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努力加载中...

她的心有一点不安。

对了,他们还不完全是老夫老妻。

只是两个人都觉得,在给彼此一点时间吧。

她转过头看着他,那张脸是帅气的,只是那双看着她的眼神,总是透着几分无赖,几分不安,“还记得你小的时候么?总是装老城。”

“你说什么?”

“你知道那天钱曳她们口快,说了几句难听的,我替她们道歉。唐佞为了替你出气,都把人家快要逼死了,你能不能开口劝劝他。虽然错在她们,可是不至于这样。两边都是我的朋友,很难交代的。”

她摇头,轻轻的,然后将脑袋靠在他怀里,“你不是要生日礼物么?”

其实,这么多年,依靠惯了,即便伤害恐怕都会原谅的,只要别太大就行。

再抬头,他又在被灌酒了,她看了阮子路,“都差不多了,你去帮着薛平和林幼斌把他送回家吧。那事我会劝他的。”

“念一……”他对着她的热情倒是有点害怕了,酒都醒了,总觉得那汹涌的感情下有一种绝望,他害怕,“你没事吧?”

剧烈的心跳声,还有那温热的呼吸。

“念一,咱们试试,好不好?”

可是,当真的不再顾忌,当真的靠近不留一丝空间,原来才知道,安心是这样的。

何必去担心呢?

不需要掩饰。

爱情在徘徊,她让步了,他也知道她让步了。所以,她不敢让了,他也不敢得寸进尺了。一切又卡在了半当中。

她转过脸看着他,“唐佞……”

“我的礼物呢?”他问,湿热的呼吸里透着酒气,当然还有这些日子不常见的无赖样。

许念一知道她和唐佞已经跨越了“朋友”那条线,可是她却还是不愿意去谈“以后”。她承认,她累了,所以才会任由他对她为非作歹。可是她不愿意去想,只要想到,就觉得好麻烦。

他的心思,她又何尝不知道。

而她倒是不好意思来了,脸红红的,好似喝了酒一样。

“嗯……”她轻轻答应他。

所以都不说,只是纵容对方在挑战另一方的极限。

“干吗?”她气呼呼的瞪着她。

她从来都不是青涩的小姑娘,只是面对他,有点无奈,从来不回应他的热情。

“现在总是这样不要脸……”

“你都收了这么多礼物了,也不差我这一份。”她撇过去,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他极力抑制,她假装看不见。

不再有害怕。

只是这些日子,那些害怕终究抵不过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所有的一切都被那些感觉,那些蠢蠢欲动冲破,她竟然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只要那一瞬间的感觉,不想去计较得失,不想去在乎代价,只要现在。

有的时候会亲到她呼吸不过来,恨不得唇舌之间不要分开,气的她动手鎚他,才乖乖的放开她。

那声音轻轻柔柔的,好似从心口发出来的,清晰又模糊。

唐佞生日那天,人很多,他忙得到处走。她当然不会陪着他,他自然不会提出太过分的要求,任由她和薛平林幼斌坐在一起,调侃聊天。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他觉得她在怀里,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其实她意识到了,他们像是一对老夫老妻,熟悉到了一种程度,有的时候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难逃对方的眼睛。

他洗完了就会坐到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一开始她挣扎过,可是没什么用,到后来她也放弃挣扎了。索性,他是个精明的人,一向知道如何把握尺度。

她的心思,他明白。

等大家都散了,她给他跑了一杯蜂蜜水回到房间里了,他已经闭着眼睛好似睡着了一般。

吃的差不多了,她看到唐佞都喝得晕乎乎的,忍不住叫薛平和林幼斌上去帮帮他。她身边两个人一走,阮子路立即过来了,她先是一愣,随即笑着说,“怎么不去找唐佞来找我?”

还有的时候会一下一下的,从耳垂,到脖子,到脸颊,到眉心,不厌其烦的。等到她烦了,他就会将头埋在她脖子边,轻轻的喊着她的名次。而她不为所动,依然盯着电视机的萤幕,然后耳边传来一个微乎其微的叹息声,又恢复了安静。

他们还是如往常一样,每天他都会接送她下班,只是不再与薛平他们活动了,回家两个人吃了饭,他洗碗,乖乖的繫上格子的围裙,然后带上橡胶手套,乖乖的站在水池边。

只是时不时的看着座位上的那个人,唐佞的心,就感觉泡在蜜糖里,甜腻湿黏,还有一种香味,醉生梦死。

他傻了眼,感觉自己跟做梦似地。

“唐佞……唐佞……”她喊了两声,本以为他睡着了,刚想转身离开,那双眼睛就睁开了,愣愣的看着她,有点犯傻。

或许,他会为了她做改变的。

她轻轻叹一口气,“我试试吧。”

以前他也幸福,看着她笑,看着她瞪眼,看着她做任何事情他都觉得幸福。

她扯开话题,他轻笑,“那是因为你笨,我得让你听我的,当然得装老城。”

“许念一,你还能再过分点么?”他的手臂紧紧地搂住她,好似要将她嵌在身体里,她的腰微微弯着,让自己儘量的舒服点,只是这样的动作无疑将胸口与他贴的更近了。

“喝点水……”她把杯子放在他唇边,他坐起来,接过杯子一口喝完,随即就放在了茶几上,她弯腰想去拿杯子,却被他拦腰抱住,压在了床下。

等到拥有了,才发现,幸福不止如此。

许念一皱眉,“什么事情?”

也或许,她会为了她做改变的。

自从他开始同她动手动脚开始,在没有这种口气了。装的跟个温柔男,她也是用了好久才适应。

还会想要给予更多。

每当他不厌其烦的亲吻她的时候,她能感觉到那强烈的冲动与心跳。

“嗯?”

阮子路听了很高兴,立即笑嘻嘻的站起来,冲到人群里,和他们纠缠了起来。即便这样,最后他们把唐佞和她送到家都已经很晚了。

每一次他看过来的时候,她都知道,佯装不知,心里却感觉到那强烈的震荡,想要放弃一切,什么都不管,却因为四周嘈杂的环境,那些她认识,她不认识的人又退步了。

那一晚上他们相拥说了很多话,从小的时候聊到现在。

而她同他在一起,觉得好安心。

以前,再远再累,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她就会觉得安心。

“生日快乐。”说完,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然后将自己的唇盖在他的唇上。

这么多年,他还是那样。

“把我作礼物送给你,总行了吧。”

而她则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偶尔从客厅里弯腰偷偷瞥着厨房的身影,只是觉得熟悉中带着一点好笑,陌生中又透着几分温情。

她想起小时候,想起最近,然后抬起头在人群中寻找那个人影,而他也正朝她看过来,眼睛里透着笑意,甜蜜,让她觉得眼睛一热,随即低下了头。

喊着他的名字,不用去忌讳大家的眼光和猜忌,大咧咧的,坦蕩蕩的,那感觉是比以前更来得直接。

会亲她。

夏天过去了,终于迎来了他的生日。当然不会是他们两个人过。唐佞一直朋友很多,没到生日前就有不少人打电话了。平时两个人安安静静的时间不断被打断,好似那个隔离的时间,终将按捺不住,打破她和他之间的平静。

只是因为,他是她的。

“有事求你,这事只有你行。”

“嗯,后来你长大了,变得安静了,变得又主意了,我只能靠不要脸赖在你身边……”他翻过身,让她的身体压在他身上,大手鬆开了劲道,轻轻揉着她的背,“念一,即便以后我做了什么,惹你生气,让你觉得已经不再可能了,也别不理我,要是不行,我们还做朋友,好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