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努力加载中...

她收拾起书包,準备离开。临走到那嘈杂的人群中间,还忍不住打量了一下他。或许她和他认识的地方有点特别,在她的印象里,他倒是挺像一个纨裤子弟多余成功商人。

医生说她幸亏来得早,不然很有可能恶化成肺炎。佟安在一边瞪着她,她轻哼了一声,不去看她。

她看到他轻轻皱了皱眉头。而他看到她先是一愣,随即有给了她一个“古怪”的微笑,害的她摸不着头脑。

“喂,放我下来……我好像记得我们没那么熟悉吧?”

就在这样的规律平静的日子里,她意外的在学校里遇到了佟安。

John是酒店的经理,曾经很照顾许念一,或许因为知道她生活困难需要钱,所以才特别照顾她,总之许念一很感激那个人,没有那个人给她好的工作时间,那些日子,她是走不过来的。

到了家,她下了车,自顾自的回家,身后的人好像没有跟上来。

她皱眉,然后假装没看见,环抱着手臂站在树下一动不动。

她挣扎着想要从他身上下来,却被那双大手死死地擒住。眼睛里透着警告,跟那个她印象中的佟安又有了一些不同。

“原来你怕打针……跟个小孩子似地……”

终于,在混沌之间,有人在敲门。她爬起身,打开门,看到来的人,下意识的想要关门,谁知道对方俨然也猜到了,一只手推着门,然后自顾自的走进来了。

没一会,教室里的人好似越来越多了。从学生问的问题来看,好像都是经济系的学生。许念一这才想起来,今天经济系找了华裔成功的商人来演讲。

对许念一说话的情绪也好了不少,更让许念一摸不着头脑。

“吃饭了么?”

“当然。”她的情绪透着几分孩子气让他忍不住笑了。

“你生病了?”他也皱眉,大手摸着她的额头,“许念一,你这样多久了?”

许念一不怎么讲究穿。只是她有很多漂亮的鞋子,都是唐佞送的,有的的确很贵,绝非一般人负担的起的。许念一没多想,只是因为舒服就穿着,全然没有想过别的问题。

而许念一回到家,无意外的感冒发烧了。家里还有几片退烧药,她吞了就睡觉,只是昏迷之间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脑子疼的要死,身体滚烫着,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有瘫睡在床上。

当然每天只有一次,那就是买水。

“那希望下一次给别人情绪的时候,能判断在準确一点。”

“你确定你等会走的了?”而那只大手将她按在怀里,轻轻的问。

“打个针,然后我在给你开点药就好了。”

她不爽但是也没有办法。

她的话被无视。

门外的人轻轻一笑,好像只是当她是小孩子脾气。

她一愣,随即无奈的笑了。

许念一把酒吧的工作辞了,在学校又重新找了一份收银的工作。日子又开始变得简单了起来。学习,工作,还有一个人生活,跟认识陆诏之前一样,可是更多了一份倦怠。

许念一最怕打针了,这下子身体没力气,还被佟安驾着,显然是没辙了。闭着眼,颤悠悠的递给医生手臂,身体都感觉软了。

她看着窗外什么都没有说。

“许念一,我喜欢你。”

“我坐那边……”许念一想要从他怀里爬出来坐在他身边。

她刚準备开口,他就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对不起。”

“打针?”许念一皱眉,“我不打针,吃药就行了。”

她皱眉,他轻轻的吐出几个字,“你的鞋子……”

他看着她的表情,抿嘴微笑继续说,“那个酒吧很多女孩为了奢侈品才在那里赚快钱,我以为你跟她们一样,后来问了John才知道,不是的。”

到了诊所,许念一没有等就直接见到了医生。

“上车,这雨要下很久。你以为你在下面站在就没事?”

