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努力加载中...

还是后悔出国?

他听着电话里轻快的声音,轻轻抿嘴微笑,他的傻念一,永远都是那么傻。

吃了饭,她再躺了会,等到水挂完,他就把她送回家。全程他都是温柔的,倒是她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看着她上了楼,回了车,一秒钟都等不了个,给薛平打了一个电话,“出来。”

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他不敢,可是却不捨得。

后悔跟母亲去薛家?

“好。”

她难受了,他也难受。

她只是害怕,害怕再受伤,害怕再失去,倒是没有后悔。

因为他真的好害怕,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的肯定,他就不敢去做。

怎么办?

他看着心疼,她说着无意。可是他听了却不是那个滋味。那个家,她的家,他从来没关心过。可是第一次,他意识到,许念一是那么的讨厌。讨厌到了宁愿难受的上班也不愿意在家呆着。他忍不住想,到底是她那个继父的问题,还是她那个继兄,还是母亲?

“我不去,”她皱眉,“我回家睡一会就好了。”

可是到了单位,还是觉得晕乎乎的,心里觉得委屈,越发的想要搬出去住。快要下班了,给唐佞打了一个电话,“喂,是我,昨天说的房子,今天有时间陪我去看看么?”

后悔和薛皓宇交往?

许念一回到家结果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一直拉肚子,害的第二天上班前,她还是晕乎乎的。本来想请假的,可是薛皓宇正好因为值班也在家休息,看到家里两个大人紧张的神情,她决定还是咬牙去上班得了。

这么多年,他没做一件事情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只有许念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像每走一步都是错的。

跃跃欲试的结果可能是万劫不复。

“嗯。”

后悔那乱七八糟的一晚上?

他的骨子里还是他,或许他能勇敢站出来,可是是否表示两个人一定就会很幸福的在一起,谁能保证?

那个屋子许念一很喜欢,装修的很简单,但是空间利用特别好。唯一不好的事色调有点冷,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已经够孤单了,可能需要一点暖色调才会觉得舒服。

“行,我下班过来接你?”

许念一索性躺在那里睡觉,迷迷糊糊的,看到他出去,又进来,出去又进来,最后拿着勺,吹冷了送到她嘴边,“来,喝点粥……”

他想,或许当初自己勇敢一点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可是这么多年,她的身边有了陆诏,或许还有别的男人,他算什么?

他不是要佔有,真的不是。

“那怎么行?”她没力气跟他争辩,只是眼神警告他。

“念一……”

“晚上想吃什么?喝点粥吧?好不好?”他的大手放在她额头上,算是安抚。

看着她受伤,他疼。

薛平当然最后还是出来了。唐佞这个家伙的脾气不好,当他用那种要断绝一切关係的口气跟他说话,他能不出来么?

薛平感觉身体一僵,脑子里想着母亲还有阿姨们这些三姑六婆的话,又想起许念一曾经让他“不要说”,心里犹豫了起来。

“过两天我就去银行谈贷款,然后就搬家,行么?”她问。

“昨天回家就开始拉肚子,估计肠胃还没适应好。”她关掉车内的空调然后靠在车座上。

他感觉自己呼吸都很困难,身体每个地方都在疼。

总算来了一个年级大一点的护士,一次搞定了,许念一恨恨看着他,眼睛里感觉湿漉漉的,他看着心里更不捨。

怎么办?

“我想搬出来。”

越想,真的连杀人的心都有。

他想起昨天他跟她说自己荒唐的日子的时候那浅浅的笑容,突然心里觉得一阵抽疼。

“让银行赚利息还不如请我吃饭呢,就这么定了。”他不管,“过两天我给你过户,回头你有多少给我多少。现在,去挂水。”

谁都保证不了。

他总觉得,以前那份感情似乎隐藏的特别好。可是这些年,她在外面那么久,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他的那些情绪就如同开闸的水,源源不断,抑制不住的流泻,怎么都没有办法控制。

“怎么多年,你后悔过么?”

薛平在去他家的路上就在猜测,等到了他家,屁股还没沾到椅子,就听到唐佞问,“念一在薛家呆的不开心?”

