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努力加载中...

现在许念一想来,对于她来说,他就是最好的。

只是唇微微上扬透着笑意,是幸福。

“好,那我明天去订酒席了。”他将头埋在她脖子间,又靠近了几分。

佟安看到许念一也是吃了一惊。两个人在门口愣了几秒钟,这才笑了出来。

对自己最好的那个,用尽他力气对她最好。

佟安笑笑,“那就却之不恭了。”

“嗯,好……”她睡得迷糊,下意识的答应了,只是这话说出口,才反应过来他的问题,半梦半醒之间睁开眼睛,看到那双黝黑的眸子正盯着她,满脸笑意,满眼温柔,“念一,咱们结婚吧?”

“挺好的,一切都挺好的。”她放下手里的菜单,看着他,“有男朋友了……”

到了初春,许念一得到了提升。隔壁的组长走了,她与李凯成了平级,关係更尴尬了几分。两个组拼业绩,难免有些争执,许念一与阮子路的事情还好几次被提上了檯面。她虽然不开心,但是也不愿意多说,总觉得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只是工作起来更卖力了几分。

耶诞节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去了趟峇里岛,每天就是在岛上撕磨。她喜欢被他黏住的感觉,好似两个连体的婴儿,永远也不分开。

他还说,他害怕这样的自己给不了她幸福。

他总说他不是一个好的男朋友,没有责任感,不细心,不会照顾人。

“不累?”对于她这样的邀请,他自然不会错过。

只是他也不傻,难得见她主动,完事了,乘她昏昏欲睡的时候,轻声问她,“今天遇到什么好事了?”

分手的男女再见面很奇怪吧?

许念一带着他去了一个安静的餐馆,才坐下来,发现他正打量着她,脸上一红,“怎么这么看我?变了?”

这个世界上,她再难找到这样一个男人。

所有的事情,都是好的事情,还不值得庆祝么?

“看来我得请你吃饭了。”许念一看着佟安,顽皮的吐吐舌头。

所以,即便她再听到他跟他母亲在电话里争执,也会当做听不见。唐佞的母亲虽然不满,却从未找过她。许念一想,想来她也了解她那个儿子的脾气,找她没有用。从来,他要或者不要,都是跟别人没关係的。从来都是他自己说了算。

“真的,”他一本正经的告诉她,然后停顿了一会,然后想了想问,“最近怎么样?在国内住的习惯么?有男朋友了么?”

初春,许念一意外的遇到一位老朋友,她倒是有点惊讶。

“变了……”佟安看着许念一,“变得有点不认识了。”

再无别的声音,只有身体与身体接触的声音,还有那低沉的喘息。

入冬,许念一和唐佞已经非常适应了彼此的生活。他们每天都相拥睡在一张床上,唯一区别就是她家还是他家。许念一终于知道自己的房子是半卖半送的,朝他发了两天的脾气,为了只是告诉他,欺骗是可耻的。而他欣然接受,哄了她两天,好似乖乖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其实这么多年,能在一起已经是奢侈。

许念一总是这么觉得。

她逼着眼睛,手臂环着他的腰,“没什么,只是觉得好像今年开始我要转运了……应该庆祝一下……”

这顿饭吃的很自然,最后佟安告诉她,他会在这里留一年,然后留下了联繫方式。许念一接过那张名片,好似小孩子一样低头看着。却感觉眼前一暗,身边站着的人对她说,“念一……对不起……”

之前,好似因为在一起不容易,因为害怕,因为没有公开,所以珍惜每一分钟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所有的沟通与交流都是那么的热切。现在,好似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一切都是确定了,反倒表现的淡然了。

这倒是让她和唐佞的时间又少了一些。

过年的时候,她带着唐佞回了一趟家。她母亲看到唐佞没有说什么,而薛皓宇的父亲倒是很热情的招待唐佞,而薛皓宇则是一脸淡然,好似无关自己,安静的吃饭。好在唐佞那个人,本来就话多,一顿饭吃下来,不管所有的感情是真是假,倒是特别的热闹。

总之,她的私人时间全部给了他。

只有彼此在独立的空间,他才会展现出对于她的热情。

唐佞母亲这个大难题解决了。她庆倖他终于不用夹在中间难做人了。而她和佟安相遇,分手男女还能做朋友,多不容易?

