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努力加载中...

甚至他还谘询过薛平和林幼斌。结果换来两个字,本能。

就是这样。

他不管,现在这个时候,这个状态,他什么都管不了。

许念一承认,自己是喝了一点酒,才会变得大胆的。夜色中夜看不见她的脸红,只是感觉身体都燃烧了起来,然后变得炙热柔软。任凭自己在他身下,变化着不同的姿势,只是想要靠近,只是想要更紧密的,不带一丝缝隙的靠近。

等了这么多年,压抑里这么多天,他还没够呢,怎么都不够,永远都不够。

唐佞还在办公室等她,看到短信,微微不爽,然后反问她,“那我吃什么?”

她先是一愣,看到是他,全身的紧绷立即放鬆了起来,“李组长,我男朋友来接我了,谢谢你,我回去了。”

俩个人安静的开车回家,她只是觉得晕晕的,而他心里的问题更多了。

那还怕的背后还是因为强烈的爱。

许念一不知道他那些挣扎,男人和女人在身体和思想构造上就是不同。对于她来说,每天和唐佞这样腻歪着,就够了。

“那我来接你吧。”想来想去,这么晚了,还不如他去接她。

这样的唐佞是属于她的,只属于她。

只是,也有问题的。

她摇摇头,“没什么……”

那急躁的背后是因为强烈的爱。

最后,他终于停下来,然后感受着她的心跳,炙热,然后那淡淡的体香。而她,与他紧密的贴在一起,想起的只是年少时的第一次,不由的抿嘴轻笑。

他不是没人陪他吃饭,只是懒得。

“再等等……”他低下唇,不让她在说话了。

手紧紧地搂着她,唇封住她的唇交缠了起来。只感觉肌肤的温度在手掌下变得滚烫,诱人,然后好似控制不住的想要更多。

他转过脸不去看她,拿起电视的遥控器,她轻笑着环着他的腰,唇划过去,亲吻着他的脖子,然后裹着他的喉结,在慢慢向上移,亲吻着他的耳垂,之间那身体绷的越来越紧,她轻笑着问,“好不好,嗯?”

她不捨得和他分开,他也是。

“念一……”

“问你话呢!”他的双手掐在她的细腰上,脸上的情绪越来越明显了。

她的呼吸也不平稳,红着脸,埋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问,“什么障碍?”

“好。”看到那个字,他才拿了车钥匙,开回市中心。

唐佞也不知道怎么了,对了许念一就是下不了手。他们每天下班就腻在一起,不是在许念一的小家,就是在楼上他的大屋内。身体的亲密接触有的,可是只侷限于唇舌之间,再往下,他就有点阴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年胡来惯了,对着她,他总有一点亵渎的味道,竟下不了手。许念一没想过那么多,每次看着他喘着气抱着自己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只是红着脸靠在他身上。然后儘量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电视萤幕上。

以前他觉得,会吃醋的男人都是废物。

他的感觉,她知道的。

现在这个时候,他需要这样的感觉,来告诉自己,她已经是他的了。

回到家,许念一立即去洗澡,想也没想就把他扔在家里,他看着电视,心里就更憋屈了。回想今天自己一天的行程,送许念一上班,等许念一下班,回家自己一个人吃饭继续等她,然后去接她。简直就是一个家庭妇男,他唐佞是这样的人么?当然不是。

他对她那样,还不是因为喜欢,可是许念一她也不是小鸟依人那样的。

在他身上,她能感受到那一点点细腻,一点点卑微,还有一点点柔软。

可是,没一会又感受到了那体温,身上那黏热的液体,心里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恋爱就是两个人在一起永远都不会腻味,但是一但分开了,就会思念。

李凯看了唐佞一眼,然后轻轻说了句,“晚安。”

“傻笑什么?”他问。

那不安的背后是因为强烈的爱。

“念一……”

当她包裹住他的身体的时候,他感觉到一种战慄的快感,全身的肌肤都在颤抖,都在燃烧,那种感觉好似一个小点,然后慢慢凝聚,最后将他一点点理智都燃烧尽了。

所有的动作都是剧烈的,带着浓浓的感情,狂乱的情绪,压抑的喘息,等到他反应过来看着她的时候,那迷离的眼睛里透着几分不安,早已进入了那情绪,他却不知道又停了下来。

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动作。

他早没心思想好不好这个问题,脑子里只是想着那间睡衣下的身体。

好似醒来了,她就会站的远远地,然后笑着看着他。而他只能看,不能抱,连靠近都得小心。就是那样的可怜。

她熟练的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匍匐在他身上,美丽的背部弧度弓起,雪白的肌肤在夜色中透着一种银亮,是性感的光芒。

这一天,许念一那一组完成了一个大项目,于是同事说一起出去吃饭庆祝。她赶紧发了一个短信告诉他,今天不陪他吃饭了,要和同事出去,晚点回去。

“唐佞……”她脸红的瞪着他,好似在说他胡来。

她的心,变得柔软,然后变得柔顺。

“我要去洗澡了……”她伸手,推了下他。

“乖,自己先吃点,晚点回来我再陪你吃点。”

许念一洗完澡出来,就见他怔怔的看着电视萤幕发呆,愣了一下,赶紧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怎么了?发什么呆?”

