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努力加载中...

只是问完了,她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一切都明白了。

出了那道门,她以为他会软弱,会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会喃喃的喊着她的名字……

“唐佞……”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

每天她去上班的时候,他都在家呆着,平时很少出门。除非许念一要出去买点东西他会陪着之外,剩下的时间他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然后对着那台电脑,不让任何人打扰。

许念一从他怀里挣脱开来,然后看着他,那张脸白的不带一丝血色,黝黑深邃的眸子蒙着一层薄雾,让她看不清真假,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幻听了。

再过了几天,她开车上班,看到路边旅行社做的宣传,突然觉得休假陪他去找个地方休息休息也不错的主意。于是兴沖沖的拿了假,然后选了峇里岛的旅行计画,回到了家。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他走在门口,看着外面灿烂的,只是告诉许念一,“在这里把他们火化了吧。”

所有的痕迹划过,是无法磨灭的印记。

那修长的身体永远披着黑色或者白色衣服,苍白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那双眼深邃黝黑似乎一直在思考,可是却似乎一直都在放空。

“那是个意外,唐佞。”她看着他,坚定的告诉她。

她记得那天,他冷静的看着那两具冰冷的身体,好似在认领一样遗失的手机或者是宠物,只是一眼,淡然冷静,然后轻轻的点头,告诉员警,“是他们。”

许念一愣住了,她一直担心是不是唐佞的父母为了还债而做下傻事,可是她没想过会是这样。她害怕的看着他,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唐佞,那只是一个猜想……”

可是,她怎么办?

她了解他。从小他就不是那种被人踩在脚下不出声的人。

她走近,心里的恐惧越来越大,看着他脚边的行李轻轻问,“你要去哪里?”

明明提不起精神来,可是只要许念一笑着问他,好不好,要不要之类的,他都会勉强的笑笑答应。他也开始跟她说话了,为自己之前安静的情绪道歉,偶尔还会抱着她,轻轻的吻着她,温柔的好似之前的他一样。

唐佞的父母死了之后他的公司也不去了,许念一只知道那家公司换了名字再也不属于唐家的了。她不知道着当中是怎么解决的,她猜想是那笔保险,所以那些债主全部消失了。

可是现在,她怎么可以?

而事实上,那七天的确他表现的很不错。

而她站在空旷的楼下,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

可是话到了喉咙却说不出来。

“我们分手吧。”他重複着,这次她听到了,她却不知道说什么。她就这样看着他,看了很久,久到空气中好似一切都凝结了,她才结结巴巴的问, “为…… 为什么……?”

这三个字充满了感情,是那件事之后他第一次流露了真情。

许念一请了假陪着唐佞一起去了外地。

“我有证据……”他的话又一次让她感觉到震撼,她傻在那里听到他说,“那些证据只是不足以起诉真正的幕后兇手,而且……”那双黑色的眸子终于恢复了光亮,是毁灭的璀璨。“不止一个……”

“唐佞……”她张开嘴,她想求他,难道不能为了她放下么?

后来,他长大了,倒是变成了无赖,整天撒娇的喊着她的名字。

许念一开始变得越来越焦虑了,她开始担心他的身体了。可是如今的他又变成了那只刺猬,她不敢靠近。

她一下子终于明白了。

许念一觉得总算他笑了,即便是勉强的,那也足够了。已经足足四个月了,那件事情发生到现在四个月,终于笑了,她开始期待那个七天。

说完,他拖着行李离开了家。

“我也是你的责任,你说过的,不是么?”她急了,扯着嗓子问他,“再说,我们还有别的办法,为什么要分手?”

“没了你,我怎么幸福?”她可怜兮兮的问他。

又过了一个月,他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她没办法,只能找他谈谈,希望他能去看心理医生。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他冷冽的眼神打断了。

只要欠他的,他都要讨回来的。

“我总想,这样也好,没钱了,还我一个家也不错……”

而他看见她回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轻声的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念一……”

他看着她,此时的眼睛里是痛苦的,是绝望的,还有一种强烈的恨。

“不是……”他冷静的告诉她,“如果是意外,那些人就不会凭空消失。如果是意外,他们都该知道我拿到了保险金,怎么不问我来讨?”

