而空,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与熟悉,让她觉得心里安心了不少,取代而知的又是那种兴奋。

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

许念一懒得搭理她,吞掉最后一个小笼包,然后对着厨房的外婆喊着,“外婆,给唐佞也弄一碗馄饨吧。”她太了解他了,这么早,肯定没地方吃饭。以前她住外婆家,他都是靠她“救济”,外婆也习惯了。

薛皓宇看着那个背影,皱着眉头。

她是故意的。

她放弃跟他做思想沟通,此人自我感觉是在太良好,她也习惯了。

名义上,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以前,她固执的坚持的她自己仅有的一些念头,再怎么都不会妥协。

她害怕,所以选择站在原地,那么就必须要放弃一些东西。

许念一还没开口,她就站在她身边,“许念一,你到底是他什么人?你这样不觉得自己很噁心么?跟别人的男朋友搞暧昧……”

才回来第一天,许念一突然觉得,自己在外面的那些简单的“渴望”变得那么难。

许念一抬头看着他皱眉担心的表情,默默的伸手架开他的手,“可能是刚刚吃太辣了,胃有点不舒服。而且,我的时差还没倒过来了。我先走了……”

“你不懂,我这样叫可爱,不是无赖。”

只是有些东西会变得,而她却没有想到。

许念一到家已经晚上是十一点半了,整个人累的已经不行了,洗完澡感觉倒在床上就能睡着,可是一想到那个人,那张幼稚的嘴脸,还是偷偷地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喂,我才到家,睏得不行了,明天再联繫吧。”

“拜託,都几点了?我感觉自己要死掉了,必须睡觉。”

早在她回来前,她就提醒过自己无数次对待薛皓宇的态度,一定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于是唐佞来接她的时候。她正埋头解决外婆亲自包的大馄饨,还有特别给她买的小笼包。

她和他如果要做朋友,那么的确好像超出了尺度。

许念一皱眉,林晓芬说的所有的一切好似都在道理,可是不是这样的。

就像薛皓宇。

以前,她可以,因为谁都没有意识到。

“你这样怎么能一个人回家?” 唐佞一把抓过她,“林幼斌,帮我送晓芬回家,我送念一先回去。”

“不用,没有那么娇气啦。”离开了人群,她心里舒坦了不少。至少再也看不到拿到阴冷的眼光。

“没事,晓芬可以自己打车啦。你没事吧?怎么满头都是汗。” 唐佞皱眉,伸手轻轻按着她额头的汗。

就是这种简单的东西,让许念一觉得心里充溢的满满的幸福。

当初,如果不是她用错误的态度去对待薛皓宇,也不会发生那一切。

一直都是。

是该做个了结了。

“怕你不愿意看见我。”薛皓宇看着这个少女,他不去,为的只是让大人们放心。可是回来了,看见她纤瘦的身体,心里更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林晓芬非常的漂亮。是那种杀伤力很大的女孩,气质好,会打扮,整个人透着一种淩厉。

“嘿嘿,我眼光不错吧。”他挤眉弄眼的看着她,却让她心里一疼。

其实这么多年,暧昧的一直是他,犯傻的一直是自己。

如果自己的男朋友,这样对待一个无血缘关係的朋友,恐怕自己也接受不了吧?

她可以承担薛皓宇这个错误,但是她肯定无法承担任何跟唐佞有关的错误。

唐佞高考结束就拿了一个新手机,诺基亚8810,害的他天天叨念在嘴边的,让许念一烦不胜烦。

“知道啦,睏死了,晚安。”她懒得跟他废话,挂了电话刚準备回房间,却看见那个修长的身影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她下意识的看着母亲的房间,灯依然亮着,她轻轻微笑,“怎么没来接我?”

“中午他们都会去我家,晚上林幼斌和薛平强烈申请要请你吃饭,顺便让你见识一下新朋友,我勉为其难的同意了。嘿嘿。” 唐佞笑着看着她,“念一,你怎么瘦成那样?”

走的时候,她还是女孩,过了两年,她却成了少女。那均匀的身体,整个人透着一种女性的柔软,加上眼中隐藏的明亮,比同年级的女孩多了一种沉澱。

“嗯。”

许念一关上门,躺在床上,结果却是怎么睡都睡不着。明明累的好似,脑袋都隐隐作痛,可是闭上眼,突然好多她遗忘的事情,都蜂拥出来,弄得她混乱不已。

她变得,眉宇之间多出来的开朗的微笑,却让他觉得陌生,却又想要了解更多。

她也不以为然。

外婆一看见她就开心的直问她要吃什么?弄的她差点就哭了出来。

晚上,他们几个去饭店,许念一终于见到了众人的家属,当然包括唐佞的新女朋——林晓芬。

“今天有什么安排?”

就是这样的矛盾。

“好吧……”只要许念一一说“必须”,唐佞基本都会妥协,“那你明天一定要给我电话。我的手机号码你记住了么?你……”

可是还是会心虚,还是会害怕。

“喂,我等你一晚上……你说不出来就不出来?”

对,就像薛皓宇。

“那你乖乖躺着,到了我喊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