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努力加载中...

她现在的生活就是围绕唐佞在转。他忙的时候,她就乖乖的不打扰他。他有时间,一个电话,即便她手头有再多事情,也会被她扔下不管,然后扑在他身边只是为了享受属于彼此的时光。

“那好吧,你去吧。”

“你现在能过来一趟么?我找你有点事情。”

她的声音柔柔的,好似孩子一般,让他听着几分不捨,“再过一段日子,估计就没事了。等到他们受不了了,就会和我谈数位,等数位谈妥了,老头子回来了,日子就会恢复平静,到时候我们结婚,好不好?”

“卡宴我不要了,至于老头子的别的房子我也打算卖了,但是这套不能卖,我一定要留下的。你签了吧。那辆车也是,本来就是给你的。”唐佞耐心的跟她解释,每一句话,每个音节都是那么的平静。

“不会的。我有工作,他也有能力工作,我们养活自己觉对没有问题。”

“嗯。”他拉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大家都盼着我们倒下呢。那些人好像吸血虫一样的,依附在这里,一点都不打算放弃,一定要吸乾为止。”他的声音透着几分冷漠,几分平静,“树倒猢狲散这话一点都没有错。生意场上没有朋友,只有利益。怪就怪老头子老了,谁也怪不了。”

那条神经绷的越来越紧,随时都要断了,她却还是得苦苦坚持下去。

佟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有需要,你记得找我。”

她终于放鬆了情绪,低头签了字。

挂了电话,许念一就冲进了部门经理的办公室,李凯正在和她讨论东西,许念一现在脑袋一团乱,也不顾上别的就打断了两人,因为这个时候,唐佞找她,一定有事。

“傻瓜,”他低头,吻住她的唇,“你只要帮我照顾好许念一就可以了。”

而现在他接触的这些人,跟那些普通做生意的不同。欠债的都是大爷。别人也不傻,也都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样的危机,有钱不还都等着唐家倒下,倒了才好,他们的债都不用还了。至于他欠别人的,自然也不会那么好拖。她偶尔听着他在电话里跟人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心里就觉得隐隐担心。

终于有一天下午,才吃了午饭,她看到她手机里号码心里就一惊,下意识的感觉那根神经断了。整个人虚飃飃的,脑子里一团乱。

“好。”她想都没有像就答应了,“我去跟我经理请假,你在办公室等我。”

“好。”她点点头,然后笑着说,“然后要个孩子……”

“你也是为了唐佞来的?”她就接了那个尾巴。

她没心思去考虑上司对她这样的举动有什么想法,也没心思去管李凯的眼光,她现在整个人就跟没了头的苍蝇,就是乱糟糟的。出了办公室打了车就到他公司里。进了办公室,里面还坐着一个人,是她不认识的,大约四十多岁左右,他看见她来了,笑着从办公室椅子上站起来,走近了才看见她被风吹的有点乱的黑髮。

“我相信他。”许念一打断母亲的话,“妈,如果你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我和他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

“好的,不用着急,不差这几分钟。路上小心点。”

她其实不在乎这些人怎么看她,怎么烦她,她怕的是他们去烦他。

“我知道的,谢谢了。”

“来,都坐下吧。”唐佞拉着她坐在办公室前,“今天喊你来只是要你签署几份档,一会就好的。”

“对不起经理,我家里有急事,我得请假。”

“怎么这个时候给我电话?”她看着办公室外的景色,城市中高楼大厦,楼底下渺小的人好似一个小点,却在快速的移动着,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卑微。

他已经够烦的了,她不想他在为了这些事情而烦恼。

再没有一个男人会像唐佞对她那般的对她了……

他不说他的近况,她不问,她只是看着他每天起早摸黑的,有点心疼。

她告诉自己,眼前只有一条路,她必须走到底,没有办法回头。

那个滋味她尝过,他却从未有过,怎么能不担心?

