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努力加载中...

唐佞不是陆诏,任何人都取代不了。

姚书娉不喜欢唐佞,第一眼看他的时侯她就觉得这个人像是小白脸多过于律师,再加上是开后门进来的就对他更没有好感了。他实在长得太俊秀了,那张脸,那个身材,每天一件修身剪裁的西装,大都都是名牌,倒像是个走秀模特。哪里像是来服务客人的?

可是抵不过那美梦破碎的恨,抵不过他肩膀上的责任。

索性,她也慢慢的淡出那个圈子了,告诉自己忘掉那段感情。

“念一,你让我们进去再说……”许念一的母亲皱着眉头看着她,脸露出了几分尴尬。

最后那句话是对着薛皓宇说的她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她觉得人活在世界上都有一些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比如父母。只能接受,她接受了她的母亲,她也接受了薛皓宇,只是做不到真心真意,只要表面和气就行了。

她爱他,就该放手,就该让他去做他要做的事情,不该这样让他担心,不该这样让他分心。她知道的,他对她,何尝不是爱到了骨髓?

“你跟他分手了?”佟安站在门口,感觉风尘僕僕的样子,好像赶得很急,让许念一觉得更无措了。她没回答,他也不说话,两个人就在一道门之间互相看着。

“念一,既然你们分手了,你要不回家住吧……这里住着不彆扭么?”

她回到书房,不再管门外的两个人。快要睡觉了,外面又有敲门声。她皱着眉头,走到门口的猫眼望出去,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愣了下,把门打开,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唐佞这样的人,看的人多了,当然明白姚书娉的想法,他没想过让她改观,也没想过改变自己毕竟这个战场只是一个过度,以后怎么样,他自己都无法预知。

她说的很直接,筇一次不考虑他的想法,以前她就是太在意伤害到别人了,太在意她的母亲,才会让事情变成这样。

她傻傻停在楼下,看着那一幢黑暗的大楼,熄灭了车,静静地坐着,直到车上的时间显示4点多她才準备离开。正好打车,看见一辆车子开回来。

爱了十多年了,爱到血液和骨髓里,连呼吸生命都是他的,怎么重新开始?

许念一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没办法告诉他,这一次,不同的。

怪就怪这不公平命运。

她现在更像是被抛弃的孩子,想要发脾气,而不是放下。

而且,她爱他。

“谈什么?我和你还有什么可谈的?”许念一皱眉看着他,“如果可以放过我吧,至少以后见面还能点头微笑……”

她对他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情绪了,不是她仁慈,是她想得开,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她甚至想,那天自己要是不那么狼狈,他是不是就不会觉得自己那么不堪一击?

她的身体一滞,然后转过头看着他,“佟安,我现在很乱,真的没有办法想这些事情。”

他跟的是业内有名的律师,年纪比他大三岁,绝对的熟女,叫姚书娉,非常秀气的名字,跟她的人到是一点都不搭。姚书娉长的很好看,只是她那样的女人,每天西装,直筒裙,加上那副淩厉的眼睛,总让别人觉得像女战士多于美女。

“这里挺好的,离上班又近,”许念一连家门都没有让他们两个进,实在是因为上一次的阴影留下太大,什么信任都没有了。“妈,我明天还要上班,还有别的的事情么?”

如今,每天只有速食麵,饭盒,还有寂寞的自己。

唐佞是律师,司法考试早就过了,只是他做惯了少爷,到让别人觉得他是生意人多过是律师。如今家没了,以他现在手里的钱,跟一般小老百姓比,日子还是不错的,可是想要达到他的目的,还是很难。所以他又干回了他的老本行,做了律师。

车内的人,露出一张疲倦的脸,紧皱的眉头让她觉得心疼。

于他,她永远是放不下的。

偶尔林幼斌和薛平会单独找她吃饭,她才会出去。她做不到他那么狠,她只要借由他们告诉他她很好。

“念一,我为我之前的行为道歉,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和你谈谈……”薛皓宇抓住她的手,不想让她把门关起来。

唐佞的心思许念一知道,她都知道,可是她没想过她会那么决绝。不接她电话,朋友聚会只要她去,他就会避开,偶尔见到他也只是微笑的打个招呼,然后立即闪人。

他那么忙,怎么还能带着她这样一个包袱?

