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努力加载中...

依然是陈述句。

他看了她一眼,然后随即一笑,好似在嘲笑她的幼稚。她抿嘴,然后催促他去洗澡,好準备睡觉。等他见了洗手间,她就拿起电话。

“怎么拿着电话发呆?”唐佞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许念一呆坐在床上,脸上有一种落寞,让他吓了一跳。

她很软弱,对于唐佞父亲的态度一直都是百般忍耐,为了只是一段没有感情没有尊严的婚姻。可是她和强硬,为了儿子,什么都可以放弃和妥协,直到最后。对于这样的付出,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很多女人早就受不了,可能早就不知所措了。可是自从她和唐佞的父亲离婚,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也没有拿过那男人的一分钱。直到唐佞大了,她的态度依然是,父子联繫天经地义,但是她没有必要掺和在里面。她和那个人已经结束了。这样的决绝,这样的果断,恐怕真的不是很多人会做,特别是他们那样的年纪。

“妈,我不想跟你吵架。但是你知道的,我不是个改变注意的人。只要我认定的,那就是她了。”

“念一,是不是假的?”

依然是反问句。而她僵硬了身体,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她曾经猜想无数次,却无法得到那个答案。她猜他知道的,这么多年,果然。

唐佞的母亲看到门外的许念一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是念一吧?越来越漂亮了,我都没认出来。”

“妈!”她抱着电话,心里有点失落,可是看着浴室的门,还有那哗哗的水声,又将心情平复了,“我和唐佞谈恋爱了。”

那个週末,许念一跟唐佞回了家。其实这么多年,她已经很久没见到唐佞的母亲了。在她印象里,唐佞的母亲是个很複杂的女人。

许念一心里一热,热情的回应着他。

她感觉自己从头皮到脚,都在发麻。突然好似反应过来,迅速的转身抱着内衣,回到厕所,然后打开水龙头。

许念一和唐佞的地下恋,在薛平和林幼斌这两只大嘴巴传播下,彻底终结了。只是两个人在外人面前非常有默契的保持了一种距离。不多说,不肉麻,不黏腻,但是彼此一个眼神,一句话都明白对方想要什么。许念一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好似这世界上,只有她最了解他,也只有他最了解自己。那种属于对方属于彼此的感觉人,让她觉得好珍贵。

“哪里见不得光了?”他抗议,“我们这叫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哪个家?”她问。

再过一阵子,唐佞开始忙起来了。回家的时间倒是越来越晚了。她有时候在自己的小屋等他,有的时候就在他的大屋子里,看着DVD,享受着他豪华的音响等着他下班。每次他看着她眯着眼睛,泛着泪光打哈欠的时候,心里有一种酸涩甜蜜。心疼,可是有欣慰。

不过好在许念一是一个做的多,说的少点人。忙碌起来倒是很利索,帮着她在厨房里收拾,做饭,两个女人好似合作多年的伙伴,将那顿“简单”的午餐準备好了。吃完了,许念一觉得很开心。同是母亲,唐佞的母亲总是比她妈妈多了一份落落大方。

笑容背后是虚伪,幸福的背后是泡沫。

“傻瓜。”

“妈……”唐佞拉着念一的手,走近屋里,“不是一直要让我带人回家么?这下子满意了吧?”

“妈,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匆匆的进了洗手间,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许念一愣了一下,她和他见家长好像有点快,当然如果按照正常的情侣来说,可是她和他又怎么是一般正常的情侣。

好似这么多年,每当她觉得幸福就要来了,总会有一些事情要发生的。

“你说的我都有听,可是我的说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在听?”

“以前和你是坦蕩蕩的,现在关係有点见不得光了……”

她早就知道的,幸福,哪里来的那么容易?!

