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努力加载中...

他紧紧地抱住那个身体,任由她抗议,任由她挣扎,脑子里想起那个细长的胡同,那么小,那么小的身影,再也不捨得放手了。

“吃饭了么?要不要带点东西回去?”

上了车,他想起电话里傻妞的口气,不由得抿嘴一笑。

他无赖的笑着,然后拿起车钥匙,“走吧。”

对待许念一,他一直都用着最老套的手段,因为她是个天底下最傻的傻瓜。只有她,会永远站在同一个地方,等着同一个人,而且会一直等下去。

她不记得了。

唐佞没有几分钟就到了商场,许念一站在那里看着车里的他,一步都挪不动。他无奈的下了车,走了过去,帮她拎走了那些东西,然后看着她,“走的动么?”

他看着那秀气的摸样,心里满是甜蜜。

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喂,什么叫不去了?”她伸手,作势要抢走她的碗。

“好吧。”他假装无所谓了,开车回家。

想要让许念一跨出那一步,就必须跟温水煮青蛙一样。

他的话又将她敲醒,暗骂自己白痴。

她突然想起一句话,女人三十,如狼似虎。自己还没到三十,怎么就开始思春了?

他低喃着,她想起那次旅行里,酒店的那一晚。

“要你管。”她回嘴,又恢复了机灵劲。

他这才鬆开她,与她拉开距离看着她。

只是,那个感觉,就连呼吸的味道,心跳的声音都在告诉她不对劲。她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逃避了这么多年,怎么又掉回了那个叫“唐佞”的深洞里。或许,她从来都没有怕出来,她不知道。

下班后,没让他接,自己跑去商场逛街。许念一总觉得,如果身边没有男人,那么一定要有钞票。至少能用钞票去血拼还有买好吃的来平衡自己,而她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傻傻的,永远都是那么好骗。

那柔软带着一点点清香的味道,跟她的人一样的。

“保证有效么?”他顺势拉着她的手,然后出了门。

“在哪儿呢?我有几张碟,有兴趣不?”

还好,这么多年过来了,他有的是耐心。特别是在知道了她吃过那么多苦,恶劣点想,与其被别的男人伤害,不如被他伤害。至少,他会努力给她幸福的。尽他最大的努力。

小的时候习惯于依赖他,现在也是。

他看着她,眼睛里的笑意褪去,透着浓浓的感情。她看着有点彆扭,下意识的鬆开手,却被他搂在怀里。

明明动了歪脑经,却还是不断地挖着洞让她跳。

片子只放到一半,惹得许念一破口大駡,他作势要走,她却拉着他,“今天晚上你睡沙发,陪我……”

他都算不清楚了。

她摇头。

“班,不许上了。”他抬眼,“去我公司吧,工资待遇一样,工作环境更好,只要你来,我保证不在管别的事情,让他们按照普通员工一样对待你。”

她低头,轻轻的说了一句,“知道了,你放开我。”

“我知道这么做的。”她拿起包,拉着他,“走啦,送我上班,我真的要迟到了。以后我保证,谁都不给欺负……”

其实他们都傻。

爱情,是感情,是情绪,还掺杂着一些理智与现实。

回到公司,坐在椅子上,才想起来,自己起床后的心。最后抿嘴一笑,觉得自己好白痴,昨天晚上,他一定是看她可怜。一定是的。

早上装作若无其事,说别的事情分散她的注意力,为的就是晚上又更多的事情,让她无处可逃。

“上车,发什么呆?”他拉着她,然后将她推上副驾驶的位置,“你这样整天傻傻的,怎么找男朋友?”

第二天,他如同平时一样去找她。她还是跟平时一样把早餐做好了,再无昨天伤心的摸样,穿了一件浅白色长裙,飘逸又秀气,看见他进来,就给了他一个微笑,“快点,我都要迟到了。”

“念一……”他轻声唤她的名字,“假设说,害怕是没有办法克服的,你必须要我陪着你,不管我多坏,不管我多烦人,你只有这一个选择,是不是也就这样了?”

她轻笑,点点头。

“如果说我给你两个选择,我,还是那部恐怖片,你说呢?”