她看着他,然后手拉住胸口的衣服,一点点,轻柔的很,嘴巴里嘟囔着,“好不好吗?”

这么多年,兜兜转转,不只是错过,其实还有三个字¬——不捨得。

他不要。

拿回了主动,再也不要她那么轻柔的动作。快速的,猛烈地,只是要感觉到她,只是要她感觉到自己。不带一丝含糊,强烈的碰撞着。

什么是恋爱?

“那个王八蛋,我看他是欠收拾吧?我觉得我该去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

在没有多余的话。

只是这一次,他没在沉默,喘着气,靠在她耳边,轻声告诉她,“我现在看见你,都有障碍了……”

许念一这段日子有点忙,时不时的要加班,每天在公司里收到他的短信,还有邮件也是觉得甜蜜的,只是太忙了,也就没有时间打理他。但是只要想起他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情,偶尔发愣的时候,脸上都是甜蜜的。

他们都是傻瓜,因为太爱了,太在乎了,才会变得懦弱。

唐佞拉着她赶紧上了车,“怎么喝那么多?难受了么?”

他这辈子什么都要佔个先,想想为了这事吃了亏,心里就很不爽,可是只要看到那个人,什么吃亏啊,什么不爽又没了。到最后就想,一切顺其自然吧。

两个人在一起,会发生的事情很多。

“快结束了。”

这样一来一往下去,唐佞觉得他快要疯掉了。

他这辈子什么都是主动,都带着攻击性的,床上那件事也是。还没被人这样压倒在身下了。可是这么多年,他和许念一,他好像习惯被动了。

许念一听着他一声一声的轻唤,最后放软了身体,索性放弃了挣扎,任由他在她身上驰骋。

只见俩个人开始有手里的动作了,许念一一直在推让,他赶紧下了车,跑到她身边,“怎么了?”

即便她是,他依然觉得是做梦。

想到这个,什么都管不了了,只是想要给他,全部都给他,一点都不剩下。

唐佞每天送许念一下班,回到公司,就恨不得天黑,他又好去接她了。工作的时候,脑子里,心里,总有一个小爪子在挠着,然后忍不住想,她在干吗?吃了么?今天不知道要不要加班?想着想着,什么正事都干不下去了,立即拿了手机就给她发短信。整个人就如同青涩的少年一般,脑子里全是那个人影。

“男人的障碍!”他没好气的告诉她,然后轻轻的补了一句,“不捨得……”

他对许念一没辙,骂不得,也吵不了,所以什么都做不了,只是觉得愤怒,嫉妒,然后变成了酸楚。不是废物是什么?

“教训你个头……”她打断了他的话,“该说的我都说了,毕竟是同事,没意思。还有,上次的事也算了,你也别管了知道么?”

“你知道我以前一直觉得找个李凯那样的男人挺好,因为老实。可是我忘记了一点,老实的男人是看不上我这样的女人的。”她说着的时候,他的手不由得放软了几分,她看着他,靠在他怀里,“不过今天我才知道,再老实的男人,有了家花也想要多野花。可能,于他,我就是那朵野花,他不捨得放弃……”

只是唐佞到了那地方,就看到许念一和李凯站在一起,两个人好似在说些什么。他的手指抓着方向盘,心里人的无数小念头就开始往外蹦。

回到家,随便塞了一点东西,看着电视,然后等着越来越晚,倒是有点不放心了。发个短信问她在哪儿。没一会,收到回信,原来在唱歌了。

那一瞬间,他有一个错觉——她和他还是那样带着暧昧的朋友。

“大家都喝差不多,还好。”她喝了点酒,整个人懒洋洋的,脑袋靠在他肩膀上,也不管舒服不舒服,就是在他身上蹭。他本来还气着,见她那副猫咪样,又什么气都没有了。

他转过头看着她,“那个姓李的到底跟你说什么?”

就是这种口气,好似哄小狗一样。但是每次他看到了,就美滋滋的,拿着手机车钥匙,屁颠颠的回家等着了。

即便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她也没有后悔。

她听了他的问题,愣了几秒,随即就笑了,她一笑,他的脸色就更不好了。她赶紧往他身上钻,坐在他腿上,手臂环在他脖子上,“吃醋了?”

现在他明白了,那是真的。

要不是她,他是绝对不会找个这样的女人的。

她没笑,心里软软的,然后抬起头,娇嗔的看着他,“废物。”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