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努力加载中...

她抓住的那个人的确是他,倒是他有点乱了。

许念一清醒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了他。

他的手轻轻附上那光洁的额头,一下,两下,终于抚平了那道皱摺,怀里的人乖乖的躺着,又陷入了安静。

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修长的腿搭在小茶几上,整个人看着窗户外的日光,透着一种平静的安逸。

他喜欢她长头髮。

“念一……”他酸酸的低下头,唇落在她的额头。

从西湖回到家,她开始忙碌的打包,收拾。

“滚蛋!”唐佞那样维护许念一,到让她有点不好意思了,她轻轻推了推她,然后拿起桌上杯子,“薛平,也就是你,祝你早日变成男人。”说完就抬头喝了下去。

最后她不确定喝了多少,只是觉得看着谁都像唐佞。

“你还敢说,”他伸手,揉着她的短髮,“许念一,你喝醉的时候可丢人了。以后不许喝酒,知道了没哟?”

可是他不相信他自己。

她一动,他就转过头,“醒了?”

他想,时间长了,她总会过去的。

这些年,他一直是个心思很重的人。

“念一,你这态度就对了。你说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和林幼彬对你多好。你要走了,我能捨得么?”薛平一边笑,一边又帮她倒满了一杯,“念一,你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不然我该心疼了。”

站起身,将她裹在毛毯下,自己则静静地坐在边上看着她。

她就是这么容易让人心疼,倔强的去掩饰自己的骄傲,努力去讨好每个人。

他站起来,朝着大门走去,许念一看着那修长的身体,特别是那双腿迈出那道门的时候,心里觉得很难过。

那个想法只要有了,就像蚂蚁一样在他心里爬呀爬,越来越多,越来越噁心,越来越糟糕,可是却依然无能为力。

那一天大家玩的都很开心,特别是吃饭的时候。

明知道有些话说出去是会伤人的,他还是会说。

“念一……你要的,我给不起……”他叹着气,将头埋在她乌黑的秀髮中,脸颊贴着脸颊,只是想要与她靠近。

可是对着许念一,只要对着她,他就觉得很平静。

怀里的人“唔”了一声,然后轻轻扭了扭身体,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窝在他怀里。

许念一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呆呆地看着那道门,最后转过头看着窗外的那片炙热明亮的日光。

她只记得自己抓住那个人的手臂,然后东倒西歪的,最后就再也没有意识了。

“念一……”他轻轻唤着她的名字,“念一……”

“念一……”他终究还是红着眼,无措的吻住那张柔软的唇。

独自一个人,至少可以学习遗忘。

本来该放下她就回去的,可是看着她静静地躺着,总觉得那个姿势好奇怪。跪在床边,给她挪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只见她一个翻身,给了他一个后背,在没有声音。

所以只要他在就好。

那一刻,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停止,安静,随即陷入了狂乱。他的手臂环在那纤细柔软的腰肢上,只是一直下意识,狠狠地收缩紧,想要让那个人嵌入自己的身体。直到她不乐意的呜嚥了几声,他才放开她。

“你们今天是一定要灌我喽?”许念一看着他们两个,身边的唐佞紧张的看着她,“念一,别理他们,饭也吃差不多了,回去吧。”

“念一……”他的手臂伸进她的脖子下,然后将她翻转了过来。她乖乖的靠在他怀里,秀挺的鼻子蹭在他的胸口,让他忍不住扬起唇来。

等到飞机在温哥华机场落地的时候,她的心多了一份倦怠。

她撇撇嘴,“不是跟你们在一起么?平时我才不喝酒呢。”

“对啊,”林幼彬微笑着託了托眼镜,“你知道,我可是一向把你当妹妹的。别让做哥哥的担心你,知道不知道?”

