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努力加载中...

“我有的,我这就给他打电话。你别着急。”

是的,他没错。

突然,门外有人敲门声,她想也没想,就冲去处把门开了,只是看到门外站着的人,不由得皱着眉头,“你们怎么来了?”

“念一……”薛皓宇看着她,而此时她手上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那一刻,许念一的母亲也吓坏了,赶紧踩着剎车,她却还是跳了下去。

事情好像并非向好的地方发展。唐佞很少在家处理事情,但是偶尔还是会免不了接个电话。许念一从他只字片语中还是感觉到了糟糕。于是她在家变得更温柔了,极尽全力只是为了让他享受安宁的那一刻。

门被关了起来,薛皓宇上前想要制住她,许念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上前就是给了他一拳,“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都给我滚……”

她皱着眉头,摇着头,好似很痛苦,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在他身上找着舒服的位置。他光顾着看她,没留意,只是一个慌神,他看到她眼神那股坚定,脑袋就直冲冲的撞了过来。

“好的。”她挂了电话,心里反而更担心了。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许念一的母亲看着床上的人,然后果断的从她衣柜了抽了几件衣服,“走吧……”

“放开我……”

最后转过身,踩着油门,开车离去。

许念一的母亲冲过来,拉住她就给了她一巴掌,“为了那个男人连命都不要了,你还有没有出息了?”

“记得我说的,否则你爸爸生气了,你和她一样不行。”许念一的母亲看着薛皓宇,然后又看了他怀里的许念一。

小小的身体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动也不动。

“别,你在家呆着,万一唐佞回来了,看不见要疯掉的。我保证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嗯。”她的眼睛忍不住发红,那句话她等了很久,其实她真的不在乎事情有多糟糕,她只是想让他知道,她不是那么柔弱,不需要躲在他身后的。

“薛皓宇,人我交给你了。你看好她。只要唐佞那小子回不来,她平安无事,我就做主把她嫁给你。”许念一的母亲站在卧室门口,一如当初那般的冷静。

薛皓宇的内心在挣扎,而他听到那个恶魔再说,“你别心软。念一跟着唐佞不会有幸福的。现在他被扣下了,下一个可能就是她。你这样做没有错。”

一段没结果的孽缘。

许念一的母亲上前扣住她的手,然后对着薛皓宇说,“动手……别磨蹭……”

他想起她略带哭腔的说,她只有他,心里一片酸楚。

那么决绝的她,他拦不住,也要不了,只能看着她走。

她从床上爬起来,从身后环绕着他的腰,脚微微踮起,脸颊贴着他的后背,手指忍不住想要收拢。

到了十点,连薛平也没有给她电话,家里一片死寂,让她觉得心里更没了底。

他终于可以伸手将她眼角的那滴泪擦乾,于是她静静地躺在他怀里,好似熟睡的孩子,他不由得抿嘴微笑的看着他。

怀里的人眼角还带着泪珠,那张脸在幽暗的卧室里透着几分瘦弱,让他看着更不是滋味。

薛皓宇红了眼,最后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

“你们在那里?我去找你们。”

在那一刻,她的脑子里只是想到早上他穿着西装站在门口对着她轻笑的表情,那么温柔。

车内的两个人都吓坏了,愣了两秒才从车里下来。而她终于也缓过神来,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车上下来的两个人,她只说了四个字,“我恨你们。”

没一会,听到浴室开门的声音,看着他□的走出来,随即俯下唇亲吻着她的额头,“还早,再睡一会。”

“念一,你别害怕,我和林幼斌现在去找人,你在家,哪儿都别去,等我。”

她看着他身后的母亲,“你们两个最好别拿爱我的藉口来做这样的事情,对于我来说,那是世界上最噁心的藉口。别亵渎了喜欢,别侮辱了保护。”

“把你吵醒了?”他转过身,看着她,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她看了一下号码,然后看着薛皓宇接了起来,“薛平,你说……”

“薛平,别说我给你打电话了。”她想了想,还是补了这句。

“好啊。”他低头忍不住含住她的唇,然后拥着她,不断地啃噬,不断地贴近。而她一直都是乖乖的,柔软的靠在他怀里,他看着她那副模样替她觉得委屈,心里多了几分不捨,这些日子什么都不跟她说是为了不让她担心。可是她却每天战战兢兢的只是为了他舒心。他想到了那些情景,心里就觉得泛着酸涩,不由得第一次跟她解释,“今天我跟叔叔一起过去,会把事情都解决的。”

“嗯……”她比平时更黏人了,就是爱靠在他怀里,“今天晚上我想去吃火锅,回来了,找薛平他们一起去吧,人多热闹。”

“念一,怎么了?”

