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努力加载中...

“多少钱?”唐佞想像,最新的楼盘好像是一万一一平方米,想了想,“房子老头子盖得,我当时就是拿下的。你要不?要就卖给你。三千一平……”

“我在你公司附近有套房子,你先住着?”

结果星期一中午,许念一在食堂和同事们一起吃饭,才刚买好饭坐了下来,就看见那个家伙走近食堂东张西望,边上还带着一个人,是公司行政部助理,还是这家公司的小开,阮子路。

许念一何尝不知道他在看她。心里轻轻叹一口气,赶紧吃了饭就和几个小姑娘回到了办公室。只是下午上班心就不定了。果然到了下午两点左右,她就被组长叫出去了,然后直接带到了行政助理办公室。

唐佞转过头,看着念一边上的小姑娘问,“请问,这里什么好吃?”

“开车,饿了。”她受不了他那张嘴,从来都是百无禁忌,索性打断了他的话,“晚上到了七点我就会困得要死,赶紧吃完饭送我回家。”

可是在她脑子里,他却还是那个他,孤傲叛逆,坏脾气的小霸王。

许念一回到家,时差都没有倒回来,一天都没有休息到就开始上班了。每天上班回家就觉得累的要死,主要是就是睏。所以回家一个多星期还没有碰到唐佞。週末,他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结果她因为培训,也没时间搭理他。

“你确定说的不是自己?”

办公室里,唐佞就坐在沙发上,修长的腿交错着,吊儿郎当的,而阮子路则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萤幕,手指迅速的在键盘上移动,不像是打字,倒像是在玩游戏。

收敛了脾气,变得温柔,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

只要能见着就好。

她轻笑,“人家好,当然是人家看不上我拉?”

“吃完就要睡,别吃火锅了,到时候胃口难受。吃点清淡点吧。”他低头看着她,“陆诏呢?”

一住在哪里,看到薛皓宇的眼神,看到母亲的眼神,还有薛皓宇父亲的眼神,她就变得特别的矛盾。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她可以不去计较,可是忘不掉,怎么都忘不掉。她不是恨,只是觉得彆扭。

“薛平和林幼斌想见你,被我拦下了,我都还没见上,他们凭什么?”他还在说,突然看见她愣愣的看着自己,心里一紧,“怎么了?发现我帅了?”

那样子就跟小的时候带她出去吃饭的样子一模一样,他笑着,朝着服务员点菜,没一会菜就来了,他就赶紧往锅子里扔东西,“这些年,你说你除了回来那一次,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都干什么呢?天天陪男人?”

至少,她变了,他呢?

阮子路笑着看着唐佞,而他早就习惯了,索性躺在沙发上,“我睡一会,晚点再门口等你。”

“许念一,你变得粗鲁了?”他轻声吼着。

“喏,人来了,你带走吧。”阮子路抬头,然后看着唐佞。

沙发上的人翻个身,不再说话,当他是透明的。弄得阮子路更好奇。没见过这样的唐佞,乖的跟个兔子一样,要是换个人,他不早就发脾气了?

“你不知道富二代撞死人,都是开的这个车?”上车她问。

有的人出了国,就再也不回来。在那里工作,组织家庭,然后有了自己的生活。至少她还回来,那就够了。

阮子路看了一眼念一那边,又问唐佞,“你要吃什么?”

其实这么多年,他要的也只有这一句“明天见”。

如同她一样。

唐佞看了一眼手机,眉微微挑着,脸上却依然开心的笑着,自顾自的往她那边走,就在边上的桌子上坐了下来,“子路,你去买吧,我坐着等你……”

“嗯,好的,改天带我去看看。”许念一接下安全带,下了车。

许念一低头吃饭,心里很不得掐死这个坏东西。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的幼稚。边上的小姑娘被身边两个帅哥盯着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脸红着,结结巴巴的说, “其实都还可以……”

“一百五十多平……”

阮子路看着那个人转身离开,然后关上门,而沙发上的那个人已经闭上眼好像真的睡着了,“唐佞,这许念一就是薛平和林幼斌嘴里唸着的许念一?”

“不要,太大了,我要小点的。”她跟他说话总是跟撒娇的孩子,他心一软,也不知道怎了,好像这些年,盼着唸着想着的东西终于到手了,心里美滋滋的。

火锅的汤底没一会就滚了,咕噜咕噜的,显得两个安静的人更安静。她伸出筷子,给他夹肉,然后告诉他,“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在国外什么都要自己弄,很忙的。好不容易有个暑假,做一些义工什么的,积累一点经验。”

许念一看到他看到了自己,唇弯弯,眼一眯,满脸得意。她赶紧低头拿出手机,迅速的发了一条短讯——你要是敢过来,试试?!

“嗯,差不多。你多少钱买的?”

