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努力加载中...

她感觉到他身上的那股斗志还有积极,于是在今天之前的那些担心,那些害怕,还有恐惧全然消失,再然后只有放心。

她闭着眼睛感受着他的温度和力道。手指抚摸着光裸的手臂,心里感觉淡淡的心疼,不由的身体都放软了,任由他胡来,最终还是决定保持沉默,什么都没有问。

“好的。”阮子路看着许念一,要是别的女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早就没了主意,可是就是这样,她依然冷静的对待,平静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所有的人都说唐佞的父亲这次完蛋了。

“那可不行,我不习惯在下面。”他抿嘴,脸上还带着坏笑,只是那笑容随即而逝,黑暗中,伸手拉着她的手,“念一,我不说,不想让你担心。”

许念一一个人走回家,没有坐车。而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事情。

“我知道。可是我发现我怎么都担心,不如来看看。”她看着他,“我也担心……”

晚上八点多,公司里还有好几个人,他的办公室满屋狼籍,到处都是纸片。看到她,他有点惊讶,许念一甚至能感觉到他脸上的笑容,笑起来都是吃力的。

洗手间的水停了,她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感觉到床的另一边多了一点重量,没一会整个人被他搂在怀里,吻落在了她的髮间还有耳垂,最后只有平静的呼吸声。所有这一切都是一气呵成,那么的熟练,好似每天都在重複做着,她却从来不知道。

“念一,我送你?”

没有包容力?

许念一静静地听着,脸上表现出来的是平静,可是心里思绪万千,更多的是心疼还有担心。

阮子路无辜的看着她,最后还是妥协了,随着她去了边上的咖啡馆。

她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只是感觉。

而她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听着他在电话里跟别人交涉。从数字,到时间,都是对她而言的夸张。

等到许念一知道那件事情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了。

两个人一起回家,她坐在他车子里,终于开口问,“如果你需要,我可以辞职帮你。”

“不用了,我没事。”许念一看着他,“我只是有点担心他……”

她不想让他在这样尴尬的笑。

“嗯。”他的手指收拢,紧紧地捏着她的手,“都会过去的,相信我。”

热恋的时候她还等过他回家,但是也未曾这么晚回家,最多十点多。而现在,她几乎到了十一,十二点,她就自己睡觉了。晚上会感觉他抱着她的身体,但是大都都是一夜无梦的到天亮。从未这样清醒的看着他。

“嗯。”她轻轻的点头,“只是以后别瞒着我……”她看着他,而他也转过头看着她,满脸的不安和内疚,她轻笑,“对我,你不需要隐瞒。”

许念一从来不过问他公司的情况,但是随着他每天早出晚归,在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她才意识到他有多忙。他就是那样的人,总是喜欢装作吊儿郎当的,可是真有有需要,对待工作是绝对不含糊的。所以等到许念一捏着厚厚的资料,感觉随时能让两个人的父母坐下来吃个饭的时候,唐佞几乎每天都没有时间,婚礼的事情也只能小小的搁置了。

什么都做不了,她想去看看,可是发现如果他不说,她这样贸然上去只会让他感觉不安,“你别跟唐佞说我知道了,就这样吧。”

“念一,我还有事……”

他愣了一下,然后走过来,将她拥在怀里,然后低下头亲吻着她的唇,“对不起……”

那天下班,她正好手头有点事情,走的晚了一点。上了电梯就看见阮子路。笑着跟他打着招呼,结果听到他问,“唐佞没事吧?”

那总安全感,只有他给的了她。

许念一站在家门口,看着那道门,突然觉得自己很糟糕。

以前,她觉得那是体贴。

转身,然后手搂在他的腰间,头埋在他胸口,然后听到他轻声问她,“吵醒你了?”

