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努力加载中...

他进了电梯,按了八楼,电梯开始移动的时候他说,“我最近在做人物画,直到的画画的人不多,所以……可以做我的模特儿么?”

她在黑暗的客厅里坐了几秒钟,转过身,陆诏却站在她身边。手臂拥着她,下巴搭载她的脖子间,柔声的问,“唐佞是谁?”

可是真的挺难的。

陆诏第一次问,“唐佞是谁?”的时候,是唐佞在淩晨四点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之后。

就是这么直接,直接到电梯跳到了八楼,门打开了,许念一还在发愣,没有回答他。

“今天和薛平他们出去吃饭碰到的。他跑过来叫了我一声哥哥,我就动手了。”

选择放弃,不敢尝试,那么就要经历这些。

在她面前他从来不掩饰,好似要不到糖的孩子。

一旦执行起来了,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那天晚上之后第二天,唐佞又来了电话,依然是淩晨四点。虽然她已经警告过他,不要再那个时候打电话,可是她的话,在他喝了几杯之后,总是能那么容易的抛在脑后。

许念一一直想,如果她能和陆诏在一起,或许这两个人会和平相处。

她也愿意。

许念一一边翻着那手稿,一边仔细回想——其实,他的确有一些“矛盾变态”的蹤迹可循。

画画和模特儿,只是一个藉口,一个让彼此认识的藉口。

每次只要看到他,就会让她羞愧的低下脑袋,然后默默地用最快速的方法消失。

大概。

所以,当她选择坦白,他自然而然选择接受。

她的眼睛看着房门,一片漆黑。她的脑子却想着唐佞的表情,微微轻笑,然后一个一个的回答他的问题。

她没想到的是他每天埋头于图书馆竟然不是学习,竟然是画画。

“念一……”

电话那头的他又问了几个问题,“他是哪里人?也是留学生么?去哪里多久了?”

她可以低头,却没有办法快速消失。

而事实上,没有许念一想的那么複杂。当陆诏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那说明他已经準备好了。所以第二天许念一一下课,就看到了那个修长的身影,意外又不意外的。

“不好意思……”这是陆诏对许念一说的第一句话。

陆诏是个奇怪的家伙,无论许念一在任何时候去图书馆,都会看见他。她和他不是一个系,但是这位同学在学校里很有名。当然,人有名,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好的,另一种坏的。陆诏就是属于那种好的,因为奖学金上面永远有他的名字。

他并非真的好奇陆诏,她知道的。但是她也不想隐瞒,这些事情,早在当初选择的时候,都已经想过了。

可能。

这个游戏规则他们两个都懂,只是需要一个人去执行。

许念一愣了一下,轻轻说,“他挺好的。”

许念一回想那段日子,自己的确是有意识的想要靠近他。

许念一回到了温哥华开始过了一段非常安逸的生活。没有感情的烦恼,没有家庭的烦恼,每天学校家,两点连一线。有时间会跑跑步,去图书馆学习,还有就是在家按照网路上搜索的菜谱做一些美食。只是,这样的日子过久了,她也会开始想,或许,她应该找个男朋友。

而电话那头的人,最后默然,“念一,你快乐么?”

许念一没有办法跟陆诏分享她的过去,也没有办法跟国内的朋友和家人分享现在,可是自然而然的,却也无法隐瞒过去和现在。

同居这个词,在国外是很自然地,而她也不介意,她的骨子里有一种叛逆和为了爱奋不顾身的狂想,所以她那么做了。

“哪个他?”

就是这么开始的。

他耀眼,优秀,可是跟唐佞截然不同。他彬彬有礼透着距离,骄傲却不狂傲。他从来都是理性的,再生气,对他而言,只有说话速度的快慢,依然是温柔淡然。与他接触久了,她就在想,找个这样的人做男朋友也不错。

最惊讶的莫过于她终于又一次不小心坐在他身边,又因为他有个电话,应该是很重要的电话以至于他匆忙离开,然后让他那张桌子曝露在阳光下。又因为她的好奇心,偷偷一瞥,却被眼前所有的一切所震撼住了。

只是问的时候口气已经有点不怎么好了。

“打得很厉害?”

陆诏是个理性的人,这样的人有个好处,他会选择相信,因为他没有任何怀疑她的理由。而且理性的人是不会随便给别人扣帽子的。只是当做更多的了解许念一,他轻轻笑着,就这么接受了唐佞这号人物。

他是,她也是。

很自然,又不自然的藉口,毕竟他们两个真的没什么交集。她甚至在想,他怎么联繫她?