“你说呢?”他温柔的回她。

那个样子她已经好久没看见了,那么一本正经,那么俊秀的唐佞,她看见了一楞。

电梯迅速的在往下跳,她冲到楼梯间,拚命往下跑。那空旷的空间里,除了她的脚步声,就是轻轻的呜咽,无法抑制的哭声。

然而一回到了家,一切又变回了糟糕,事实上比之间更糟糕。

这条路,不行。

不是害怕受到伤害,只是她了解他,他不想说的没人能勉强他,而她只是害怕自己的咄咄逼人会让他伤了自己。

日子恢复了平静,只是他安静的过了头。

从他眼神里她就看出来了,最后她害怕刺激他,什么也没有说,不再提了。

“还有他,一辈子都是大大咧咧的,一辈子都弄得自己好像是皇帝一样,这一次,他用一种很卑微的口气告诉我,他唯一做错的就是和我妈离婚……”

他在挣扎,只有对她的挣扎。

许念一知道听到了关门的声音才知道他走了,愣了几秒这才想到要冲出去追。

“我们分手吧……”

就是这样,他们带着两坛骨灰回到了S市,举行了很简单的葬礼。薛平和林幼斌出席了,再没有别的人。

那带着汗的额头,那依偎在她怀里的身体,充满了无措,充满了害怕,她看着心疼,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担心了很久,想过各种各样的方法,只是她没想到会是那样。

“总会过去的,”他站起来,收敛了情绪,坚定的看着她,“我会离开这里一段日子,总之,我们分手了。你知道我的,我不会回头的。”

只是过了大概一个月,他开始做恶梦。经常,半夜里,他会从床上跳起来,那动作如同戏剧那么夸张,每次都能把她吵醒。也只有那个时候,她才能看到他的软弱。

他不愿意将她拉入那趟浑水,可是她不介意,只要他在她身边就好了。

她想,或许他会听到,或许他会心软,是不是?

她觉得身体一软,倒在沙发上,脑子里想起他说的话,只是感觉到绝望。

她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只要惹他的,他都会让他们知道害怕。

再后来,他们在一起,他那般温柔黏腻。

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不再是简单的靠拳头,靠泪水就能解决问题的。

“我不会和你分手的。”她斩钉截铁的告诉他。

可是,现在不是小时候。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她,她不在乎。

那些事情她从来没有面对过,他也是。可是相比许念一,此时的唐佞冷静的过了头。许念一觉得他又回到了小的时候不懂掩饰自己的时候,毫无保留的展现着那股阴戾之气,她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战战兢兢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似这个时候自己是多么的无用,只能在身边陪着,静静地看着那一切。

而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远远看着就能感觉到那股锐气,充满攻击力,想要破坏一切的锐气。

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走近她,伸手摸着她的脸颊,然后将她搂在怀里。所有的一切动作都很轻柔,最重要的事都是带着感情的。不像是之前那般的敷衍,也不像是之前那般的讨好,是扎扎实实的感情。

小的时候他会装作大人样,骂她“笨蛋”的摸样。

“你是让我活下去的支柱,许念一,你明白么?你要幸福,你要快乐,你要好好地过日子,这样我才能活着,我才能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他也红了眼眶。

明白他每天阴沉的表情,明白每天晚上没有办法入眠的负担,也明白了他每天对着电脑,拿着手机好似很忙的摸样,也明白了他的分手。

“不用道歉……”她不知道那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她现在更多的是想知道他要做这么。

让她有一种错觉,好似那些发生的事情他全部放下了,又变成了原来的他。

“我没办法忘记……”他告诉她,“每天我都梦见我妈说,她要去找他。你知道的,她等了老头子半辈子……”

她感受到了那股尝试。

许念一静静地听着,不放过他一个表情,一个动作。

只是下了楼,她看到他的车子呼啸而过,迅速的消失在她眼睛里。好似在告诉她,一切都结束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听到她的建议,看着她那张带着期待的脸,勉强的笑笑同意了。

她打开门,被余辉照着的客厅,透着几分萧索,几分幽暗,还有一种凝重的安静。

“对不起……”

“带上我,好么?”她的眼眶红着,鼻子酸酸的,依然傻傻的问他。

所有的一切都很迅速,说完,他就转身离开,再没有停留。

他的确不是那种人。

“我试过了,不去想,然后放下。可是每天我都做恶梦,我梦到了我妈,梦到了老头子,梦到了许多许多。我放不下,我没办法,这件事不解决,我这一辈子都没办法抬头做人。这是我的责任。”他轻轻的很她解释,语气轻柔可是却透着拒绝。

那天的一切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带上我,好么?”她傻傻的问他。

麻木的过着下半辈子,假装不知道那些事情。

她觉得好像日子终于又恢复了平静。

“我给不了你幸福了,念一……”他鬆开她,“这辈子就这样了,我只要能看到你幸福就可以了。”

没有开始,没有那些温情,她或许可以。

他,唐佞,怎么可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