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努力加载中...

“你不该跟我道歉……我们其实早就扯平了。我也对不起你过……”

最后这顿饭吃的很舒服,只是到了最后,连薛平和林幼斌也看出阮子路对许念一的慇勤了。只是他们也没有多想,觉得这两个人挺配的,于是笑着配唐佞聊天。

“呵呵,那就当庆祝我搬家了,人多热闹。”她灿烂的笑着看着他,心里倒是多了几分轻鬆。

而边上的阮子路则一直安静的看着。

如果他父亲不曾把她送出国,不曾这么对待,他不曾心疼,不曾内疚,是不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放下了?

唐佞的心一抽,只是这么多年下来,早就练就了一身本领。手指翻了功能表,继续点菜。

林幼斌也是明白人,立即上前,“对啊,再说平时没你在,也没有人能收拾唐佞这王八蛋,你回来好了,帮我们做主的人来了,这饭该我们请。”

唐佞有的时候回想这段日子,真的算是造化弄人。

临走的时候许念一找了一个机会,与他谈了几句,只是希望他能往前看。她觉得或许一开始是她的错,导致了今天的这个局面,可是她尝试去改变,也承担了一部分的结果,她觉得应该往前看了。

说完,她咧嘴一笑。

薛皓宇明白她的话,眼前的女人,是的,是女人,而不是记忆中的少女。那张脸依然的淡雅清秀,却再无倔强,总是透着一种云淡风轻,却很恨不得让他想要拥在怀里。

“滚蛋,”唐佞笑嘻嘻的推开两个家伙,一直手臂豪气的搭载许念一的肩膀上,“我们家念一搬家,当然该我请吃饭……”

说实话,他来就是觉得好玩。看着这样的唐佞好玩,同样的,看着这样的许念一也觉得好玩。因为他认识唐佞在先,于是对于许念一身边的唐佞很陌生。而“许念一”这个名字,他听过了无数次,脑子里总是觉得是个模糊地概念,更多的对她的印象是中性的,等到真的见到了,那感觉很奇怪,非常的有趣,充满好奇。只是想要了解多一些。

许念一推开他的手臂,一副不愿意跟他搭理的样子,催促众人下楼。

他乖乖的放下来,委屈的跟个孩子一样,让众人抿嘴偷笑。

说不清楚,真的说不清楚。

他也曾想过,如果她没有开口说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一切会不会变?

“去去去,你们要是都是吃饱了没事干,就给我滚蛋,少给我添堵。”唐佞说归说,嘴上却是笑的甜蜜的,许念一轻轻摇头,“从小,他和我表弟两个人就一肚子坏水,我的存在就是我为了监督他。没办法,谁让我是他姐姐呢。”

“你这些东西,改天要我陪你再去买点么?”她笑,他心情也好。

当初因为那股倔强,他觉得吸引人。了解多了,他也不知道,好似陷入了一个叫“许念一”的魔障,再也走不出来了。他只是想要跟随她,了解她,然后靠近她。是他执着么?

她上了车,车里的男人依然如同当初那样趴在方向盘上,那是他的习惯动作了。以前透着张扬,现在透着慵懒,她变了,他也是。

许念一好久没看到薛平和林幼斌了,两个人看到念一也煞是亲切,没事就说起唐佞的糗事聊起家常。许念一突然想到一件事,笑着说,“薛平,我这次可也是沾你的光,以后你们住的近,没事多走动啊。”

“不会的,”她淡淡告诉他,“我知道我要什么。阮子路那样的不适合我。”她转过头看着他,“我累了,我现在就想找一个简单的男人,然后开心的过日子。”

唐佞也习惯了,拿起菜单就点起菜来。一旁的阮子路凑前问许念一,“念一,你和唐佞认识多久了?”

“我住念一楼上,念一回来了,我肯定要多照顾的。”他拉着许念一,“走了。”

东西少,没一会都放好位置了,唐佞大大咧咧躺在沙发上,只是修长的腿习惯性的放茶几上,就被许念一喝住了,“髒死了……”

“今天都是朋友,不谈工作。”许念一拿起菜单,翻了几页,皱了皱眉头,最后合起来,推给唐佞,“还是你来吧。”

他也淡淡笑着,好似带着一点欣慰,又带着一丝替她感到高兴。

要怨只有怨他自己,谁都怨不了。

她不想让人拆开来了,看见的只是一双双鞋子。于是指挥大家把盒子放到书房。唐佞乘空挡对薛平说,“回头拿套大点的去,别说兄弟不照顾你,六千一平。” 说完,赶紧跟在许念一后便,继续搬几个零碎的小东西。

“你又不顺路……”阮子路瞪着他。

“念一,对不起……”