随即跟个小偷一样,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东西,赶紧离开了图书馆。即便回到了家,她依然觉得后背有一道质问她的眼光,害的她心虚了好几天都没敢去图书馆。

他长得并非不好看,事实上很秀气,那双眼睛躲在那副无框的眼睛下,绝对不会让人是觉得是书呆子,可是做的事情却全是符合书呆子的定义。

因为陆诏真的给予她很多空间的包容和信任。

许念一就是在这样的状态遇到了陆诏。

许念一挂了电话回到房间里,屋内的那个人躺在床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让人觉得很安心。她上了床,轻轻拥着那宽厚的背,安心的闭上眼睛。

那个电话很糟糕。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想,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她会和陆诏一直走下去吧。

其实,这些都不奇怪。毕竟这个人在图书馆花费太多时间了。

“回来吧,我想你了。”他跟个孩子,总是在这样的时间不给她任何拒绝的藉口。

只有一句话,电话就挂了。

许念一红着脸抬起头,看着那张冷静的脸,忍不住低着头,默默地放下手里的东西,轻轻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许念一靠在他胸口,慢慢的跟他说她和唐佞的故事。只是,在叙述的时候,她隐藏里那段彼此都不愿意公开的感情。只是说的好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好友,非常乾净,非常亲近,非常的自然。

他有喝酒了,拉着许念一说了很多废话,直到最后,才像一个认错的孩子一样,告诉她,“我打了他。”

可是当两个人的世界融合在一起,不只是一起生活。更多的是分享。分享现在,分享未来,还有分享那些过去。

所以关于他的问题,她都仔细回答,老老实实的,没有一点隐瞒。

她和陆诏或许是最契合的一对,那么她和唐佞永远都是最了解对方的人。

他低下头,因为晃了神,迷了心。

“那就好。”如释重负的口气里,带着一点点落寞,她听到了,却得假装听不到。

许念一看到号码先是没有接,结果他非但没有放弃,还变本加厉了。害的她只有大晚上爬起来,跑到客厅里,关上房间的门,悄悄地跟他说话。

仔细回想,陆诏虽然理性,可是遇到许念一,还是偷着不少不理性。

大二的暑假,许念一没有回家,因为她答应和陆诏一起住。

可以让她遗忘,可以让她学习。

他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学习,画画,跑步,网球,听音乐。每个爱好,每个习惯都是让人觉得生活是那么的美好。跟他在一起,许念一觉得很安心,也很快乐。

人和人之间的关係,有的时候是很简单的。你开始留意他了,自然而然就会发现,他在你的世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多。

他只想跟她用任何手段去保留这段友谊,哪怕是姐弟。

比如那天,她去同学的宿舍里,与他电梯里狭路相逢。

当然,总有意外的。

“嗯。”

就是那么自然,她听到电话里一阵安静,然后听到电话里的他,突然变得很成熟,理解的告诉她,“那你多注意身体。”

“不喝酒的男人还叫男人么?问一下你家男人去。”

她的意识好,他的何尝不是。

而那边的情况却是截然不同的。

“唐佞,你还是学生,少喝点酒。”

总不能这样下去的,像个机器人。独自一个人,傻傻的活着。她也会想要依靠,她也会觉得孤单。

还是那句老话,没有如果。

总要交错到的。

无论什么时候,陆诏一直都是那个长相秀气斯文,却透着距离的陆诏。可是许念一,早就不是原来的她。

唐佞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他怎么样?”

男人因为身边的女人而受影响,女人又何尝不是。

“怎么回事?”

或许。

许念一抚摸着脑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等到了也就放了心。

“嗯。”她轻轻回答。

而过后的日子,如许念一计画的那样,她的世界的确开始少了唐佞。那块原本都是属于他的地方,默默地被陆诏开垦着,一点点,一寸寸,不知不觉版图在发生改变。

于是,当某个下午,阳光明媚,两个人躺在草地上闲聊刚结束的考试和快来的暑假。只是一瞬间,光影交错,迷乱眼神。

她知道。

“额头缝了七针。”

“老头子在外面的儿子……”

接到电话,她很自觉地到了客厅。

那个人,永远会成为过去式。

“就当你答应了,谢谢。”而那个人,就这样逕自走出去,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这就是唐佞,可是这样的唐佞突然离她的世界很遥远。这就是陆诏的影响力。

她闭上眼睛,只是因为早就计画好了。

于是,许念一思索了一下,轻轻告诉他,“今年我真的回不去。我答应我男朋友暑假在这里陪他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