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努力加载中...

给个饵,下个套,从来不管她的处境有多难。

电话那头很安静,一句话都没有说。

不过总有例外的。

就她傻,从来就是她傻。

只是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没有接。但是显然那个人有急事,一边又一遍的,最后弄得他只有接了那电话,“我马上就过来,在等我一下……我知道了……”

今天出门前就知道要下雨,只是没想到打车那么难,害的她只有狼狈的缩在一边希望雨能下的稍微小点。唐佞很爱这边的饭店,晚上总是在这里出没,她还在庆倖还好现在是白天,结果还是被逮到了。

总要面对的。

许念一就看见林晓芬冒着雨跑了出来,只是刚準备开副驾驶的门,却看见她坐在里面,不由得怔怔的站在雨里。

许念一感觉唐佞好像被她气得都能把她吃了,那狰狞的表情已经很久不见了。

明知道有的时候只是许念一的一种伎俩,可是他却拒绝不了。

他故意的。

她知道他认真的。

“知道了。”她轻轻回答他,然后挂了电话。

“最近挺忙的,嗯?”

许念一被林晓芬的质问问的头皮发麻。

回到家还是这样,也是因为没办法。

“嗯。”她点点头,“那记得拿把快点的刀,我怕疼。”

车子到了饭店,许念一一点胃口都没有,倒是想回家。只是人到了,自然要寒暄几分。大家说说笑笑,很热闹,只有她知道,她的心思不在这里。

她嘻嘻一笑,不以为然。

但是何必呢!

他不以为然,轻轻应了一声就挂了。

那口闷气堵在胸口,有的时候感觉心口在隐隐作痛。到最后,她也索性不再家窝着呢,自己一个人拿个相机到处溜跶。

“不是躲你,是躲别人。”许念一很佩服自己的灵机一动。

不过显然,很有用。唐佞愣了一下然后皱眉看着她,“你躲什么人?”

直到第二天,接到林晓芬歇斯底里的电话,她这才慌了神。

最后林晓芬倦了挂了她的电话,她才想起来找他。

她傻傻的看着他,以至于他转过脸的时候都没有注意。

“许念一,你还说不是在躲我!”电话那头咆哮的声音透着受伤。

“你要是喜欢他就说,不要拿朋友的幌子来欺负人!”

她没错,她是为了维护这段友谊。

就是这样,许念一几乎是在倒数每一天回加拿大的日子。

“嘿嘿,所以才有好戏看嘛。”

“唐佞?你在听么?”

第二天唐佞找她,她索性找了藉口不出门了。

“好。”

说不委屈是假的,可是能怎么样呢?

男人,只是一个藉口,一个她逃避他的藉口,不能再多了。

许念一默然。

“这么快?小清昨天还说他们没分手,怎么今天他就带新女朋友?”

对着她,她总是不知道怎么说话。

可能因为这里已经没有她的位置。

“上车。”

失控对于他来说,很少见。

是林晓芬。

唐佞看着那张撒娇的脸,不由一愣。

而他抓着她的胳膊,一本正经的告诉她,“我认真的。”

许念一反应过来,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赶紧跑了过去。

是他,非得要这样撕破了脸,将她摆在檯面上。

她感觉自己被抽了一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男人。”她转过脸,看着窗外,水珠打在玻璃上,模糊了她的视线,却好似将一切都圈拢在这小小的空间里。

只是寂寞了点。

从来都是这样的。

小的时候他就不是一个会把自己的表情表露太多的人。

许念一在心里,轻轻叹一口,表面上却还要装作好轻鬆,“今天带我去吃好吃的吧,我都憋死了。”

“出来!”

