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努力加载中...

当她打开门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第一次句话,她问,“他很好?”

她在那样的情绪里徘徊,把自己封闭在独立的世界里,不去找人,也不让任何人接近。她和他一直都是一种人,一直都是那么相似,一直都是那么了解。

她坐起来,然后拉着他的手坐在她身边,眼睛在他脸上打转伸手摸着他的脸颊,“好,我逼你的,如果你受不了,怎么分手?”

如果万一他最后一无所有呢?

薛平着急的看着她,眉头紧紧皱着,让许念一想起那个人,然后更坚定的告诉他们,“对于他来说,他是自己的,可是我是他的,可是他又给不了我幸福,这对我公平么?你们这样做,是帮兇……”她看着他们,“你们告诉他,如果他要走他的路,那么以后我的路就跟他没有关係了。这是最后一次我给他做决定。”

她能等到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他们两个一愣,相互看了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她笑着说,“进来坐吧。”

他没有表情,没有迟疑,听到她说完,好似等待很久的答案,转身,轻声说声“谢谢”,然后慢慢离开。

“许念一,你何必逼他?你知道的,现在他什么都没有只有你了?”

这一刻,许念一的脑子里钻出很多念头。她知道,她可以轻易的改变这个局面。无论她这样的尝试是否有意义,但是是不是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该争取?

他记得彼此的温度,呼吸,还有那极致的情感。

那是他的念一啊,他不捨得。

多么不容易。

所以,她很疼,真的很疼,疼的有的时候觉得呼吸都是困难的。

“念一,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

薛平和林幼斌最后还是走了,他们走了没几天,他就回来了。依然是黑色的西装,修长的腿迈进那道门的时候,她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只是听到声音轻轻侧过脑袋,轻笑的看着他,好似那些事情都没有发生,调皮的问他,“你回来啦?”

“念一,他已经离开两个月了,你想想这两个月过的日子?”

“我做不到,明知道是这样,那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我做不到,”他坦白的看着她,“我这次来,只是想问你,你是不是想要让我消失在你身边?如果我选择分手。”

最后,她没有等到他,等到了薛平和林幼斌。

“唐佞!”她尖叫着,被他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别太过分!”

“那我明白了。”他站起来,双手插在裤兜里,修长笔直的身体充满着决绝。

过了很久他鬆开她看着她,眼中充满着冷静。“只要这个么?”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他靠近她,突然伸手搂住她,低头就擒住她的唇舌。霸道,冲动,充满着攻击性。她觉得自己唇都被他咬疼了,拚命的拿手鎚他,却依然没有反应。而她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软,随着那熟悉的气味,慢慢的交出了自己,全部给了他。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面对这一切?

就是因为珍惜,他才不能再拖着她。

“念一,这是一种挣扎,你让我在爱与责任之间做选择。当我知道你难过了,我的责任感就会减弱,爱就会变得强烈,于是对于你我就会妥协。然后我们就会幸福。可是当我幸福的时候,我的责任感就会强烈,爱就会减弱,于是我就会选择伤害。这样不断重複,你觉得有意思么?”

这些他都记得,这些都是他唯一仅有的全部。

只是家已经破灭,感情已经受伤,他何必再拖着她。

口腔内的舌尖轻轻颤抖着,过了没多久,他尝到了苦涩的滋味,脸颊被她泪湿了,他惊醒,然后伸手将她推了出去。只是他好像下手重了些,害她跌倒在沙发上,眼睛里充满了不能相信的震惊。

下班了,回家看到空蕩蕩的房间,幸福的记忆还在眼前,彼此的呼吸与气味都留在鼻尖,只是少了一个人影。再没有人吻着她,再没有从后面环绕着她的腰,再没有人缠着她,只是为了让她看他一眼,再没有人。

“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跟我分手,然后让我撤离你的生活,好似旁观者一样看着,你却依然想要探手入我的生活,美其名曰的说要我幸福?”她问。

许念一坐了下来,“我没想为难你们……”

他来之前有两个目的,一是安抚她,二是看看她过得怎么样。

她看着他们两个,“你们去跟他说,他做了决定我改变不了,那么我做的决定,他也改变不了。而其,不该在这样破坏我的生活。”

许念一呼吸一滞,她想过用彼此的感情去拖着他,只是她没想过那么决绝。

许念一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看着他们两个人,“请把,这么多年朋友,别撕破了脸,我不想说了,走吧。”