许念一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做过这样的事情,为了他,她就是这做了。

她知道自己掐着母亲的软肋,应该不会有事,这才鬆了一口气。她这样叫自私,可是为了他,她什么都顾不上了。

“佟安,还记得我在酒吧打工的那段日子么?”许念一看着他,然后轻轻的笑着,“那个时候我没身份,不能找工作,我也没学历,没办法找到工作。所以我只能在那里上班。现在我什么都有了,我还怕什么?最多就是青菜白粥,我就当减肥了。”

这些年,他们经历的,是别人想不到的。

“告诉你别着急,怎么看着还是那么慌张?”伸手将她额头的髮丝捋顺,然后拉着她的手,“念一,这是刘律师。”

人家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成功的女人。许念一总觉得自己做不了那样的小女人,没办法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了自己的生活围绕他转。可是真的发生了,也就是那么自然,好像天经地义的,就是该这么做的。

所以她会努力地,她要变得坚强,然后站在他身后,不让自己成为他的负担。

“念一,下午那个会很重要的,你现在走了,你们组谁来做概念平展?”

许念一抬头看着他,那张脸俊秀刚毅透着几分坚韧,眯眼笑着看着她,全是温柔。

“刘律师好。”许念一微笑着伸出手,儘量让自己表现的不要那么慌张。

本来这么多年,除了他,她就没有谁。

许念一做了下来,看到律师递给她的纸,一个是他们一直住的房子。那幢楼两套房子,一套七十平的早就是她的名字,现在那套一百多平的也要过给她。另外是那两马自达的车子。

她这一辈子,对她好的只有他。

当那些东西凝聚在一起,就是这样的自然。

那件事过了没多久,许念一的母亲过来找她,见了面,开门见山直接问她,“你还打算和他在一起?”

他也笑了,这么多天,终于笑了,“好,要个孩子。”

接起来,听到电话那头的他,声音倒是挺平静的,弄的她更慌乱,“念一,是我……”

他轻笑然后摇摇头,“继续躲着吧。这些人都不打算放过他,即便申请破产了都不打算放过他。我让他躲着,要么好好谈谈数字,好么一拍两散,让他们一分钱都拿不到。”

没过几天,佟安找她,她已经平静很多了。

她搂住他,将自己的身体与他贴的紧紧地,唇贴着他的唇,热情的,轻柔的,还偷着一种决绝,“许念一很好,非常好。每天她都照顾的好好地,她就是担心唐佞……”

“不行了么?”她问。

许念一的母亲看着她,看了很久,最后终于还是没说什么,转身走了。许念一看着那个背影,心里明白这才是一个开始。

她红着眼睛将头埋在他怀里。

“拿什么结婚?他还有钱结婚么?”

所以,什么都别管,走下去就好了,会看到光明的,会有幸福的,只要那个时候他还在她身边就行!

或许有些话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肉麻的,但是对于他们不是。

“他拿什么解决?那不是一笔小数目……”

说话的时候冷静果断决绝,气的她母亲什么都没有说,就把电话按了。

再没有了~!

“那你爸爸要回来么?”

如他说的,很快,就是签几个字,律师走了,就剩下他们两个。

“他说会解决的……”

“嗯。”她靠在他怀里,“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记得要告诉我。知道不知道?”

“念一,我只是有点担心你。”佟安看着她,然后微微的皱起眉头。

这些年,他们拥有的,也是别人想不到的。

没有谁可以分开他们,当下定了决心,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他没钱我有。”许念一冷冷的看着她母亲,“大不了我们就去领个小本子,反正这本来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跟有钱没钱没有关係。”

想了想,拿起电话给母亲打了过去,“你别去找唐佞,你只要找他,我就去烦薛皓宇,我说道做到。到时候那个家拆了,我们大家谁都别过好日子。”

她觉得,除非他不爱她了,否则她都不会让别人破坏这份感情。

“那些讨债的会放过他么?父债子还,只要他有一天好日子过,那边就不会放过他。每天三天两头来闹事,就算有工作也会被搅和没有的。”

她的回忆里还是他。

坐下来,佟安才开了一个头,“我听说……”

“经理我真的有急事,必须请假。”她看了一眼李凯,“其实那个项目我一直觉得李组长比我适合。”

“我们在打算结婚,”她坦白的告诉她,“等这段时间他忙完,我们就会结婚的。”

“你不要倔,这么多年,你想想自己是不是就是吃亏在你那个倔强的脾气。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觉得我这个母亲当年就是为了钱跟你父亲分手。可是贫贱夫妻百事哀,等你结婚了,天天为了柴米油盐烦恼,你就知道这日子不好过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