许念一觉得烦躁不已。

可是在家里呆着也不舒服。只要她和薛皓宇说说笑笑,家里两个大人就会露出警备的表情,然后偷偷打量着他们。即便她知道,她心里是坦蕩蕩的,可是却也保证不了薛皓宇。只要一个人有那个心思,那么错的便是她。到后来,她只能在家抱着书窝在屋子里,哪里都不去。

她赶紧推开门,“进来吧,我坐后面。”

说实话,看到他这个样子,她不害怕,倒是觉得好笑。半眯着眼睛儘量让自己别笑出来,却还是露出了几分孩子气的摸样。那样子让唐佞看着更生气,原本阴冷的脸,真的快要被她气得疯掉了。

站在哪里感觉都是尴尬。

车子停到一个社区,唐佞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来吧,我在外面呢。”

林晓芬愣了愣,也钻进了车。

许念一愣了一下,结果看到车内的大少爷很不耐烦的冲着她吼,“许念一,你他妈给我上车。”

“嗯,今天出来走了一天了。累了。”她轻轻回答。

其实要是仔细回想,她就该知道,他今天的不同。

她着急的问,“昨天到底这么了?你怎么连车子都没要?林晓芬说她找了你一夜,你在哪里?”

她心想,他要是在多问点,她该怎么回答?

而他一直静静的看着,眉宇间的不耐烦的情绪也消逝了,恢复了平静。

许念一看到那修长的身体伏在方向盘上,乌黑的头髮有点遮住眼睛让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心里一下子变得柔软了起来。

说完,也不管她,自己钻到了车子的后面。

“半路上遇到的,”唐佞轻轻回答,唇带微笑,“今天薛平带新女朋友,我预感着有好戏。”

这些事她在温哥华也做,因为没办法。

“你少惺惺作态说要和他保持距离,都是伎俩,都是你下作不要脸的伎俩。”

雨好像越来越大了,就几步路,她感觉半个身体都湿了,坐进车里,强烈的冷气一吹,害的她连着打了几个喷嚏,狼狈不堪。

所以,她又何必去拿一个藉口撩拨他?

吃晚饭,众人说还要继续,她忙找了藉口推脱不去了。本来以为会费上一番唇舌跟他解释,谁知道他听了想了想,“真不去?”

即便是小小的声音,她都听到了,而她想逃。

许念一自己坐了计程车回家,回到家乖乖的给唐佞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到家了。

她躲在屋檐下躲雨的时候,看到那双眼,心里就是一惊。

她转过身,在后座上拿出纸巾,擦了擦鼻子,和额头的水珠,“你又偷开你爸的车,回头……”

许念一突然觉得落寞。那些人好似都是自己身边的,可是这些事却是那么遥远。默默的将脸转开,看着窗外湿漉漉的世界,灰暗,隐瞒,还有郁闷。

“不用了,你们去吧。这里回家可近了,我打车回去好了。到家给你电话。”

“许念一,你少给我打马虎眼。”

手指颤抖的播着那个手机号码,只响了一下就听到低沉的声音。

她很少跟他撒娇,可是每一次,只要做了就会有用。

“出来……我在你家楼下。”

“你先去接念一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林晓芬上车,娇嗔的问他,一脸温柔。

就是这样的,如果只有他们两个,她可以不去在乎。可是加了一个人,她必须去在乎。

而他看着那张脸,最后还是妥协了,略带无奈的警告她,“许念一,下次再敢这样不说一声就消失,小心我剁了你。”

许念一回到家,觉得心里空蕩蕩的,难受的很。

“许念一,这下你高兴了?唐佞为了你跟我大吵了一架,昨天晚上车子都没要不知道去了哪里。”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他拉着她的手,轻柔温暖。

她洗了澡,回到屋子,就在窝在床上。

“现在你满意了?是不是?是不是?”

只是时间长了,难免心想着,还不如回加拿大呢。

不过后来,不是她呆不下去,而是唐佞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快要把她逼疯了。她几乎快要找不到介面的。她的圈子就这么大,她的朋友他都认识,她妈妈那边的亲戚他也认识,薛家还有一个薛平给他送信,总不能说天天去看她爸爸吧?

可是那天她也很乱,哪会想到那么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