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努力加载中...

她止住了哽咽,把头从他胸口抬起来,伸手看着那张脸,忍不住打量他,除了露出一点疲倦外,倒是没有什么大样,心里的担忧下去了,心里也慢慢的平静了, “你没事?”

他这样,她知道,他是生气了。乖乖的坐在沙发上,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上全髒了。应该是她从车上翻出去的时候弄髒的,有的甚至磨破了,她皱眉,索性把裤子脱了,膝盖上也都带着血丝。

他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说,可是最后却因为她用唇封住了他的嘴巴。那软软的唇就这样死死地贴着他的唇,小小的舌尖毫无章法的往他齿间伸,手掌贴在他胸口,鼻尖全是她的呼吸,凑近的看着她,那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的,轻柔的好似将全部都交给了他。

“嗯,”他见她情绪平静了,终于问她,“你怎么坐在门口?”

许念一张开嘴,想了想最后还是说,“我走急了,摔了一跤。”

唐佞看着她胳膊上的伤,然后皱着眉头,“坐着,我去拿药箱……”

“我妈和老头子出车祸了……警察局打电话让我去认领尸体……”

他轻轻扭动车钥匙,然后开车朝着医院出发,“老头子躲起来之后,很多事情我出面不方便,于是我就叫我叔叔帮忙。第一他出面,比较好,少了很多麻烦。第二,他是我的亲叔叔,一直跟着老头子,我觉得我信任他。那边说了,找我出来谈谈,数字谈妥了,老头子不用躲了,他们也有钱拿,挺好。这也本来就是我的目的。结果我去了,才发现那边根本不是谈话的,而是扣人的。”

最后他还是妥协了,任由她胡乱的安抚着自己,然后听着自己的心,慢慢的,越来越柔软。

唐佞的身后还站着薛平和林幼斌,两个人看了看,然后轻声说,“我们先走了,回头电话。”

他轻笑,最后将她翻过来,压在他身上,“只对你一个人,好不好?”

“看来你是欠收拾……”

“我已经给老头子打电话了,那个地方叔叔知道,不安全。我让他换个地方。谁知道我妈说要去接他,陪着他换个地方……”他看着她,“老头子说这么多年他唯一后悔的就是给我妈离婚。于是我妈去了……”

许念一默然,随即伸手拉住他的手,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这么拉着他的手。

他的眼光在她身上打量,手指拍着她衣服上的污渍,然后突然意识到她身体的颤抖。皱眉,然后开始脱她的衣服。

“即便把我的心挖了,这具身体里也全是你,都是你……”

她的心停止了跳动,一下子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为什么命运要对他那么残忍?

这话她是说给他听得,他岂会不知道?

第二天,许念一睁开眼睛,他还在睡,尖尖的下巴已经冒出一些清渣,可是那么安静的睡着让她觉得很安心。

“说……”他撇过头,不去看她的笑,那浅浅淡淡的笑,好似带着小钩子,勾着他的心,酸酸的,甜甜的,还有说不出的温暖。

“错了,错了,我错了……”

“肉麻……”

或许那么多不好的事情发生,可是也有好的。

他看着怀里的念一,然后点点头。任由两个人关了门,然后将她搂在怀里,轻声哄着,“别哭了,我回来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他说那些话的时候好似在说一件有趣的事情,可是许念一却听的心惊胆颤的。她盯着他,看着那张唇淡淡的扬起,露出一抹苦涩的微笑,“要是没有薛平他们,不是我死,可能就是让老头子死…… ”

“别哭,别哭……”他皱眉,然后将她抱紧屋里。

他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

“去买……”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好似听到有人在说话,迷糊着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那张脸,充满着疲倦,眼睛里却全是担忧,“念一……念一……”

她也笑了,“真好……我要是你妈,就不会原谅你爸爸。”

他走出来,然后拿着医药箱,拿出消毒的药水,皱眉盯着她的伤,“走急了摔跤,钥匙呢?手机呢?”