如今,许念一不在他身边.他觉得安心。再无顾虑,再无担忧,只要做他想做的事情,用最快,用最狠的手段,到达目的那就够了。别人的目光,别人的想法他不想去伺候!他现在有好多事情要去做。作为生意人,他经历了很多,早不是菜鸟,作为律师,他还有点嫩。唯一的优点就是在生意场上见的人多了,圆滑了不少。时间久了,倒也很顺遂。

许念一看了一眼母亲,最后还是将门关了起来。不孝顺这个词,她一直想要去避免,可是有的时候做了也就这样。至少跟和他分手相比,不孝顺要容易的多。

他跟着她进了门,然后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告诉她,“其实跟你重逢之后我就一直后悔,如果当初我不是还活在过去里,是不是我们的孩子都有了。”

他的界限跟她画的那么明显,她真没有想到。她感觉有一把钝刀在她的心上拉扯,她觉得她很疼,为他也为自己。

她爱的强烈,他也是。

最多是藏起来,就跟以前一样。

只是这一次,感觉皮被扒了,筋被抽了,血肉模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他不后悔放开她,那是他认为对她最好的一种方式。感情会磨灭,伤害最终也会随着时间淡化如呆等到事情都解决了,他没事,她己经成为别人的,至少他还能遥遥相望。

许念一征住,轻轻垂下了眼睛,他说的再多,她都无动于衷。不是她狠心,只是她对他的爱太强烈,没有办法。

她突然意识到,她这样是幼稚的。

薛平和林幼斌偶尔会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她的近况,那是他唯一的支柱。

只是许念一也是一个死心眼的人。他想要的,已经说得很清楚,做的很明确了。这么多年下来她也形成了默契。她做不到去求他放手,她的确有私心,可是真要她开口放弃这一切同她过小日子她做不到。

那种幸福,甜在心窝里的满足,是任何人都给不了的。

她这一辈子,到目前为止,只有他。.放弃了他,她这一辈子也就结束了。

佟安看着若有所思的许念一,没有多说,“我走了,这段日子我会留在这里,做不了情人,做朋友好不好?有任何事情都找我,好不好?”他笑着,那张脸上露出几分孩子气,“我不介意做你的后备,许念一,我爱你。”

一定是的。

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套了一件外套,袜子都没有穿,直接伸进她的雪地靴,拿着车钥匙就出去她知道他的新居,从薛平那里打听来的,从来没去过,可是今天晚上她特别渴望想见他一面。

佟安走了,她睡不着,翻来覆去睡不着。

许念一看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边上的薛皓宇,然后开口。“妈,你以后少来看我,我以后每个月会回去看你的。今天真的太晚了,你回去吧。麻烦你了…”

工作是林幼斌介绍的,他的姑姑是这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唯一要说的缺点就是这家律师事务所是女人当道,主要合伙人都是女的,感觉像是个个娘子军团,刚上班他还真有点不习惯。

只是,每当加班加到很晚,静静的坐在办公室,安静的空气总是会让他想起她。那个时候公司出事了,他也是跟现在这样没日投夜的上班,只是那个时候身边有个她。她会做好吃的给他送过来,会拉着椅子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好似上学时那样,像个同桌做着自己的事情等着他下班。

许念一的这段日子过得很平静,直到唐佞做了近世企业的法律顾问,好多人这才发现他的家族企业不在了,他和许念一分手了,比如说薛皓字和她母亲。

“我知道……”他用卑微的口气告诉她,“我只是觉得,你现在空出来了,我想要站好那个位置,告诉你,我在这里,如果你想,请给我机会。”

“你进来再说吧……”终于,主人家知道失礼了,打开门让他进来。

唐佞也是这么觉得的,第一次见到她,他就感觉到她身上散发的攻击力和压力,这大概就是人们口中说的“专业”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