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努力加载中...

挂了电话,赶紧给唐佞发了一个消息,告诉他今晚他们会过来。

“我还没习惯呢,”他看着她,“心疼……”

“别再这里,都是水……”她早被他弄得气喘吁吁的了,随着挣扎,衣服与肌肤之间的摩擦,温度与气息在交织,感觉被慢慢牵引,她明知道他是个坏蛋,诱惑她上当的坏蛋,却还是不自拔的跟着他往前走,一下,又一下,然后任由自己随着他的摆动,在坚硬的瓷砖上跪着。

可是等他们来了,破坏了这个和平时,他突然很在意那个在厨房忙碌的女人?

需不需要帮忙?

“明天不知改怎么取笑我们了……”

她累不累?

手臂还没鬆,就听到门外薛平的声音,“念一……念一,是我……”

他皱眉,赶紧帮她拢好衣服,收拾狼籍。她只是觉得身体手臂,脚都是软的,唯有那双眼睛,狠狠地瞪着他,好似在控诉他的罪行。

从靠近,到敞开心扉。

过了一阵子,有一天许念一在上班,接到薛平的电话。她才接起电话,薛平就用特别委屈的声音问,“念一,唐佞不让我们去你家玩,可是我们想念你的菜了……”

“都是你……”她关了门,埋怨他。

她却感动的哭了。埋在他胸口,哭得跟个孩子似地。

那个时候的他,就是那个无赖,不要脸,明明是错的那个,却还要佔着理的唐佞,让她又好气又好笑。

出自一个很不要脸的花花公子之口。

“嗯,林幼斌也有时间。那小子号称又失恋了,我觉得我们该安慰一下他。”

“我就奇怪,敲门敲了那么久怎么回事?结果,我随口一问,许念一就无言的承认了,那表情就跟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我就觉得不对了。再去洗手间一看,果然都是男士用品,而且好像都很眼熟……”薛平得意的看着两个人,“明天请吃饭,不用我多说了,我今天就放过你们了……”说完大笑着走了出去,大门都没有关,就听到他已经在跟林幼斌彙报情况了。

她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什么都是属于彼此,只是属于彼此。

而他,没有劝,也没有安慰,只是眼眶有点红。

许念一轻笑,“好的,老规矩,你和林幼斌去卖菜,唐佞下班会来接我的,六点在我加集合吧。”

而他也喜欢这样,好似偷偷藏起来许念一,属于他一个,独自佔有。

不满,抗议,烦躁,就跟一个即将要跟别人分享礼物的孩子一样,不爽,很不爽。许念一气结,对他说了几句狠话,然后将电话挂了。

以前他只是偷偷喜欢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只是享受与她在一起的每一分钟。而现在,她是他的,他突然明白了那种感觉,原来这就是“心疼”。

许念一倒是有点厌倦了,毕竟她每天上班的强度还是很大的,在严重缺觉週末也没有时间不眠之后,她终于爆发了,狠狠地将他锁在门外,然后睡了二十四个小时,这才恢复了点精气神。等到第二天再见她,他倒是没什么,只是露出委屈的表情告诉她,“睡这么久,肯定没吃东西,对身体不好……”

“念一……”他撒娇,全然不避讳他的慾念,那双手反而变本加厉了起来。

“嗯,那你们今天想过来?”

“念一……”他抱住她,将她拉到沙发上,然后将她放在身上,好似抱着孩子一样的,坐在大腿上,“很正常的……”

其实这些日子,的确薛平和林幼斌都打了不少电话。而他不让他们来,的确有私心。

如同他们的人生,交织在一起那么多年。可是跟一个人漫长的生命来比,还是不够长,还是有很多变数。

终于到了下班,回到家,没一会他们人都齐了。他们两个就如同两个又默契的战友,只字不提他们在一起的事情。一如往常,许念一在厨房忙,他们几个在客厅坐着已经小酌起来。

她想起那些日子腰酸背痛的日子,脸上有点发烫,这大概算是身体不好吧?

“念一,还是你对我们最好。那个该死的混蛋真的不是个东西,我怀疑这些日子他没少在你家蹭吃的吧?”

而他见她脸上的笑容,立即乘势溜进了她的房间,将她抱在怀里,紧紧地,然后不断地亲吻着。热的她眉间都散发着甜蜜。

她不善于撒谎,只能打马虎眼,“我得去开会了,下班见。”

这是一句很浪漫的情话。

他享受和许念一在一起的感觉,只有彼此,可以任由他为所欲为的空间与时间,是甜蜜和幸福。

“还选一天?我都给唐佞打了无数个电话了,他都说你身体不好,不许我们去烦你……”

他们彼此都看不到,也都不确定。

她转过头看着他,唇角眼睛都带着笑意,“不累,我习惯了。”

这样的日子他们过了有一阵子,只有两个人,他娇宠着他,她依赖着他。只有彼此,再无别人。

突然,外面的电话在想,她刚想开口,却因为他的动作,紧紧地闭上了唇。只有呜咽声,而他根本不去管它。

然后再要面对大家。

她準备了二个小时,他们中了四十五分钟吃完了,然后她又接着收拾。他觉得那张椅子好像带着刺,让他越来越坐不住了。最后找了一个藉口,将他们撵走了,然后回到厨房,从后面抱住还在忙碌的她,“累了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他皱眉,好像还未餍足的孩子,草草的结束了。她瘫软在他怀里,整个人柔媚的好似一朵娇豔欲滴的玫瑰花,明明看着纯白,却是豔丽诱人的。

只见许念一的耳朵已经又白变红。而他撇撇嘴也没有多说。

“唐佞……”她被他擒在胸膛,依然跪在地上,只是姿势很暧昧。

自从唐佞和许念一终于有了“第一次”,他就开始有点没有节制的想要与她亲热。每一次,在她身上,他都能找到那种紧密的,极致的感觉,只有那样才让他觉得这一切是真的,乐此不倦的。

“嗯,都是我。”在她面前,他永远都是错的,即便没错,惹她埋怨也是错。

“呵呵,那就选一天来吧?”她不好意思的,做不出如唐佞那样的决绝。

不是玩笑话,不是觉得浪漫才说的,是真实感觉。

可是,每天她回想这一切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酥麻黏腻的甜蜜。

他平缓了呼吸,然后亲亲吻着她的耳垂,“我去看看是谁……”

她瞪大眼睛看着他,好似他在说很无耻的话。

她轻笑,推开他,然后弯腰擦着厨房的地。每做一次饭,她就习惯性的将厨房收拾的乾乾净净的。这是第一次他看她这样擦地,先是觉得辛苦,再是觉得不捨。但是最后随着她臀部轻轻翘起来,他感觉到的炙热。

这段感情才开始,可是他们却已经等了很久。

身体不好?

而他,轻笑着告诉她,“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这样的。随时随地,无时无刻,只是想着那件事,那个人,还有那份感情……”

他就如同初尝禁果的少年,对她的慾望无穷无尽,好似永远都不够。

“手机忘记拿了……你们在干吗?敲这么久还不开门?”薛平瞪着他,然后冲进屋内的沙发里翻找手机,没一会就找到了,只是突然他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人,然后快速的冲进许念一的洗手间,等到唐佞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出来了,然后用一种很恶俗的微笑看着唐佞,“你个王八蛋,竟然和许念一在一起了也不跟大家说……”

他收拾好了,将她抱起来,然后拉着她走出去,开了门,“怎么又回来了?”

从害怕,到靠近。

她这才想起来,自从她和他“暗度陈仓”之后,就佔据了彼此的自由时间,倒是有一阵子没和他们聚会了。

消息才发出去,他就一个电话打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