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努力加载中...

等到许念一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人人都知道了,就连食堂里收银的阿姨都知道公司有个小姑娘叫许念一,勾引了老总的儿子,就为了保一个凤凰男。

可是现在呢?

许念一手指捏着杯子,唐佞在她身边,看到那手指的指骨之间都泛着白,心里就像被钝刀磨着,生疼生疼的。

“回家吧,我们再喝点,我告诉你,好不好?”她已经喝了不少,此时说话的时候就像撒娇的孩子,让唐佞觉得心疼。

“你可是大名人,我一开始都不敢认。”那女孩的笑容灿烂美丽,可是让许念一愣了一下。

唐佞,你是想问这个么?

静的告诉他,那段不堪,那段无奈,还有那段他一直害怕臆测的恐怖日子。

许念一当时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继续拿着饭,找了一个角落,默默地把饭吃掉了。

许念一想要挣扎,可是身体没力气,走到阮子路身边只能轻轻说声,“生日快乐。”只是眼睛里透着抱歉。

她低着头,一直看着手里的杯子,是不是的自己喝几口,是不是的自己喝几口,直到空了,又给自己倒满。

他觉得此时的许念一,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而他疼的真的快要疯掉了。

她的父母?

“念一……”他笑着看着她,手指抚摸着她柔软的

她抬起头,眼眶里还带着泪,他不捨得低下头,吻住她的唇,轻柔,温暖。

她大了,他也成熟了。

绕了一圈回到原地,她只希望这一次,她别搞砸了。

“别生气,没什么的。”许念一笑着看着他,“我猜想那女孩喜欢阮子路,前段日子我正好求他帮忙,他也帮了,让大家有了误会吧。”

是的,他已经决定了。

即便,他们不会有爱情,但是她也知道,他会维护她的。

许念一不难过?

每次他嘴巴连名带姓喊着她的名字,那就表示他很生气。

可是每个人,都会在不同的人的生命力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许念一转过头,像个调皮的孩子,眼睛里全是笑意,那淡淡浅浅的笑透着无尽的忧郁,让他看着难受。

“名人?我算么?”她笑笑,看着身边的唐佞。

她低头苦笑,泪珠掉下来,充满苦涩。

“念一……”他凑近,将她搂在怀里,那小小的身体靠在他身体上之后,就开始颤抖,然后听到呜咽声,整个脑袋都埋在了他胸口。

所以,他要试试。

所有,让许念一这样痛苦的人,他都想杀了。

可是她觉得她又没那么难过。

可是她经历了那么多,早不是当初的她。她甚至不确定如何去跟他换个模式相处。她已经将他从模糊不清的概念里,拉到了“朋友”那一栏,而且还是最好最亲哪一个。

乱了,脑袋疼,她不想再想了。

她的这辈子,短短的二十几年了,他在她的生命了,扮演了很多的角色,而且无法取代。如果没了她,她的精神世界里,还有谁?

许念一跟唐佞去了,才知道,公司不少年轻的高层,都是跟阮子路是好朋友,有的是父辈那边的关係,有的是因为他的同学。她看到不少熟人,还是大方的一一打招呼。

“帮忙?你找他帮什么忙?为什么我不知道?”

“唐佞,我没事了,”她擦乾眼泪,从他怀里钻出来,然后尽让让自己笑起来,不要再愁眉苦脸,“都过去了,真的,我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日子觉得委屈了。”

如果当初,他们两个在一起是不是就会好一些?

她无所谓,也不在意。

难过的。

“是啊。”许念一也喝了不少。这些日子心里闷闷地,今天找了一个藉口,也任由自己胡来了起来。

如果输了,就当做惩罚吧。

她逃避不了的。

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她的心就像是有铜墙铁壁一般的坚硬,受到了撞击只有痕迹,再无感觉。至于那些留言,她想,总会止于智者的。

当时的彼此都太小。谁都没想给对方希望,只是图一种慰藉。

没过多久,公司里流传出一段话,许念一喜欢李凯,为了保李凯不惜勾引阮子路。

就在大家酒足饭饱,心情都不错的时候,阮子路身边的女伴开口了,“念一,你是在温哥华上学的么?”

他看到那个眼眶红着的念一,跟个孩子一样无措的念一,疼的觉得恨不得杀了自己。

他一路上保持安静,然后乖乖的跟她回家,坐在许念一的沙发上,她自顾自的跑去厨房,又拿出一支红酒,好似馋嘴的小孩,开了瓶子,倒在酒杯里,然后坐在唐佞的身边,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他。

而他一直坐在她身边,看着她,还有听着她平

阮子路当时正好和朋友在一起,听到念一说要单独请吃饭,什么都不管,扔下了人就跟念一会面了。

可是如果只是为了这个走在一起,何必呢?