就连薛皓宇也开始打电话来烦她了,她终于忍不住去了他的办公室。

现在,她觉得那是负担。

结婚是件琐碎的事情,特别是对于没有任何经验的人。许念一拿着一本本子,每天细数着遇到的问题,还有已经解决的东西,感觉比上班还要累。等到一切都差不多了,她那本本子已经记录的满满的。唐佞在这个过程一直很配合,也都儘量的依着许念一,然而他的工作也越来越忙。

他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后释然的笑了,那灿烂的笑容绽放着璀璨的光,在黑夜中闪烁,好似是对她的承诺。

而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她的手指扣得更紧了。

“嗯……”她假装刚睡醒,然后钻进他的怀里,惹得他一下一下的亲她,最后将她压在了身下。

所有的人都告诉她,唐佞不该这样的傻背负下这一切。

这么多年,只要他在身边,她总会觉得很安心。

日子还在继续,只是她的日子过了有点更累了。每天感觉到不安,可是却不想问他。只能自己猜测,到底是好点了,还是更糟糕了。

他抿嘴,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陷入了思绪当中。两个人安静的站着,直到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他不得不放开她,然后接起电话。

她轻笑,“那好像真的没什么,大不了以后你就做小白脸,我养着得了。”

“我都知道了,我只是想过来看看。”她决定不再跟他装下去了。

“是不是朋友?”许念一拽着他的衣服不放手,说话的语气已经不是很好了。

“他可能怕你担心,所以没跟你说……”阮子路看着一脸安静的许念一,心里更没了主意。而许念一轻轻的点头,好似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找了服务员买了单,然后朝他说了谢谢就离开了。

没过了多久,许念一的母亲也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竟然也是询问唐佞的,她才意识到,好像事情并没有朝好的地方发展。

她轻笑,坦白的看着他。

“唐佞的父亲把星城的项目搞砸了。那是他们公司今年宣传的最大的专案,结果现在所有的建筑材料商,房产商,好有很多很多为了这个项目才支援他们公司的客户已经纷纷撤出。当中好像有不少帐目问题。具体细节我不清楚,听行内人说,之前公司就有问题,但是资金周转还行,生意还在继续就没发现那么严重。这次这个项目的停止,导致好多事情都曝了光。就像一辆运作老旧的坦克,一下子停止了,好像现在连动也困难。唐佞的父亲好像已经消失了,唐佞一个人扛了下来,每天都在面对债主还有欠债人。”

“哎,真不容易。这个烂摊子,扛起来不容易。”

她在他怀里摇摇头,“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黑暗中,她听到轻轻的脚步声,然后额间感觉一暖,淡淡的一个吻,那个人就进了洗手间。

“不用。”他看着她,“老头子跑了,我让他躲起来了,剩下的这些债主,能给的我都会给,不能给的,那就拖。如果不行,老头子再申请破产,也没什么。” 他半开玩笑,“就是我做不了纨裤子弟,要上班了。”

他曾经说过,自己是个没有耐心和没有包容力的人,所以让她多多包涵……

“烂摊子?”许念一皱着眉头看着阮子路,而他则警觉许念一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电梯门打开,许念一一把拽住他,“喝杯咖啡吧?”

许念一感觉这个问题对于她来说有点没头没脑的,轻轻皱眉,“就是忙了点,还好啊。”

而他在没有时间陪她,她就一直看着他忙碌到了淩晨。

那天晚上她怎么睡也睡不着,直到他回家,她才赶紧把眼睛闭上,那个时候床头的电子钟已经显示一点半了。

她想,大概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然后不要让她成为她的包袱。

她从未等过他,所以从来没有听到那沉重感觉很累的脚步声。

许念一和唐佞开始小规模的筹画起婚礼来了。实在是因为两个人家庭特殊。感觉让家长坐在一起商谈婚嫁,不如他们自己稍微做点功课,然后吃个饭要容易的多。于是两个人就索性私底下自己开始弄起来。

“我相信你。”她轻声告诉他。

前段日子,自己为了结婚的事情一天要打好几个电话,偶尔他不接电话,她还会在电话里跟他发脾气,每次他都会哄她。那个时候的她不以为然,觉得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还有一些时候,她为了喜帖上面的字,或者餐桌的桌布颜色而跟他在电话里啰嗦很久。每次他想挂电话的时候,她就觉得他太不关心这些小细节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