“喂,唐佞,你滚一边去。”薛平凑过身体,“念一,你这次回来都没好好出来陪我们。好不容易这一趟没有人管了,不用着急回家了,你还左躲右躲得,太不够义气啦。”

每当看到现在许念一,他的心都是疼的。

直到他感觉到胸口的小手轻轻推开他,他才放开她。

许念一突然觉得唐佞这跟这两个混世魔王比起来,像样多了。他只是偶尔蛮横了点,而这样个简直是没有道理。

酒果然是个坏事的东西。

他也伤害过她,只是她不同。

他就这样看着她,静静地听着她的呼吸,那张淡粉的唇嘟嘟着,难得的孩子气。

轻笑,然后窝回了那张床里。

“我回房补一会觉,你再睡一会吧。”他的眼睛看着她,透着几分温柔,难得的温柔,加上那红红的血丝,倒让许念一想起兔子。

酒店的门发出轻轻的声音,打开又合上,只是几秒钟,那个人便消失了。

可是如果留在身边,不能让她快乐,不敢保证幸福,他怎么敢留?

“你该找个好男人,有个幸福的家庭。这些我都给不了你。你知道的……我害怕……我也不相信……那些东西我都不再渴望,决不再!”他像个白痴一样,跟她说着心里的话。没有回应,只有静静地呼吸声,还有那股温暖的酒香。

其实事实上没她想的那么糟糕。

一只刺猬不可能变成兔子,永远都不可能。

他想起薛平说的,忍不住想,念一要是这么醉了,一个人在国外,怎么办好?

“念一不喝酒……”

房间的空调好似调的有点冷,两个人分开的那一剎那,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

“你怎么在这里?”她开口才发现嗓子有点疼。

在他记忆力,那个扎着红色绳子的马尾,一脸骄傲的许念一,是印象最深刻的。她的骨子里是骄傲的,可是却掩饰的很好。应该说越来越好。

等最后站在机场,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就是因为无法割捨与放弃,才会变得股刻骨铭心,而他,更是不敢向前一步。

唐佞看着那一头短髮,忍不住躺在身边,低头看着那张侧脸。

唇舌间散溢着淡淡的鹹涩,他感觉到她胸口起伏着,低低的喘息声,慌张的鬆开她,却见她依然闭着眼睛,只是眉间多了几道皱着。

“念一……”他低喃着,唇落在她的鼻尖。

明知道是自己的,却还是要给别人,那种感觉好难受,好似有人拿着刀,硬生生在他身上割肉。

柔软甘甜的滋味还带着一丝酒香在唇舌间萦绕。

他静静地看着她,想要记住她每个弧度的美丽。

她待他也不同,任他在胡搅蛮缠,她都会原谅他。

太多东西需要调整,他没有把握。

日子过得好似打仗一样,进入了行程。

就这样,坐了一晚上。

她在他心里是不同的,所以他不会求他爸爸,也不会求他母亲,至于别人更不会了。可是他会求她。

许念一后来仔细回想,最先灌她酒的是薛平。那双桃花眼眯眯笑着,一看就是满肚子坏水,特别是手臂还环着他女朋友,简直就像个纨裤子弟,看着许念一凉飕飕。

他有挣扎。

林幼彬选的,主要是近,他们本来都是学生,虽然父母都惯着,但是太远还是不会同意的。西湖很适合2天一夜的旅行。

酒的味道超级难喝,许念一感觉自己在喝中药,喝完了转过头看着唐佞,“回头记得把我送回酒店。”

西湖并非许念一去过最美丽的地方,却是让她有着深刻印象的地方。记忆中的西湖总是有着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分不清楚是真实发生还是只是一场梦。

现在她开始庆倖,她离那里,离他那么远。

站在原地,看着她,只要她幸福就好。

他低头,将她擒住。

唐佞记得自己抱着她回到酒店的那条路,变得特别短,在他记忆力,那间房间,那个昏暗的灯,还有那张平静的脸,他一直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依然没有回头,进了关,就一直往前走。

对着身边越亲近的人,好似只会越来越苛刻。

就连母亲,他都没有办法好好与她沟通。

许念一觉得也奇怪。这两个人本来是唐佞的朋友,可是每次唐佞和她超级了,这两个却都是站在她身边。时间久了也习惯了。被这么一说,更不好意思推脱了。

那具身体微微动了动,靠在他胸膛。

他轻笑,终于鬆开了她。

“唐佞……”唐佞的手刚伸出来,就被薛平挡住了,“这念一在外面这么久了,总要喝点的。与其被别人灌,不如被我们灌……”

还是会捨不得,还是会难受,还是会觉得快要没了呼吸。

“念一,走得再远,飞的再高,都要幸福。”他着看着怀里的她,“还有,要记得回来,要让我看看,知道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