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努力加载中...

他总是这样,什么歪理都能说得理直气壮的。

“现在不是了。”他看着她,“做我的女朋友就要接受许念一。许念一和女朋友没有冲突。”

而身后那个人,露出兴奋地语气,“我知道了,你别跟我生气,晚点我给你电话。”

什么叫只是女朋友?

他这个人,没有安全感,对感情早就没了信任。

旅行之后,她就要回去了。

许念一挂了电话就立即出了门。她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可是当她看到那个修长的身体依靠在那刻杨柳树下,透着一种挣扎于无奈的时候,一下子却又冷静了下来。

如果抓不住,就该让它走。

就是这么简单,再难受,再痛苦,但是如果已经进了死胡同,就该转过身,走出去,重新开始。

他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弱点。

“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只是不想让自己有麻烦。”她转过身不去看他,“你不管好你女朋友,那我就管好我自己,就这么简单。”

她后退是对的,他后退恐怕也不想伤害和失去,这样对谁都好。

只有这样才不会失去,只有这样才能永远拥有。

别人看见的唐佞永远是光明耀眼的。只有她看到他心里的恐惧,只有她看到他心里的懦弱,也只有她知道他害怕什么。

不明不白,难道一辈子暧昧下去么?

坦蕩蕩的让看着的人都说不出什么来,好似就是那么的理直气壮。

时间久了,大家好似都习惯了这样的一种组合。

许念一快走的时候,唐佞提出的旅行终于实现了。

她说了也不会用的。

他没有说话,一片安静,而她已经没有办法在转过头了,大步往回走,不再与他废话。

“你要是跟人家在一起就好好的。她这样误会也没有错……”

最后他还是和林晓芬分手了,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说了什么话。总之那个人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她告诉他,不是她不愿意,是她做不到。

所有的话都是脱口而出,可是身份总要确定的。

有的人,用一分钟去爱一个人,然后用一辈子去放弃那段感情。

许念一感觉这个旅行时她青春年少的一个纪念,也是一个终结。

总之都要结束的。

只是,坦蕩蕩的。

“念一……”

“我没逼她。接受许念一和我在一起,或者分手。每个人都是有选择的。”他看着她,“难道说钱一谦有了女朋友,你就要和他保持距离?”

许念一心情轻轻叹气,满心无奈。

而唐佞,依然是那副玩世不恭,满不在乎的表情。

没办法,她心软,还是试了试。

她爱那个人必然得用很长很长的时间去了解,才会知道值得不值得爱,可是她会用一分钟去放弃那段感情。

“她只是我女朋友……”

她慢慢的走了过去,而他也看见她了,那张脸透着生气愤怒,挣扎,让她不由得皱起眉头。

其实如果没有那一次那么荒唐的晚上,可能所有的一切都不会那么糟糕。

只是她的记忆力还停留在小的时候他,可能因为只有那个时候,彼此才能毫无顾忌的靠近,什么时候他长得那么大了?

“他不一样,他是我表弟。”

唐佞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念一……”

“好不好?”

他长的很好看,细白的脸,乌黑的眉,那双眼睛深邃秀丽,笑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孩子气,可是那片唇薄薄的透着几分冷漠。

许念一跟母亲说的时候还是费了一番唇舌的,最后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当然还有荒唐,青春期叛逆任性的荒唐。

她迈步前进,感觉自己没走一步都轻鬆了不少,只是身体里有些东西被硬生生的拽了下来,生疼生疼的。

许念一心里轻轻笑着,她倒好,回来一次,多了一个哥哥,又多了一个弟弟。什么问题都解决了,都成了亲戚,倒也简单。

而故事里的两个人,依然那么亲密,那么自然。

她一向理智,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即便这个时候,她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也不知道哪里疼,就是簌簌发抖。心好像被什么捆绑住,紧的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她还是理智的。

其实,他们彼此都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跟别人没有任何关係。

还好家里没人,她狼狈的躲进屋里,躺在床上,听着自己心跳声,一下,两下,三下……最后闭上了眼,恢复了平静。

“好你个头,赶紧滚回家给我睡觉去。”她终究还是没捨得。佯装发脾气然后气呼呼的走了。

许念一看着他一脸无奈,“可是她是你女朋友。”

她停下来,连手臂都不敢抬,任由自己的脸湿乎乎的,像个傻瓜那样站着。

至少,曾经她也有过一个旖旎绚烂的梦。

“念一……”她一靠近,他就柔声叫她的名字,那声音好似一条小狗。

许念一在家躺了一天,第二天就跟个没事人一样相继跟唐佞厮混。

“你说过不离开我的……”他的声音很轻,轻的让她觉得有点可怜,她转过头看着他,只见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那样子的确很可怜。

这个圈子来来去去那些人,也都知道为什么。

林幼斌,薛平,还有各自的女朋友。

林晓芬找过她,求着说让她原谅,求着让她劝唐佞在一起。

人不多,都是熟人。

她的心一软,心想,都让一切过去吧,现在这样是最好的。

她想,她做不到。

只是?

“念一,别去管别人,好不好?”

女孩不死心,哭着喊着,让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她手里唯一的救命草。

许念一在沉思被他打乱了,她看着那张很近的脸,不由得觉得陌生。

熟的不会多说什么,不熟的不敢多说什么,好似那个人根本不存在,那些事情根本没发生过,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那你也把我当成表弟好了,我是钱一谦的好哥们,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还需要多解释么?”

她告诉他,“我没离开你。只是你女朋友不喜欢我们这样的相处,所以我想给她点时间习惯习惯。”

如果不属于自己,那么就该放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