她愣了几秒,直到身体被他抱了起来,肌肤触碰在衣服上,身体的伤泛着疼这才知道不是做梦,伸手搂住他,下意识的泪就留了出来。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对她最好。

比如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坚固了,比如这么多年上一辈的释怀与放下。

她看着他,接起电话,只见那张脸上淡淡的笑容慢慢褪去,然后一片凝重,最后变成了死灰。

突然,房间里他的电话响了,打破了这满室柔情。

“我妈要把我带着,于是我从车上跳下去……”

“看你睡觉……”她将身体靠近他几分,然后看了看窗外的太阳,又是一天,又到了面对和解决的时候,“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嗯,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的。只要你心里还有我。”她抬起头,亲了他一口。

伸手搂着她的腰,手指滑进她的睡衣里,紧紧地扣住她,然后身体将她压在身下,“不会么?”

“我其实想下楼去买点东西,走的太急了,手机钥匙都没拿……”许念一觉得自己撒谎的本事真的很糟糕,特别是在他那样的眼神注视下,越来越心虚。

他的眼睛已经放空,手机还放在耳边,魂却好似被勾走了一般,让她看着更害怕。

他低头看着她,充满着无奈,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弯腰拿着钥匙出了门,她知道他下定了主意很难改变,所以也不再争辩了。

大手划过她的肋骨,直戳她的腋下,惹得她咯咯笑着,不断求饶。

唐佞带着许念一去了趟医院,彻底的检查了一下,直到确认了没有大事,只是皮肉伤,才开车回到家。两个人回到家已经精疲力尽了,连东西都没有吃,就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这一觉两个人睡的很长,紧紧地抱着彼此,似乎相互依赖,又似相互安抚。

上了电梯,他接着问,“怎么弄的?”

“许念一,你疯了是不是?想气死我是不是?”

“那会原谅么?”他依然居高零下的,只是唇贴着她的唇,身体感受着她胸口因为呼吸而浮动的曲线,满室甜蜜。

他皱起眉头还是鬆开她,爬起床接了起来。

“是我妈……”她靠在他怀里,艰难的告诉他,“你别担心,我真没事。”

她还有他,他也有她。

“唐佞,怎么了?”她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他身边。

短短的二十四小时,她和他都经历了很多事情,攸关生死。

“不会。”她撇过头,唇在笑,眼也在笑,看的他心都化开了。其实这么多事情,这么苦,压力那么大,只要有她,他总能笑,都是因为幸福的感觉。

“许念一!”

“去买什么?”他抿嘴,脸上已经表现的越来越生气,眼睛盯着那一处一处的伤,越来越触目惊心。

她抿着嘴不是很想说,惹得抱着她的手用了力,不得不皱眉看着他。他依然一副生气的样子,眼睛看着她全是警告,可是她看着这样的他,明明知道有那么多事情要操心却还是笑了,那种笑容只是因为他对她的态度。

突然,他眼睛睁开看着她,“看什么?”

他看着她,眉间全是凝重,她以为他会生气大骂,谁知道站起来,将她抱在怀里,“走,去医院查查……”

只是上了车,她却忍不住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等到天亮,他还没有回来。走廊里开始有人起来了,大家看着许念一的眼神都很奇怪,她坐了一会是在坐不住了,索性到了楼上。他住的那层只有两户,比较冷清。坐在地板上,看着楼梯外的窗户,一夜没有睡觉,身上还透着疼,可是这些都比不上心里的恐惧。二十四小时了,他依然一点音讯都没有。

她把头埋在膝盖里,不敢再想了,真的不敢想。脑子一片混乱,身体好像到了极限,就这样趴着趴着,就失去了意识。

她还想继续说下去,他却已经听不下去了,皱眉瞪着她,手里的药水重重的砸在茶几上,溅的地毯上都是,吓得她一跳。

亲情有的时候真的好薄弱,同一血脉有的时候已经没有意义,只会让人防不胜防。

“唐佞……”

他们彼此谁都不会放掉谁的,再多困难都会过去的。

许念一回到家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钥匙没有,电话没有,只有满身的伤,全是狼狈。她站在门口,最后决定就坐在门前等他,哪儿都不去,生怕一转身他回来了,看不到她,他会担心的。

她抿嘴,突然觉得再困难又怎么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