“那怎么行?听医生的。”

那天,她正在空旷的教室自习,突然外面涌入一大帮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她隐约听到女生们在问问题。她从书本中抬起头来,看到的就是佟安正往这边看。

他轻笑,把钱给她。

突然玻璃窗摇了下来,那人转过脸来,对着她说,“上车。“

刚要伸手掏钥匙才发现家门都没有锁,转过身狠狠地瞪着那个始作俑者,虽知道他正眯着眼笑着,一如当初那样看不出他的年纪。成熟中透着几分孩子气。

她侧过头偷偷看着车里的人,只看到漂亮的耳廓。

“我的判断很準确,只是有些人不按照牌路出牌。”

只是佟安依然出现,更频繁的。

许念一离开了教室就去了自己的便利商店打工。今天人很少,她坐在那里发呆,突然看到一个人影站在她前面。她反应过来,这才看清楚那个人。伸手接过那瓶水,然后放在扫瞄器上轻轻一扫,滴一声,她价格还没说,他问,“酒吧的工作怎么不干了?”

“逞强的结果,你该比我清楚。”大手透着那薄薄的睡衣掐着她拥入怀里,那低沉的声音在这车里,悠扬慵懒,好似一张老式唱片,“许念一,你很有意思……我……喜欢你。”

只看到他的司机帮他把车门打开,而他抱着她钻进了车里。

“你怎么来了?”她皱眉。

从此之后这样的场景不断重複,只是他不在问她问题,而她连最起码的微笑也都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就是不喜欢佟安这个人。打从心眼里的讨厌,说不出的厌恶。

“我要回家。”

她还穿着睡衣,在难受这点羞耻的意识的还是有的,再说,她跟他有那么熟么?

她的生命里,又多了一个名字,叫佟安。

“是啊,小姑娘,这针一定要打的。”说完,何医生的护士递给他药瓶,而他从边上的抽屉里拿出针筒。

许念一躺在那个宽厚的怀里,抬头看着那张漂亮的脸,“佟安,你很有意思,我才开始不讨厌你,你别逼着我又开始讨厌你。”

车内很安静,座位非常的宽敞。暖气好像开了很久,导致车内暖洋洋的。佟安轻轻对着司机说,“去何医生那里。”

她转身,伸出手挥挥,只说了两个气他的字,“不送。”便将门关了起来。

身体被柔软的大衣贴住,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刚想反驳,就感觉胳膊一酸,然后液体慢慢注射进去的酸涩。只是几秒钟,对于她来说好似过了很久。

她惊讶,然后睁大眼睛看着他。

汉记到了,他下了车,她依然那个姿势,一动不动。没一会他回来,然后递给她一个塑胶袋,“回去吃过之后吃点药。听了没有?”

佟安又笑了,这一次没有一点声音,唇角上扬透着欣喜的情绪看着她。而她挣扎不了,索性撇开头不去看他。

许念一撅着嘴,算是回答了。

车门打开,她乖乖的钻进,他跟着上了车,“司机,去一趟汉记。”

佟安的话刚说完,就看到许念一缓缓地迈出树林,然后走入雨中。只留给他一个背影,什么都没有。而他看着那个背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然后消失在眼睛里,不由得皱起眉来,然后无奈摇头,最后轻笑着,开着车,离开了校区。

她撇过脸,突然觉得好有趣。那个她厌烦的人,厌烦的理由,还有现在她躺在他怀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滑稽和充满戏剧性。

只是她有个疑问,他也算?

以前在酒吧里他就是那样,透着一股高傲,然后看着她的时候带着一些鄙夷的个人情绪。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他,也不想知道,只是不愿意被那样的目光注视,然后平白无故的接受另一个人的情绪。

那种笑容是跟当初第一次见她时的笑容是截然不同的。

说完,没给她机会,抱着她就下楼了。

打完针,拿了药,她觉得自己好了不少。再也不让他抱了。而他也没再坚持,将大衣脱了下来,让她披着,然后陪着她走了出去。

她皱眉看着他,那张脸笑眯眯的透着,可是语气之间好像透着挑衅,让她很不舒服,“2块7毛9。”

她接过钱,他接过水,扬长而去。

有一天,许念一打工结束,离开了便利店没几分钟就开始下雨。她站在路边的大树下。四周静悄悄的,离开这片树荫恐怕不出几分钟,她就可以称落汤鸡了。可是环顾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在这儿等雨停,显然也不是什么好的主意。正在踌躇之间,一辆黑色的车子慢慢的开过来,然后静静地停在她身边。

甩不掉,扔不了,也逃不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