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努力加载中...

永远都不会。

“佟安,你到底怎么了?”她不解的看着他。

而他也看着她,嘴唇蠕动了一下,最后什么都没有说,离开了她的小地下室。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似乎没见一次面就会吵一次家。

有些事,闭眼就可以遗忘。

“念一,你乖,好好查一下,确保没事才好。”

“你到底怎么回事?”她不解的看着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怎么会神经质到这种程度。只是因为恐惧?

“为什么?”她问。

“念一,你乖,吃了药就没事了,我们何必为了这件事情吵架?”

最后都成了虚幻,只有心理的那两个窟窿,她自己知道。

许念一这才发现这个男人脸上不自然的表情,而那不是玩笑。她看着他,一下子愣了,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的紧张,“真的不需要,肯定不是,你别多想了……”

许念一最后还是抵不过他的啰嗦,乖乖做了检验。这一次,她注意到了那张紧张的脸。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

“佟安,我们不是没有做措施,如果做了措施还会怀孕,那我就当是上天给我的礼物……”她没办法理解他的神经兮兮。

能么?

她一直记得那件事情,当时他说话的语气与神情。直到过了很多年,她依然记得。

有些人,转身就可以说再见。

她有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惧怕婚姻和孩子的人,只是没想到这么夸张和离谱。

“念一……你那个没来?”

去了三次,等收到电话告诉她上班的时候,她的心说不出的奇怪。

许念一看着那张脸,那些累计的情绪变得越来越烦躁,最后她还是吞了那颗药丸,只是难受了好几天。

当时的她真的还在开玩笑,全然没有意识到他那紧张的脸孔。

来的时候两个箱子,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有好多东西。看得见的,看不见得,到处都是。

她坐在机场里发呆,机场的空服人员在提示大家準备登机,打断了她的沉思。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只大手就压在她的书本上,“念一,要不去买一下验孕棒吧。”

她不知道如何解救这个问题,因为他甚至不愿意跟她多谈。

“佟安,你先回去吧,我想冷静冷静。”她看着他,最后吐出一句话。

终于让许念一受不了的是,有一次他们在做了保护措施之后,他竟然要求她吃紧急药。

许念一低着头看书,听了他的话头也没有抬,只是摇摇头,“没事,到了考试左右,总这样的。就是压力大了,睡眠少了……”

在经过好几次的分分合合,最后她终于发现,佟安的恐惧已经到了无药可救。

“是不是?”她再问。

那个公司要求她回国驻扎在国内的分公司。而那正是S市。

可是,两个人在一起,爱情只是在一起的理由。能否长久,有的时候更多的是契合。而他和她,并不契合。

只有她自己知道。

每次都神经兮兮的盯着她的日子。

许念一看着他,然后笑嘻嘻的说,“佟安,看不出你还有妇产科医生的潜质啊……”

医生连连保证,他才带着她离开。

“不想要孩子?你对孩子的恐惧让你都变得神经质了,你已经逼我吃了好几粒这种药了。每次吃完了我都好难受,我不吃。”

她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终于也没有在介意了。

“何医生,念一的月经已经快要六十天没来了,你能查一下么?”

过了很多年,许念一在想那一年,都会眯着眼睛微笑。

只是这件事让许念一心里有了一个疙瘩。而让佟安心里有了一个恐惧。

“怎么会?”佟安看着她,“只是你大学才毕业,如果这个时候有了孩子,难道就让你在家做家庭主妇么?”

等到她考试结束,她一直记得那天,她兴奋地想要找他庆祝吃饭,而他开着车直接带她去了家庭诊所。

“不不……”而他已经紧张兮兮的站起来,“我这就出去给你买,你乖乖等着。”

她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她不曾拥有的,她曾经渴望的,如今都有了。

佟安按住自己的额头,然后挣扎的看着她,“念一,你乖,我不想要孩子,你吃了这药……”

她想,她能做的就是走下去,然后努力生活,只有这样了。

走出医院,许念一问他,“你不喜欢孩子?”

