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努力加载中...

他为了她的学费,打工赚钱,甚至第一次错失了奖学金。在那漫长的冬天里,他甚至没有时间画画,只是勉强的维持学业。

一切都会过去的。

许念一看着很心疼,决定夏天不回国,陪着他。

她想说,最后还是选择了安静。

许念一和陆诏在为了钱而奔波的时候,唐佞去了一趟云南,又买了一辆车子。当然,她生日的时候他还送了她一双名牌鞋子。那个时候的S市都没有,是在香港买的。许念一收到那双鞋子的时候,再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穿在脚上,照着镜子看啊看。她只是怔怔的拿着鞋盒里的那双鞋子,都没有拿出来,愣了几秒,和上鞋盒,然后放进了她旧鞋盒的底层。

只有这么一声,那个人就消失了,那个笑声好似在笑着她的可笑还有可悲,却又像是大人看小孩一样,透着几分无奈。

她还没说话就挂了。

他问,“念一……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有些她放下了。

那个要不到糖的孩子,变得越来越暴躁了。

陪了两年的男朋友,难道连家都不要了么?

“念一……”

而他觉得知错难改,那么就该放弃。

“谢谢你。”她说。

于是,许念一又回到了那个酒吧,用了同一个藉口。

许念一又站在了那个十字路口,告不告诉陆诏。

他觉得错了,就会给一次机会去原谅。

有些她释然了。

中国有句古语叫长贫难顾。钱要救急不能救穷。

回到家,家里一切都是原样,只是少了一个人。

以前,她只是做她服务员的身份。除了穿得清凉,没有任何麻烦和被别人欺负。现在不同了,那道眼神,那个笑容都让她不舒服,甚至萌生了辞职的念头。

“你好么?”

他一直都是理性的。

母亲的电话挂了,第二天父亲就给她打了电话。

“呵呵,挺好的,我可以锻鍊我自己。”

就是这么一句,她终于明白自己突入而来的学费,也明白当初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没有。

入冬耶诞节,她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告诉她别打工了,薛叔叔生意好了,又有钱了。她心里鬆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脱离那个噩梦了。

然后用着长途电话不断安抚,拖拉,知道入秋,再也没有办法了,唐佞也放弃了。只是多少,许念一都感觉到他的生气。

整个过程,她有觉得痛,有觉得后悔,有觉得无辜,也有觉得绝望,但是却没有哭。

许念一记得他站在酒吧前看着她的表情。

“没什么,其实薛叔叔能给我这个机会,我应该很感激了。皓宇,真的。”

第二天,她给酒吧的经理打电话辞职。经理是个好人,因为她是学生,一直照顾着她,给她安排时间。他听了就一直哀求她能够做到这个週末,他好重新招人,她答应了。

第二天从沙发上醒来,她看着外面的天,截然不同。

于是她默默地收拾行李,搬回了地下室,然后继续她的工作。

当初如果她不那么荒唐,一切是不是就会变得很好。

“对不起。”她拥着卑微的话语,却是最高傲的低头。

只是这一次,不是那么假。

至少,她和陆诏就不会分手。

一下子全都想明白了。

他觉得反感,就会抗议。

她,薛皓宇,唐佞,陆诏,还有很多很多。

而她承担不起。

安静,宁谧,还有甜蜜的爱。

“你知道了?你妈妈告诉你的?”电话那头很焦急,“对不起,我替我爸爸跟你道歉……”

本来心里耿耿于怀的那个心结一下子也释然了。

她和薛皓宇是。

而随着他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许念一觉得心里越来越不喜欢那份工作了。

那天,她如平时一样在酒吧打工。只是在柜檯等着调酒师调酒,好不容易好了,她赶紧拿着準备给客人送上桌。才一转身,那彩色的液体就全部倒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有的只是情绪。

她好似紧紧压抑的自己,走过了那一段的日子。

即便他曾经很爱她。

莫名其妙的电话,却带着一种无边无际的感情。

薛皓宇的父亲因为生意原因,不能再资助她在国外的生活了,她必须面临到同样的问题。许念一挂了电话,不由得觉得,好似早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就是一个预告和演练试一样,充满了讽刺。

愤怒,怨恨,最后还多了一股鄙视。

这下子倒是公平了。

好聚好散一向是她的原则。

第一次她说了,因为陆诏介意。如果他介意,而她作为女朋友那么的确该依靠一下。可是当经历过那么多,看了那么多次他紧皱的眉头与不快乐的脸,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的她,孤单寂寞因为爱也是奢侈的。