“嗯。明天见。”他鬆开手,看着那个瘦小的身体没入黑暗,只有楼梯间走路的声音。直到听到她进门的声音,他才鬆了气,转身上车。

“多大?”

那个家,她不是很想住。

说完,他觉得自己心里一抽,而她只是轻轻笑着,什么也没有说。好似默认了一样。

“嗯,真的。”他停了车,心想,等会吃晚饭得跟薛平说一声,要是穿帮了,许念一这性格,肯定能跟他生气。

许念一抿嘴,然后对着阮子路说,“我先下去了。”

接下来,许念一专心点的吃,而他则侃侃而谈这些年发生的趣事。吃到八点左右,许念一再也受不了了,他看着她那双没精打采的眼神,也没了胃口。

“分手了……”她低头看着外面,回来这么久,还没好好出去看看,现在看着这一幢一幢新的楼,心里不由空蕩蕩的。

他变了。

是的,住的地方,一直让她很困扰。

他的手指捏紧了方向盘,然后笑着看着她,“伤心了?”

“薛平这个家伙好吃懒做……”

在哪里,不如在他身边好。

许念一杏眼朦胧的看着他,他帮她解开安全带,然后拉着她下了车。她就像上次喝醉了那样靠在他身上,软绵绵的,轻柔的很。

“好好好,小的,七十平的,怎么样?”

“跟国内比当然辛苦啦,没人给我洗衣服,没人给我做饭,那里的东西又难吃死了……”她已经忍不住开动了,一边吃,一边说,倒是专注力在吃的上面多的。让他看着不由得好气。

晚上许念一下班,好像做贼的东张西望的,确保没什么认识的同事,在才跳上他那辆高调的卡宴上面。

“我还是想吃火锅……”她转过头看着他,他也正看着她。眼睛里全是无奈,最后投降的说,“火锅就火锅。”

“我点啦?”他们坐下,他拿起菜单,轻轻问她。

他看着安心。

“嗯嗯,你变得有人性了。是想我这么夸你么?”她轻笑,“薛平他们呢?现在在做什么?”

“我每天要上班的?他是连班都不上。至于林幼斌,这个家伙最近在搞杂誌,抽了疯似地,好像很忙,但是我有预感,这钱有得打水漂了。”唐佞侃侃而谈,许念一看着他,突然发现,童年记忆力的少年,一下子变成了男人,光芒四射,少女口中的王子,不就是想他这样么?

“现在那个地段哪还有三千一平的房子,我才不要呢。到底多少钱啊?”

“这家火锅很好吃,不过没包厢,我要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唐佞拉着她往里走,她依然跟小的时候一样跟在他身后,只是心里觉得异样的很。

她轻笑着转过头,听到他问,“不是被你说的天上有地下无的好,怎么分手的?”

早在很多年前,她就明白了,如果撒谎能让大家好过点,她是无所谓的。

“嗯。”她点头,脑袋靠在窗户上,这才发现天空飘起了小雨。

“这几年老头子因为政策好,也弄了不少钱。我大概能算上富二代……”他笑着看着她,“至于撞人……”

“真的。薛平给他小女友弄了套房子,我也是这个价格。咱俩这关係,我总不能卖的比他贵吧?”

“听到没,说都还可以,你看着选吧。”唐佞转过头看着阮子路,只是偷偷看着那低着头抿嘴的念一,心头又是一软。

“当初就不该出去,跟我在国内混着多好?”他想,总算出去这么几年,她都是好好地。 “辛苦么?”

“真的?”许念一睁大眼睛看着他,那双眼睛里闪亮闪亮的,好像这么多年,她都一直没有长大,还是他那个傻傻的念一。

“要不要我然阮子路给你换个工作?那小子性格不错,现在也总跟着我们玩,换个位置没问题的。”

“嗯。”她看着边上桌上的东西,“看着好好吃。”

他就停在家门口,那棵树还在,身边的人也在,他静静地看着她,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才恋恋不捨的下了车,跑到副驾驶的位置喊她,“念一,到家了……”

“不用,现在挺好的。我才刚大学毕业,需要多锻鍊。”她摇摇头,“要不给我找个房子吧,我想搬出来住。”

城市在变,人也在变。

“遵命……”他乖乖的开车,伸手把音乐开的小声点,“想吃什么?”

直到到了楼梯口,这才推开他,“我自己上去就行了。明天见。”

她轻笑,“一个男人没有了,还有千千万万个男人等着我……你说我要伤心么?”

“火锅……”她靠在椅子上,感觉随时都能睡着。

开车送她回家,结果还没到家,她就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唐佞则笑嘻嘻看着许念一。许念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看着阮子路,“阮助理,如果找我来只是这个事情,那我下去了。”

这些年,恐怕他也发生了很多事情,这才学会了包装自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