她走回卧室,脸都没有洗,倒在床上,再无意识。

怀里的女孩将他紧紧搂住,好似他就是她的全部。他不捨得低下头,轻轻唤她,“念一……”

只是没过了几天,她发现,李凯也慢慢和她疏远了距离。她是聪明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再也不多说什么了。实相的与他保持起距离来。

他站起来,拉起许念一,薛平和林幼斌也跟着站起来,他看着阮子路,“兄弟,生日快乐我先走了。”

她知道他的脾气,她总是瞒不了的,还不如她亲口告诉他。

星期五送到客户那里,那人也不那么挑剔了,竟然乖乖收了,这件事到这里也告了一个段落。许念一这一个星期跟李凯已经走得很近了,这件事结束又多了几分暧昧,她心里美滋滋的。

许念一看着窗口不说话。他静静地开着车,终于还是忍不住了问,“到底怎么回事?”

她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那个人,突然又清醒了。

至少这个时候,累了,难受了,她还能像他诉苦。

许念一低头,然后走到门口,打开门,然后看着沙发里的那个人,眼睛里依然是恐惧和哀求。

她还想再说几句,已经被唐佞拉走了。唐佞把她放在车里,关上车门就跟薛平和林幼斌说,“帮我去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是大款?能养着你,不用再为学费烦恼,那就不错了。当初你和陆诏分手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阮子路和许念一吃饭被人看到了,那个人正好是行销部的经理,也是阮子路的好朋友,更是阮子路暧昧对象的好姐妹。许念一这个名字,被标榜成了狐狸精,挂在了他们朋友圈子里。

她靠在门上,心里突然想起那一晚上,稚嫩的她,和狂乱心痛的他,还有那段飞蛾扑火的感情。

她觉得自己脑子晕晕的,早就没了想法,闭上眼睛只是享受着这样的感觉。可是才闭上眼睛,她的脑子里,她的意识里,突然告诉她,那个人是唐佞,是唐佞,是唐佞……

“陆诏就是不相信我。他以为我只是想要赚快钱,不尊重他,其实我是不捨得他吃苦……”

而他看得那么多,也不会是那个时候的他。他对自己是不是只是一种同情?一种儿时感情的寄託和不捨?毕竟他的世界里,也只有她。

许念一淡笑,突然名表了公司里的那些流言,“佟安条件是不错,但是也不是大款。”

所有的事情本来没有什么,可是很多小事情串联在了一起就成了大事情。

许念一推开他,惊慌的关了门。将他隔绝在屋子之外,已经够乱的了。她好不容放下了,她好不容易忘记的感情,何必再去提?

许念一看到唐佞脸上的表情知道他生气了。

“唐佞,你知道的我的,我不会那样的,对不对?”

“想听故事?”她问。

直到全部说完,她抬起头告诉他,“我真不是为了钱才和佟安在一起的……”

不过许念一这个人最记人情,所以週末,谁都没有找,找了阮子路,说单独请他吃饭。

她开始觉得没有李凯那件事那该有多好。

“我累了……”她站起身体,“你早点回去吧。”

他自然看到她眼光里的害怕,“念一,如果当初……”

这么多年,这么多事,她一直一个人忍着,今天如果不是他,她是不会说的。

还是他的继兄?

头髮,低头亲吻她的额头,“都会过去的,别多想。”

现在,她还是不确定。

当初,她不确定。

唐佞还不知道许念一已经和李凯完了,他更不知道那些留言,他只是好久没见念一了,所以心里不由得愉悦的很,多喝了几杯。

“念一大学里的男友很厉害的,大家都认识,所以自然也记住了念一。只是后来,你跟了大款,陆诏可是大受打击啊……”

第二天,李凯就接到消息,客户说可以再给一个星期,重新準备方案,这件事好像就这么过去了。李凯很开心,许念一也高兴,陪着他加了一个星期的班,总算把东西都弄好了。

整件事最蒙在骨里的是阮子路。没过几天,他生日,交上了唐佞他们,当然也叫上了他的另一圈好朋友。

许念一说完之后,阮子路就给行销部和客服部打了一个招呼,让他们主动去找客户谈谈,然后帮着李凯摆平这件事。

“许念一……”他做最后警告。

他想杀人,可是恐怕第一个要杀掉的就是他自己。

他真的杀人的心都有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