而许念一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这么多年,她经历了理性的陆诏和感性的佟安,当然还有一个残缺的唐佞和执着的薛皓宇,她突然觉得,她想要的只是简单。满足于温饱,沉迷于天伦,就是这样。她只是觉得,她的心,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至于薛皓宇,狠心,是对彼此都好。

“既然这么快都好了,不如找地方吃饭,反正好久没见了,就当我请大家吃饭,帮我搬家好了。”

薛平看着那该死的背影,牙痒痒的想,着家伙果然是无耻。

唐佞皱眉,薛平这个家伙精,一眼就明白他的意思。

晚上吃完,阮子路说要送许念一,唐佞站在念一边上,“还是我送念一吧……”

唐佞心里听着不是那个滋味。他想起薛平的话,心里就跟无数小蚂蚁爬过一样,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总觉得,念一的伤疤,他不敢揭,怕她难受,他也疼。就让它这么过去吧。

“这么久啦,呵呵。”阮子路笑着看着她,“你回来了,我总算见识到他们口中所谓的充满奴性的唐佞了。”

众人把盒子搬上去,说要帮她拆盒子,被她婉拒了,“都是衣服,回头我自己整理好了。”

许念一不知道,倒是觉得很开心。这次搬家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抿嘴笑着看着窗外的景色,连带着呼吸都是愉悦和轻鬆的。

薛皓宇最终还是放下了,充满遗憾,充满抱歉,还带着一丝无奈。看着那细小的身体带着几个箱子离开了家,他的心空蕩蕩的。

“东西都拿了?”

许念一是个大方的人。她要是觉得他是唐佞的朋友,就不会想到他是许念一的老闆。侃侃说起国外发生的事情和描述一些简单的生活。

许念一轻笑,透着无奈与嘲讽,即便这样他也不觉得没面子,美滋滋的笑着看着许念一,柔声问,“对不对?”

“我们从小事邻居。”许念一想都没想,笑着回答他。

薛平笑着,“都是佔唐佞的光,嘿嘿。”

她只是觉得很好笑,她的初恋,她犯下的错,经过这么多年,才终于做了一个完结。

他看着她车子里那几个箱子,“薛平他们要过来,早知道你才这么点东西,那需要那么多人?”

到了酒店,阮子路找了一个机会,坐在了许念一的身边,众人也没有多想,薛平还半开玩笑说,“子路,你坐念一边上正好照顾照顾她,以后在公司也是啊。”

“我只是提醒你,你知道的,我不想看到你受伤……”

才上车,他就说,“和阮子路保持点距离,他……”

许念一跟她妈妈说要搬出去住,因为上班方便,她妈妈到是没说什么。倒是薛皓宇,一脸的落寞。许念一有的时候想想,也真的说不清楚。这个男人,跟她牵绊了那么久,她倒是已经放下了,他好像从来没有放弃过。

“薛皓宇,我觉得你别太执着。对错现在已经不重要了,而你和我的关係,其实很清楚。在没有别的选择了,这样挺好的。我早就看开了,你也该放下了。”她微笑的看着他,一片淡然,一片坦诚,还偷着一点点距离,“薛皓宇,其实做我哥哥挺好的……呵呵……”

许念一笑着跟大家说晚安,乖乖的跟上了唐佞的车。

他轻轻一笑,再也不多说什么了。

只有他知道,他本来打算跨出的那一步,又退了回去。

“你现在身上穿的一身,恐怕我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她斜眼瞄到他手上的那块表,“加上那块表,我恐怕一年工资都不够,所以我还是自己去买,不牢您大驾了。”

“嗯,开车吧。”她若有所思的笑着繫上安全带。

“国外生活特别无聊吧?我就没过国,当时我妈不捨得。”阮子路继续问许念一。

“唐佞……”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许念一打断了,“你太大惊小怪了。我也没打算跟他怎么样,而他也没说要对我怎么样。我看他看着我,只是觉得好奇,好奇我跟你的关係,好奇我这个人。”

可能……

他是一个很敏感的人,阮子路对许念一的态度,过了一些,多了一点,他看出来了。

两个人各怀心事到了新家,薛平和林幼斌已经到了,只是许念一没想到阮子路也在。她倒是有点尴尬的,毕竟这是她老闆,只是没一会她就想明白了,能来帮她搬家,那就只能是唐佞的朋友了,她也只能这么想了。

如果可以,他其实宁愿她欠着他,也不要扯平。真的不要。

“念一,那怎么行呢?你才回来,该我们请吃饭的。”

众人听着都挺有意思的,只有唐佞不是滋味。

因果因果,到底是因还是果,他不知道。可是他看出来了,她已经放下,而自己这样的执念显然成了她的负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