难道不是么?

“只有这个?”他问。

许念一为了竞争一个家用电器的广告,有段日子天天往那个公司跑,也就是在那里,她看见了佟安。唯一不同的是,她天天追着人家屁股后面,人家天天追着佟安的屁股。

她愣了两秒钟,觉得自己在做梦。

“哦,什么样的人?对你好么?”

唐佞只字未提他母亲对许念一的不满,而她也不会问他。她了解他的脾气,所以没几天,就放下了那件事。她害怕过,他们分手之后如何相处,却从未怀疑他的心。就是有一种肯定的感觉,心里有一个小声音,在告诉自己,“让他去吧,总会解决的。”

“哪有那么夸张?”许念一瞪着他。

“这是我的名片,回头给我电话吧,我今天还有事情。”许念一看着身边的她等了好多天的人,赶紧笑嘻嘻的上前,“李经理,这是我们的计画书,再看看吧。”

结婚,那或许就是传说中的美梦正真吧。

可是佟安这个人,虽然在婚姻和孩子上与一般人有点不一样,别的时候他永远都是那么的淡定与风度翩翩。让她觉得那个问题是那么的自然,好似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关心着她。

回到家,他们意外的受到唐佞母亲的电话,邀请他们元旦一起吃饭。

看到某人在撒娇,手臂缠着她的身体,唇绕着她的舌,原来是真的。

“回头看到戒指再说吧。”她推开他的脸。

许念一知道,薛皓宇的父亲并非真心祝福,薛皓宇并非真心淡然,母亲并非真心喜欢,可是就算是假像,她也觉得够了。

许念一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但是她知道,这一次,他母亲是想通了。而他依然只字未提。好似那间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而她想起她零星听到的争执与话语,心里只是觉得感动。

那么的迷恋,那么的渴望。

“是一个多年的朋友……”她红着脸跟他大概说着唐佞这个人。有些事情说不清楚,也就没有必要重複了。大都说的都是现况,而他一直专注的听着。直到服务生来催点菜了,两个人这才终止了叙旧。

她知道,他这样是要宠坏她的。她感觉到自己前面已经没有了路。这段感情,她一直压抑着,也从未给过希望,现在她正幸福的拥有和享受着。若是没了,就是绝路。对彼此都是,所以越发的珍惜了起来。

过完年,唐佞又开始忙了起来。她开始下了班围绕他转。偶尔会去找他吃饭,会给他送吃的,甚至会在他的办公室等他下班。

她闭上眼睛,转过身体。光裸的背贴在他胸口,懒得与他废话。

“许小姐,你和佟先生吃饭吧,至于那个专案没问题,就给你了。”

她轻笑,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手滑向他的腰间,然后不断向下滑……

许念一伸出手,与他的大掌握在一起,心里觉得感慨万千。

她傻傻的抬起头看着他,看到他的表情,愣了一下。他没给她机会说感性的话,温柔的笑着,好似一个兄长看着妹妹一般,“看到你幸福我很高兴,希望我们还能是朋友。”

“还不够?”她皱眉,将头埋在他胸口。

“一起吃个饭吧。”佟安提议。

与佟安分手,许念一回到家,家里很安静,他今天又要加班。再想想自己这么多年,经历那么多的事情,真的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好不好?”

晚上,唐佞回来,刚躺在床上,就感觉到那纤细的胳膊好似一条小软蛇往他脖子上饶。那滚烫的身体,贴着薄薄的绸缎的小衣,什么都包裹不住,胸口的圆润的风光半露,满是性感。

“不够……”他说,然后将手拢着她的腰,将她的身体半压在他身上,唇贴着她的耳朵,轻声的问她,“最好今年咱们能结婚,明年再生个孩子……”

那个年过完,两个人的感情似乎又深了一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