“你要是能拿出这种样子来对待别人,别说去上班,在哪里上班我都不会管。”他轻轻瞥着她,黝黑的眸子透着暗彩,带着几分无奈。

终于,她忍不住喊着他的名字。很轻很轻,那么的无奈,那么的纠结。

许念一太累了,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回到家,从冰箱里翻出点东西来吃,就回到了沙发上。而他只是用了最低级的手段,放了一部恐怖片。

“嗯。”她伸出细白的手掌,竖在他眼前,好似小学生做保证一样。他看着那修长的手指上淡淡的疤痕,最后还是点点头,“再给你一次机会。许念一,再让我知道这些事情,这班,我肯定不让你上了。”

所以急不来。

“那我先走了,你继续坐着?”他瞪着她。而她跟个赌气的孩子,脱了高跟鞋,然后就踩在地上,气的他不管手里的袋子抱住她,“又发孩子脾气,地上多髒,踩到东西了怎么办?穿起来……”

他鬆手,她乖乖的穿好鞋子。

他自己用勺舀了一碗,然后坐下来慢条斯理的喝了起来。全然不管站在桌子边上瞪着他的许念一。

当那温度,当那心跳,还有那气味将她围绕住,心里竟莫名的心酸了起来。再也没有力气,软软的被他抱着,任由他在唇齿见掠夺,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念一……我的傻念一……”

“唐佞……”

拎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到了商场关门,才发现自己又多累。

唐佞要是不想做的事情,就算是十头牛,也拉不动他,但是如果这件事他已经决定做了,即便是刀山火海,也阻挡不了他。

“我现在宁愿选择看恐怖片。”她口是心非,面无表情。

她可以感觉到那感情,可以感受到那情绪,理智和现实怎么办?

他轻柔的舔舐,只是才触碰到那温软的香舌,就觉得所有的感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多少年了?

许念一瞪着他,“你只要敢去捣乱,我就跟你绝交,不信你就试试。”说完转身回到厨房,拿出那杯冰豆浆,没好气的放在桌子上。

“放开我。”她挣扎,脑子里想起昨天的那个表情。

她看到他的眼睛里只有她,突然莞尔一笑。

他心感觉暖暖的,唇边不时的扬起微笑。

但是许念一总是不同的。

那种甜,是甜到心眼里去的,好似得了天底下最美好的东西,无法言语。

只是记得,那一下一下,炙热的,滚烫的,还有这轻柔的声音。

埋头工作,只是没一会,就会想到那个画面,那个温度,还有那个心跳声。

因为只有他最值得她相信,因为只有他最了解他,因为只有他和她最亲近。

以前,他们做邻居的时候最喜欢一起看碟了,她想了想,然后轻轻说,“有兴趣,但是你能来接我么?我的腿要断了。”

他也不管,拿起杯子咕嘟咕嘟就往肚子里灌,没一会就喝完了,擦擦嘴巴站起身体,“念一,什么我都可以听你的,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

“傻瓜……”他靠近,低头,不管她的错愕,擒住她的下巴贴住了她的唇。

她还是摇头。

走到商场门口,手机响了,她看了看号码接起电话,“怎么了?”

“不是要看碟么?冰箱里有剩下的,回家吃吧。”

“我不这么认为。你只要去阮子路那公司上班,我就天天去捣乱。”唐佞迅速喝完了,然后拿出餐巾纸擦了擦嘴巴,“今天没有豆浆?”

他了解她,就跟了解自己一样。

她睁开眼睛,手指还傻傻的放在耳朵里,黝黑的眼睛闪着光透着诱惑,好似在给他暗示。

那一天的许念一,觉得自己心情七上八下的。

“唐佞,我只要去你公司上班了,就不可能按照普通员工那样受到对待。”她斜眼,“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

而她尝试过挣扎,尝试过反抗。

“背你?”他问。

“我要去上班。”她拿起包,“以后不用你送了。”

她是醉了,但是还不至于醉倒没有知觉。

“我说的出就做的到,不信你试试。”许念一瞪着他,全然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亲密与暧昧。

她抬头,看着他,明白他的话外之意。

“不许去了。”他坐在桌子上,今天她弄了粥,白色的米粒都熬成了花,看着就很好喝。边上还有几个凉菜,一些鹹菜,都是最普通的早餐,可是这些年,要不是她,他早就不吃早餐了。

他也笑了,将她抱在怀里,只是说了几个字,“傻念一……”

不能爱,真的不能爱。

“在哪里?下班你说不要我接,现在到要了?许念一,你别太过分,真把我当司机使唤啊?”他一边作势跟她生气,一边却早就屁颠颠的拿着车钥匙下楼了, “在那里等着,你最好明天好好做顿饭给我吃。”

那一晚上他亲了她多久?

他抱着她,回到沙发,拿起遥控器,连按了几下,怀里的那个人,连挣扎都放弃了,索性塞住耳朵逼着眼睛,跟个小孩子一样。

不是她的错觉,是他狡猾。

“念一……”

“念一……”他轻轻晃着她的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