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努力加载中...

对于同年人来说,她是有的。

“你穿成这样就是在羞辱我!”这是陆诏第一次对许念一吼,是真的大吼。

“许念一,我很少要求你,这是底线。”

“小唐,你答对了。”

“我才不要呢。”

她不能给陆诏负担,而事实上,那个负担也不是陆诏想要背就能背的到的。

“许念一,你敢嫌弃我?过来!自觉点!”

“走吧。”她说。

她不习惯欠别人的。

“许念一,你还没明白么?我的女朋友,就不能再那种地方打工。”

“我听着呢,而且不会走。你要不要先换上你家教的那套衣服在跟我说话?”

她轻笑,踮起脚,将唇送上去。

“呃?”突然温柔的声音让她一愣。

“念一……”

“你不给我你家地址,我就告诉你妈,你跟别的男人同居。”

她也曾想过的,真的。

她担心马上就要交的学费,也担心父亲。

有些话她不知道怎么说,真的不知道。

她从没有看到这样的陆诏,如此愤怒与生气。她看到他正极力抑制住,就是这样,她更觉得难受。

“爸,你要多少?”

“嗯,那你拿着电话。要是害怕了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陆诏低着头,画着画,唇角带着温柔的笑意,让许念一觉得暖暖的。

“你傻了我都不会傻。”

所有的事情全部吞嚥入肚子,好似从来没有发生过。

她安静。

许念一皱眉。

心,开始焦急了起来。

“是是是,在你眼里我从来都是傻子。就像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笨蛋是一样的。”

接受与给予只是一线之间,错与对也是。

“嗯,真实乖孩子,来,奖励一个香吻,嘿嘿。”

她和父亲的关係是很诡异的。疏远,但是却又透着亲近。

“呃,留着吧。”

他们终究要划清界限的。

这些年,父亲生意有起色了,就会给她不少零花钱。而母亲担心她,在钱这方面从来没有少给她。而她偏偏没什么机会去花钱。平时跟唐佞在一起,基本都是他买单,从来也不会给她机会拿钱的,她的小金库,已经有了好几万存下来了。

“呵呵,还能有什么打算。吃喝玩乐呗。你呢?”

真的问题来,是耶诞节之后,她还没有收到父亲的电话。

她想,这条路已经毫无选择,而她必须走下去。

“爸爸,我这里还有两万加币,我先汇给你。你要是能在耶诞节前给我就可以了。那是我的学费。”

“我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唯一要说的,就是穿得性感点。我也没有被人吃豆腐,我真的有保护自己。”

他们还只是男女朋友,她不该让他为她背负那么多,真的不该,也不能。

“念一,你可别读傻了……”

她明白,她也知道。

“你还是留着给别人依靠吧。”

她感觉到身前那人的僵硬,然后感觉到自己被拉扯着抱入温暖的怀抱,“这样的态度真好,工作辞了?”

“念一……”

她在煎熬的时候,他何尝也不是。

学校看了看她的成绩,觉得她并非那种差生,竟然同意了。

她轻笑,“真是通情达理的男朋友。”

“不用,那孩子住在Surrey,我坐SKY TRAIN回来就可以了。放心吧。”

“念一……别总那么倔强,如果可以,依靠一下别人,尝试一下,好不好?”

许念一无奈,只能乖乖就範。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

“陆诏,这份工作之前我有认真问过老师,他说,在这里,女孩在酒吧打工是很正常的。而且那是一个高级酒吧,很少那种无赖……”

“嗯,明天开始,还是回麦当劳。”

到一月份,许念一收到学校给出的第三封提醒她教学费的信,终于没有办法淡定。只能硬着头皮去学校找了国际学生部门的负责人。

可是,她是真心想要和陆诏走的更远的,所以她不想让他想太多,真的。

可是,她爸爸跟她开口,几万是肯定不止的吧。

许念一觉得心里很无助,最终拿起电话,给唐佞打了一个电话。

“哦?孩子住哪里?需要我去接你么?”

她不想告诉陆诏这些事情。总觉得自己身边那些零碎的事情有点不堪。可是她也不想欺骗他。最后挣扎再三,如果他不问,那么她就不说。

许念一第二天把工作辞了,然后又给唐佞打了一个电话,“唐佞,假设你女朋友长的很好看。然后一本很大的杂誌找她拍泳衣广告,你会同意么?”

只是,她也有骄傲,她也有自尊。

一直都是□裸的。

十月份,她就开始在麦当劳当收银员,每个小时拿7加币。虽然不多,但是绝对足够她活到耶诞节。

鞋盒里有一张卡片,“希望你每走一步都是美丽的。”

“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高兴地,这点我很骄傲。所以也别太依靠别人了,还有我……”

“嘿嘿,许念一,还不自觉?”