许念一是在绝望的时候遇到佟安。

本来就不是她愿意的,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愿意每天去那么嘈杂的环境,还有受到那样的待遇。

“嗯……”

而那之后,那个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甚至行李,他都是找的朋友回来帮忙打包。当然是女性朋友,没有给她任何机会解释去道歉。

电话那头一片安静,最后说了一句话,“你多保重。”

那天的许念一在沙发上了窝了一天,冷冷的看着那片天,由蓝变灰,最后陷入了漆黑。

他也会这么做。

许念一记得肌肤与雪触碰的感觉,冰凉刺骨,还有一种绝望。

她做不到让他承担她的包袱,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最起码的尊重。

工作,她是一定会继续的。

许念一用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

许念一记得那个时候的佟安。让她看不清楚他的年纪。他看着好像有三十多了,可是笑容之间的眼神透着几分顽皮又像是二十出头。特别是眼角那些细纹,分不清楚是因为岁月的痕迹还是只是爱笑。

就是这样的,这就是亲情。

而她觉得自己不该让陆诏陷入那样的状况,那对他是不公平的。

两个人过了一个最平静的夏天,她在家做着美食,而他重新拿起那支画笔。

他觉得应该,就会去做。

暑假她的生活变得稍微轻鬆点,再也不用问读书而烦恼,只要上班。可是却要面对唐佞的质问。三年了,为什么还不回家。

等到一切结束,她又恢复了平静。她的世界里,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那个人,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假的。

酒吧,她是不想去。

就是这么简单,那就是陆诏。

那天的雪下的很大,陆诏担心她,于是通过当初介绍这个工作的朋友找到了她的学生家,这才意识到她欺骗了他多久。

每个星期一她的确有个家教。而剩下的日子,只是在酒吧打工。

而他推开她的手,只是说了一句话,“许念一,我给过你机会了。”

最终,他问了一句话,她突然一切都明白了。

许念一轻轻叹一口气,觉得心里倒是释然了。

“小姑娘,上班还是要专心点的。”那天他笑着告诉她,用着调侃的语气,却是最严厉的指责。许念一从他身上感觉到了那股距离感和敌意。

她和陆诏是。

还有一些,她藏好了。

可是她跟他只是朋友。她如果开口了,把陆诏放在哪里?

一切都是注定的,没有什么如果。

以前的她,孤单寂寞因为一个人。

“呵。”

许念一看到那张俊秀的脸终于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心里满是内疚与感动。不自觉的想要对他最好。那是两个人最和谐的暑假。

电话里,薛皓宇一直吞吞吐吐,让许念一不知所措。

即便他的世界曾经只有她,他都不会再回来了。

“陆诏,你听我解释……”她穿着短短的裙子在下雪的天冲出店想要拉住他。

薛皓宇父亲对她的情绪。

其实她想,如果她开口,唐佞会帮她的。

她和唐佞也是。

到了九月份,许念一收到母亲的电话,再一次将她从天堂扔到了地狱。

她想了想,看着那片蔚蓝的天,还有那段淡然又炙热的感情,略微乾涩的回答,“挺好的。”

她现在就是这个状况。

可是如果没有当初,她又怎么会送到国外?

没有生意问题,也没有资金困难。

这样的日子又维持了半年了,却再一次的被陆诏发现了。

当然,言语之间透着的感觉,也是截然不同的。

开春的时候许念一终于收到了爸爸的汇款。父亲歉意的话让许念一觉得很心酸。夏天来了,她已经觉得身心疲惫,陆诏也是。

许念一没有多想,拿着两个空杯子,赶紧转身继续等着调酒师。

只有几句话,大概意思就是,爸爸钱虽然不多,但是会尽最大努力去帮助她的。

从此以后,每次佟安来酒吧,只要看见许念一,都会露出那种笑容。好似她做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让许念一觉得很反感。

她欠他的,他父亲帮她讨了。

许念一在两个人呆的小屋了住了三个月,承担了远远超出她负荷的房租,只是为了等待。可是当她想明白了,她才知道,那个男人再不回来了。

穷惯了,就会害怕。不如乘现在有,再存点。

“不,念一。他不该这样的。你还那么小,你还在上学,人生地不熟的,他怎么可以这样?”

许念一热泪盈眶,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没过几天,许念一收到了薛皓宇的电话。

借一辈子他也有能力借给她。

只是一切又追溯到了根本。

但是可能会选择继续去麦当劳之类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