反问句。

于是他有恢复了安静,整个人好似力气都被抽光了,身体一瘫软,倒在沙发上,她还在怀里,看着他那副样子,心里变得暖暖的。索性靠在他身边,跟他挤在小小的沙发上,“又发傻……”

“妈,晚安。”她没给她什么机会,就把电话挂了。心里有点后悔,真不该给她打这个电话的。她看到唐佞母亲的态度,自然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想分享,也想得到祝福。

她“呵呵”笑着,惹得他气得直用力,将她往身体里嵌。身体与身体贴近,呼吸间彼此交织,她躲,他追,最后她说,“好吧……”

“我尊重你,所以带着念一回来看你。但是也请你尊重我。”

陈述句。

“可是我很开心,能和他在一起……”她坦白的告诉她,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失望,总觉得这个电话破坏了她一天的好心情。

回到家,她躺在他怀里,告诉他,“今天我很开心。”

她皱眉,一般洗完澡,他都会在床上抱着电脑,好似在等她,好似在工作的,脸上的表情跟孩子一样,每一次都让她觉得很有趣。

“阿姨好……”许念一微笑着打着招呼。

“念一,你年纪也不小了。现在谈恋爱不是二十多岁,还是讲感觉。更多的是讲未来,讲婚姻……”

她抿嘴轻笑,有点无奈。这个家伙总是这样,让你哭笑不得的,“也不是,只是觉得见阿姨有点尴尬……”

“如果这样,那我觉得唐佞不适合你。至少,你有那样的婆婆以后日子就不会好过。”

“没事的,阿姨,随便吃点就行。”许念一也不矫情,本来,从小玩到大,唐佞的母亲也看着他们长大。那个时候她和钱一谦总是去他家吃饭,熟的不能再熟悉了。矫情就真的有点多余了,只是还是会觉得尴尬的。

洗手间的水停了,她赶紧说,“我累了,妈我先睡了。我只是告诉你一声我的近况。回头有时间我回家看你去。”

“妈……”

终于,在忙了一阵之后,他问,“这个週末跟我回家吧?”

书房的门半掩着着,她听到他压低声音在说,“妈,不管你说什么,我和许念一在一起这是个事实。谁也不能让我们分开。”

心里那种恐惧又出来了。

听着哗哗的水声,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再也动也动弹不了。

“是啊……”许念一听到电话里母亲的对白有点惊讶,那个语气,总之不是很好的那种。

亲热对于热恋的男女是一种上了瘾的行为。不只是感觉上的追求,更多的是一种确定感,而他们需要这样来确定彼此,错过了这么多年,原来不是梦。

“今天怎么想到打电话了?”

“你别告诉我怀孕了就行了。”

只是这个时候心里感觉很複杂。因为当初自己奋不顾身的行为害羞,也因为当初年少不懂事的萌动感情而感到酸楚,更因为现在两个人在一起而感到甜蜜。当这些味道混杂在一起,其实就是一种岁月的痕迹,带着一点点无奈。

而这一次,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

“唐佞?你说以前孙小梅的儿子,以前住你外婆家的?”

她站在镜子前很久,久到发现自己脚都麻了,这才想到洗澡。只是刚刚进来的匆忙,以至于替换的衣服都没有拿,唯有出去拿衣服。

“这个週末我去看我妈,一起去吧。”他说,漫不经心的,只有他知道,心里害怕的跟个少年一样。怕拒绝,怕她还没完全接受他,怕她害怕……

开了门,却发现他不在房间里。

“没,只是累了……”她耸耸肩膀,然后笑着撒娇,“我去洗澡,然后早点睡吧。”

“带念一来,也不提早说一声,好让我多準备几个菜。”

“不愿意?”他见她不说话倒是紧张了起来,“不愿意就算了……”嘴上虽然佔着便宜,手臂环着她的腰,脸颊贴在她脖子里,所有的动作都透着讨好。

“妈,我是认真的。”

腰间的手臂慢慢锁紧,然后那双手熟门熟路的伸进她的睡衣里,厚实温润的大掌滑过冰凉的皮肤,让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唇间都是他的呼吸,再无别的声音。好似知道她心里想的,用行动在安慰他。

“我和孙小梅是同学,你觉得我了解她多一些,还是你了解她多一些?年轻的时候,人是最不会懂得掩饰的。等到年纪大了,所有人都觉得她变了,其实那不是变化,那是掩饰。历练多了,经历多了,自然就会知道如何掩饰。总之,她做你婆婆,你的日子不会好过。”

“其实那天,我知道的,你知道么?”

“满意,满意……”唐佞的母亲笑着,满脸和蔼和亲,让许念一心头觉得暖暖的。转过头看着他,他用甜蜜的眼光看着她。

“你……”

失去与获得之间,她总是在失去。

“哪里尴尬了?”他问。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