砰的一声,他感觉自己脑子都要被撞裂了,而她就这样从他身体里窜下去,立即打开车门就要往下跳。

只是有些事情还是会发生的。

她脑子里想起许念一最后张牙舞爪的那一刻,心里有一种害怕。这样的念一是她没见过的,可是都走到这里的也不能回头了。

薛皓宇也没生气,只是将她抱在身体里,“念一,别去,真的别去……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我知道你会恨我的,但是我没办法……”

到了下班还是没有他的电话,她挣扎着,最后还是乖乖回家等着。这一等等到了晚上八点多,许念一开始有点坐立不安了。最后她没办法只有找薛平。这些年,薛平和林幼斌一直在他身边,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们依然陪着他。所以她想,可能他们知道的东西要比她多的多。

那个男人已经穷途末路了,他不能看着念一跟他在一起。然后每天过着苦日子,还得提心吊胆的。他不能。

那个唐佞有什么好,让她这样发疯的去爱,值得么?

他们都知道了,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这一辈子,他跟她就是孽缘。

那一天过的很长,总感觉每一份每一秒都是那么凝重。许念一去了公司,每五分钟就会看一下手里的表,总觉得是在煎熬。好不容易到了中午,也不见他有任何小事,不由得心里多了几分担心。

幸好,身后没有车子。

她乖乖的闭眼,只是他以转身,她有睁开眼睛,然后看着他一件一件的套好衣服。

他愣了一下,最后还是抱着她,随着许念一的母亲离开了那座公寓。

连续好几天他在家过了几天平常的日子,突然很早的起床,把她也惊醒了。她看着他走进洗手间,然后哗哗的水声响起,心里忍不住想,该来的总要来的。

嘴巴里的话再恶毒,也没有办法抑制心里的恐惧。

他想起许念一说的,“别拿喜欢做藉口”,或许是的,他是在拿喜欢做藉口,只是为了他的私心。他不止一次想,或许这一次,她跟唐佞分手了,她会考虑他。不止一次~!

许念一感觉自己手脚发麻,连带着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任由他亲了几口,然后听到他推门出去,这才睁开眼睛。

“其实,你还有我。”他看着那辆计程车呼啸离开,心如死灰,轻轻的告诉她。

“当你在最苦难的时候,你选择了放弃你的女儿,那么此时你也别再跟我说什么母爱。而你,”她看着薛皓宇,“为了你的爱我已经付出我的代价了,以前我们还能做朋友,现在,我恨不得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们两个,谁都没有资格管我。”

“念一,出事了……唐佞的叔叔回来了,但是他被扣下了,他们找了几个人把他扣下来,硬是要他爸爸出面才行……”

那种寒冷,从心底透出来的彻骨的寒冷,让她整个神经都绷断了,在没有办法去控制自己。

“薛皓宇,”她冷冷的看着他,“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别告诉我,只是因为你喜欢我?”

一路上两个人在没有说话,车子朝着郊区开去。只是车子还没到郊区的别墅,许念一就醒了,她的身体没什么力气,可是脑子却清楚地很,她没挣扎只是含着泪看着薛皓宇,嘴巴里嘟囔着“难受……”

许念一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手机就被薛皓宇抢了下来,然后按掉了那个电话。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把电话还给我……”

许念一看见薛皓宇拿出一支针,然后打进自己的身体了,随即没了知觉。

黑色的西服让他整个人都透着凝重,修长的身体俊逸挺拔,只是让她觉得有点心酸。他一直是个傻瓜,说不在乎,却依然会背负那责任。

“嗯,你别担心,我有消息了,马上给你打回来。”

心里觉得酸涩,可是都这样了,也不想让他担心,撒娇着说,“那我回去睡会,睏死了……”

在这点他们是很相似的。只是为了抓住这世界最后的一脉温情。

是她低估了他们的感情么?

薛皓宇向前想要阻拦她,结果因为她的眼神而止步。

许念一知道自己疯了,可是她没办法,真没办法。

“你为了钱连女儿都不要了,你还要不要脸了?”她看着母亲,“我只有他,从来都只有他。我不会放弃的他的,除非他不要我。而你,别把你的价值观来强加在我身上。我们从来没想过要你们帮忙,只要别打扰我们就行,好不好?”

“你别再倔强了……”许念一的母亲看着她,“他这次能不能走出来还是个问题,今天你哪儿都别去,就在家呆着。”

许念一立即明白了他们来的目的,心里更是透着冰凉。

“哪里难受了?”薛皓宇皱眉,伸手抚摸着她的额头。

许念一说完,甩开她的手,然后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

“唐佞说今天跟他叔叔出去谈事情,可是都这么晚了还没有消息,你知道不知道他叔叔的电话?”

走出电梯,上了车。

薛皓宇抱着没有知觉的许念一,回到了她的卧室。那间充满女性味道的卧室如今到处都有男人的痕迹,每呆一分钟都有一个小针在刺着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