或者没有幸福,

“医生,肯定没事,是不是?”他不放心,再次确认。

“佟安……”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离开了她的地下室,非常的迅速。

屋内的男士用品慢慢消失,而她开始忙碌的找工作。简历投了好几百封,好多都石沉大海。就在她灰心绝望的时候,收到了一个国际公司的面试。

总算虚惊一场过去了。

日子又恢复了忙碌。

“念一,去检查一下吧……不会有事吧?”

“许念一,你乖……”

“佟安,我不会吃这个药的,你到底怎么了?”

即便有幸福,

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简单的短信,只是四个字,随即就把电话关机了,拉着随身行李箱子上了飞机。

“乖,反正都到了,再查查。”

走的再远,

接下来的日子,她就在打包和把一些不用的东西给卖了。

许念一到了考试的冲刺阶段,感觉身体越来越差,连吃饭没胃口。每天除了看书就是睡觉,别的都没有时间去管。而佟安看着她,眼神里总是怪怪的。当时的她以为那是关心和担心,后来才知道不是的。

许念一的大四过的很幸福。佟安几乎快要把她宠上天了,跟他在一起,她感觉自己有了一种被包裹住的温暖。他总是把她当小孩子似地,喜欢将她圈在怀里,然后紧紧地搂着她。喜欢眯着眼笑着看她发傻,也喜欢一次一次亲暱的喊着她的名字,然后像个撒娇的孩子。这个男人,给了她一份成熟男人的稳定感,又给了她一种青春少年的萌动感情。

等到她终于到了国际机场等飞机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最多的还是那些鞋子,她的衣服好斗多捐了,本来她就不是捨得花钱在衣服上的人。到最后带回去的,除了书和鞋子,好像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有些不是。

“我们现在两个人很好,何必要孩子。”

他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不确定。

许念一看着那片繁华的地方,她独自一个人生活了好几年。

那种紧急的药让她很难受,而他们明明已经做了措施,他却一直神经质的觉得她会怀孕而避着她吃药。她终于在第N次他提出那样的要求的时候开始爆发了。

都要回家的。

唐佞,我回来了。

这一次,不像上一次那么受伤。她只是感觉自己柔软的心包裹了一层铁皮。感受到温度,却再也不会痛了。

只能去面对。

“你讨厌孩子?”她问。

只是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在外面,经历了好多事情。如今又要让她面对那些过去,好似在考验,这么多年,她走过那么多路,吃过那么多苦,是否已经修炼成精,能够对抗那汹涌混乱的状况。

“念一,我们现在不是一个很好的时间要孩子。如果有了,在打掉得多残忍?”

许念一发现,只要提到婚姻和孩子就是佟安的死穴。三十多岁的男人会露出恐惧,无措的表情让她的心突然变得冰凉。

大学毕业,她正是与佟安分手。

那是大四的期末。她每日複习又要面对找工作,压力很大。于是,当每个月的好朋友该来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消息。她不以为然,毕竟女生压力大了,日子混乱也是正常的。可是佟安却意识到了。

而他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认了一切。

“佟安,真的没事,我只是压力大……”

“佟安……”

许念一看着那道门,愣了一下。当下的她虽然觉得他有点反应过头了,但是却也没多想。继续看书,而他没过多久就带着一个小盒子回来了。许念一迫于他在边上一直啰嗦没有办法看书,于是乖乖的去验了一下。

有甜蜜,有苦涩,有挣扎,有无奈。

过了十五分钟,看着检测面那片空白,她不以为然接着看书,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

“你想过结婚么?”她看着这个风度翩翩的男子,带着恐惧的看着她,突然一切都明白了。

等到结果出来,许念一看到那张有点担心的脸彻底放鬆了,她才意识到为什么他那么紧张。

“你不要再重複这句话了,我不是小孩子,我知道我自己在干吗!”

“念一……”

她仔细打量着他,突然意识到,恐怕不是恐惧,恐怕更多的是厌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