“陆诏,你听我说……”

她这一辈子也就依靠过他,因为在他眼里,她已经放弃了自尊,也早就没了骄傲。

她这样打了两个月的工,每个月也都给学校交了部分的学费。只是她没想到,她在下班后,甚至还没来及换衣服,就看到陆诏站在她面前。

念一当然知道父亲是走投无路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向她开口。

第一天上班前,她跟陆诏说,“我换了一个工作。给一个孩子做家教。但是是晚上,所以可能会晚点回来。”

只是她必须这么做。

电话里只有静静地呼吸声,偶尔还有一些杂乱的马路上的车鸣声。

一双美丽的鞋子,很贵。

“那这样吧,我在想像别的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别的工作。只要一有更好的,我就换,好么?”

许念一老老实实,把这些日子的事情告诉他。

这是许念一和陆诏第一次吵架。

唐佞最后得意的跟她说再见,就跟要到糖的孩子,透着得意,幼稚的让她一直忍不住笑。电话挂掉,看着那片蔚蓝的天,她心里变得舒畅了不少。

她的心里,其实是比较向着她的爸爸的。父母离异,无疑,父亲是有责任的。可是相比母亲来说,她觉得,父亲更无辜一些。在加上父亲从来不会给她任何压力,虽然不曾给予过多的爱,也不曾让她有任何难堪和无奈,让她某种心理上一直觉在他身上更能感觉到亲情。

酒吧服务员小费比较多,这才能让她有钱交学费。

这笔钱没了,许念一的生活也都存在了问题。她不得不考虑出去打工了。许念一倒是不怕吃苦的,这些年,吃苦好像成了她的必修课,只是她在愁如何跟陆诏解释。

“许念一,我看你是吃饱了没事干,找我逗乐呢是不是?”

“过年的时候我可能正好期中考试,学习吧。”

许念一鬆了一口气,也不得不重新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她那些微薄的工资是肯定没有办法支付她的学费的。另找出路已经成了必须的。

相对于这样的人,她感觉自己真的很糟糕。

“念一……你有多少啊?爸爸是真的没办法了,但是我保证过年的时候会还给你的。”

“爸爸,怎么了?有什么话跟我还不能说么?”

她在酒吧找了一个工作,其实并非那么不堪。大部分的客人是不会像在中国那样动手动脚的,只是女生的裙子的长短,不能超过手臂自然垂坠的高度。她知道陆诏是不会同意的。事实上很多中国人都接受不了。所以做这样工作的大都都是白人女孩。

“唐佞!”

依靠,她想试试。

人糟糕,还是被别人看的糟糕,她选择前者。

“我那里还有一万多,你先拿去用。这份工作你必须辞掉。”

她轻笑,透着几分无奈,“就这样吧。”

他也安静。

可是如今,她已经不能那么做了。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没到一个星期,许念一找到了她的新工作,也收到了唐佞的礼物。

“念一啊……哎……我……我其实……我其实是想问你,有没有钱可以借给爸爸……”

所以,当接到爸爸的电话,她是有点激动地。只是下一秒,随着父亲吞吞吐吐的话语,她的心又被提了起来。

许念一倒吸一口气,然后轻轻叹着,默默转身进去把衣服换了。等她收拾好了出门,陆诏依然在那里,修长的身体站的笔直,透着一副刚毅。

“没问题,肯定没问题的。”

许念一愣了一下,还没有回答,电话那边就紧张的解释,“念一,你要是没有也没有关係,真的……”

那就是陆诏。直来直去的陆诏。

陆诏的确是个神经有点大条的人。许念一说要打工的时候,他首先觉得这挺好的,也没有多问,让许念一鬆了一口气之余,更多了几分卑微。

她老老实实的告诉他们,现在她没钱,能不能让她先付部分,然后每个月在付部分。

只是,哪里去呢?

她鼻子一酸,然后对着空气傻傻的点点头。

钱她是肯定要还的,责任,她先让他分担一下,毕竟他是她的男朋友。

“快要过年放假了,问问你寒假有什么打算。”

无关爱情。

“你不想给我负担,难道我就想看你这样么?”

她笑着,穿在脚上,站在镜子前看了很久。

“唐佞,你最傻的就是永远那么好骗。”她吸了一口气,若无其事的调侃他。

许念一接到父亲的电话是刚开学,就在入秋的时候。

父亲的声音让许念一觉得几分不捨,挂了电话,第二天就把户口里的钱给爸爸汇回去了。

“念一,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哎……别着急挂电话呀。”电话里他透着几分无赖,“念一,把你家地址给我,我送你新年礼物。”

“说吧。”他说。

可是她这个时候,没有办法给他打电话。

而她有的,除了那个小金库,就是她的学费了。

许念一有没有钱?

“你很累?”

“嗯嗯,知道啦,啰嗦。”她笑着出了门。只是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越来越不自然,最后变成了落寞。

“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仰望天空,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她抬起头看着他,那张秀气的脸透着几分淩厉,俨然是不打算妥协。

许念一挂了电话,然后回家看到家里正在厨房忙碌的那个人,上前轻轻的从后背环住他,“对不起,陆诏。”

“我不想给你任何负担。”

许念一愣了一阵,这才反应过来,低着头,继续向前走,然后轻轻的说,“陆诏,这不是一个小数字。你该知道……”她抬起头看着他,透着几分颤抖。

“嘻嘻,当然。这才能让人知道我的厉害。”

她点点头,轻轻叹一口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