她这样,他宁愿去试试。

他给不了的,别人给也可以。

“你才傻,你早上的,是不是还没睡呢?”

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她只是觉得有点害怕。希望有些事情不要再发生就好了。毕竟很多事情,她也要附上责任的。如果没有儿时的不懂事,又怎么会有后来的那些事情。

“呵呵,傻瓜。”

薛平想,唐佞听到了,肯定得完。谁知道,他听到了,安静了一会,然后只是说了一句,“还有么?”

“没有了。”他想了想,告诉他。

他也不知道此时的心情,当初这样的关係是他想要的,放手了,看着她这样,又不捨得了。于是听到她这样的话,心里酸溜溜的。

“许念一,你怎么还跟孩子似地……”他知道她难受,可是难受也得挂水。这个道理小孩子都知道,她撒娇有什么用?

后悔?

如果她因为他而受伤,他恐怕会想死。

他就这样坐了一晚上,天亮了,他看了看表,拿起电话,“念一,那房子今天去过户吧。週末正好大家都有空,我帮你搬家,好不好?”

他将头埋在膝盖上,然后想着那张脸,想起那天所有所思的样子,还有想起她说的分手,他只感觉自己的心乱得要死。

许念一还在公车上,听到了一愣,然后想,总要搬家的何必拖?就高兴地答应了。

她疼了,他更疼。

“可不是,想你的事情想了一晚上。”他一本正经。

会么?

可是这么多年,他的EQ一直都是很好的。也就是碰到许念一,也只有碰到许念一。

“那回去吧。”他说,“谢谢了。”

他心里有疑问,有疙瘩,更多的是担心,而最有可能知道的就是薛平。

薛平看着怪异的他,最后还是走了。等到薛平走了,唐佞关上门,却发现一步路都走不动了。沿着门坐在地上,心里生疼生疼的。

“去什么银行,能给我多少是多少,剩下慢慢给吧。”

她想了想,“没有。”

“哥哥,这个时候打电话,出来个屁啊。我这忙呢……”

从许念一公司到唐佞的楼盘每几分钟,车子停到地下车库,许念一从车子走了下来,只是感觉脚都是软的。他看着不舒服,索性扶着她。

他一想到自己在乎的人,可能被命运,被金钱,或者是被别的男人糟蹋,心里就不爽。

可是现在,当知道了这些,他又觉得那些保证算不了什么?

他在花天酒地的时候,她可能正在为着学费而忙碌。

怎么办?

“我在家里等你,你不来,兄弟都别做了。”说完把电话挂了开车回家。

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着疲倦,而她听着问题一愣。

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的他从来都不那么热情,他一下这样,她还不习惯了。

真的。

“什么胃口都没有了,难受……”她血管细,每次挂水都很慢,所以也是她最讨厌的事情,这下子被困在这里,真的难受的要命。

薛平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他也了解唐佞的脾气,跟他这么耗着也没有意思,于是把许念一和薛皓宇那段,以及薛皓宇父亲大概有2年没给她学费,还有三姑六婆闲聊时他听到的,一字一句重複他听。

唐佞彻底乱了。

越想,心里就越没底。

只是护士针头戳进那嫩白的皮肤里,他也有点不捨。她血管细,戳了两针还没找到,从来坚强的她都快哭了,他看着生气,忍不住叫唤,“找个有经验的护士来……”

为什么后悔?

“滚蛋。想别的女人吧?”她不顾别人的眼光粗鲁的回他。

他可以让她飞,他可以让她远离,只要幸福。

她心里一暖,张开嘴,只是那粥在嘴里的味道却变了。

就怕现在这样,他看着难受。

“那还不休息,看什么房子?”

可是唐佞是谁,看到他那副样子,就知道了,冷冷的盯着他,只说了一个字,“说。”

他也不知道。

“恐怕你说了不算。”他知道她怕打针,从小就是。也没给她机会,抱着她回到车里,就往医院开。到了医院,许念一就开始不干,逼着要他回去。他无视她的威胁,带到了急诊室。

唐佞接到许念一才发现她今天不对劲,皱着眉头问她,“怎么了?生病了?脸上那么差?”

是不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