“念一,”他的手覆在她的手上,手指的关节泛着白,然后抓住她的手,想要挣脱她得怀抱。她好似看出他的想法,鬆开了手,整个人索性到了正面,抬起头看着他,什么都没有说,直接用唇封住了他的嘴巴。

所以,她恨。

“你逼得了得,你知道的。”他也看着她,那双俊秀的双眼透着无奈,透着妥协,棱角分明的脸好似又瘦了。

她轻轻叹一口气,然后看着她,“你有权利选择回不回来,我逼不了你。”

而她红着脸,喘着气,充满着□,狼狈不堪。

薛平焦急的看着她,她却在笑,“哦?如果不是他让你们来的,你们可以走了。我不想跟任何人谈话。”

他没有表情,只是眼睛里带着笑,然后走到她身边,从高往下的看着她,“你要我回来的。”

他们很幸福。

“许念一,分手了,你明白么?”他狠着心,“这个人结棍不能改变,我只是希望我们还能做普通朋友,所以你别在这样了。”

许念一最美丽的十五年给了唐佞,唐佞知道。

许念一谁都没有说,每天依然上班,下班,只是家里少了一个人。每天晚上她都会坐在那张写字台上,然后想像着他每天坐在那里苦苦挣扎。

可是,有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也很无辜。

或许这是他的一个手段,让她妥协的手段。

恨这个不公的命运,恨那些贪婪的人,恨这所有的一切。

“还是要这个?”他说完,伸手就要脱她的衣服,最后被她一直受按住了。

现在他走了,这两件事从此都跟他没有关係了。

只是,那些都是假设。

她依然坐在沙发上,任由自己身体发软,“以后我们做普通朋友吧,如你所愿,行么?”

她下意识的抱住他,站在身后抱着他的腰,“唐佞……”

难得的幸福。

“够了,”她看着他,“如果你宁愿选择这样互相伤害的方式,也不愿意为了我放弃那些仇恨,那我们分手吧。”

“念一……”薛平站起来,慌张的看着许念一,倒是他一边的林幼斌比较淡定。慢悠悠的站起来,然后拉住薛平,看着许念一说,“念一,你明知道,何苦为难我们?”

经常,会有这样的错觉。

他想起他将她抱在怀里时,恨不得宠她上天。

他不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胸口好像搁着一块东西,弄的他尖锐刺骨的疼。

“或许我不觉得那是上海,那么至少我们还享受着一段幸福。”她看着他,充满了祈求。

两个人,走近那间屋子,打量了一番,然后坐在沙发上,薛平先开的口,“念一,这些日子你在忙什么?”

他曾说过,拥有了,才说放弃是会要了他的命的。可是如今,他却在这样做,没有别的选择。

这个世界,想爱本来就未必会长久,他又何必强求。

唐佞觉得,他的下半辈子只要有这些年的回忆就足够了。

并非他所愿。

“你告诉我,我在等他。”她看着他们两个,突然好想做了一场梦,又该面对现实了。

只是在这混杂的感情之后,她过了很久才明白,她这样只是在等待。

至少他永远都是属于她的,那就够了。

她想,如果她是他,她也会这么做选择的。于是一想到他每天在受着这样煎熬,她就觉得心里好疼。

“我没逼他,是他在逼我。”她轻轻的叹一口气。人都是自私的,她也是。即便她理解他,即便她了解他,可是她还是要为自己做打算,要为自己的幸福做努力,就是这么简单。

日子过的很慢,慢的有的时候她觉得好像停在那里,他昨天才走,而她今天才开始面对彼此的分离。

他很珍惜。

她知道他这是气话,为的就是让自己知难而退,可是却还是觉得痛,“你别这样伤我,如果我真的转身离开了,那就是永远,绝对不会再原谅你了。”

等待一个契机,等待他的回心转意,等待命运的转变。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既然朋友不能做,那请你转身……”他看着她,那双笑意的眼睛早就消失成了冰冷,“否则,就是让我继续伤害你。”

他记得自己亲吻她,恨不得永远别分离。

她亲的激烈,充满了挑衅和目的性,可是他的身体却在蠢蠢欲动。这是本能,爱的本能。明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只是让自己退步,却抵抗不了。明知道这样做会让之前的前功尽弃,却反抗不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