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努力加载中...

他就这样傻傻的站在走廊里,直到别人撞到他,他才恢复思绪。只觉得心里五脏六腑都被抽离了位置,呼吸都带着酸楚,最终他都没有过去,转身开车回家,只是把自己关起来。

“唐佞,开门……”

许念一愣了几秒然后看着他,那张脸一本正经不像是开玩笑,让她多了几分慌张,“阮子路,你是唐佞的朋友,你知道的……”

也没有办法忘记刚刚的画面。

她转过头,看着他,轻轻点点头。

她站起来,刚準备要走,却被她一把拉住了。

“子路,你喝多了……”她不想打破任何关係,朋友或者上司都可以,绝对不要成为追求者和被追求者,“我先走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念一,别这么快拒绝我。你听我说完,我一开始也只是以为自己对你只是喜欢。可是你和唐佞好了,我心里特别不舒服,后来我才知道那叫嫉妒。我知道,他们分手了,你心情很乱,我不该这个时候来烦你,可是我今天看到佟安,我的心又不舒服了。我怕我不说,你永远不知道我心里的想法。”

“唐佞,开开门呗……”

即便那么难,即便那么疼,即便那么苦,都要假装。

以前她就是这样,明明有钥匙,却装作可怜模样在外面敲着门,总是惹得他又好气又好笑,捉近屋里总是忍不住“修理”她一番,这才平顺了气。

他们坐在日式的那种小桌子下面,结果她被她一拉,身体失去平衡,脚绊在桌子上,整个身体都倒在他身上,而他只是下意识的,双臂将她一抱,搂在怀里。只是,那朝思暮想的人,离得那么近,他听到自己的心跳的好距离,转过头看着那张脸,细白的皮肤,深邃黝黑的大眼睛,水汪汪的透着几分无奈何害怕,看着就让人心疼。

许念一感觉自己的脑袋巨头疼,她从来没为了男人这么烦恼过,“子路,我现在真的不想谈任何感情……你该知道的……”

日式的移门被拉卡,她隔着一个人,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僵硬,震惊,随即一闪而过。而阮子路也一惊,鬆手将她放开。

她已经好久没出去吃饭了,每天都是一个人,这些日子多了佟安的纠缠,总觉得日子过得更烦躁了,今天难得这样拉着出去吃饭,仔细想想,其实吃什么她偶无所谓,索性点点头,随着他了。

他努力说服自己,只是感觉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许念一用力挣扎,只是他喝了酒,早没了感觉,将她抱得紧紧地,任由她出多大力,都不肯放手。她正好想咬他,却听到门外熟悉的声音,“阮子路,又泡妞呢?”

阮子路听了她的话,低下头,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酒,什么话也没有说,又开始安静的吃饭了。许念一想起那个人影,心里感觉有点抽疼着,连带着吃都没了胃口,只是拿着筷子拨着寿司的米饭糰。

他何尝不是没看见。只是他想,都这样了,自己何必再去搅和。手指紧紧的掐着自己,尽让不让自己去看她那张脸,“我先过去了,回头电话联繫。”

毕竟这个男人,除了对婚姻和孩子的恐惧之外,再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了。

那是他的念一。

他侧过头,露出无暇的侧脸。他的侧脸特别的立体,光影交错,让那张脸透着几分精緻与魅惑,只是在此时此刻,这样的神态多少有点太过于完美了。

结果,有天下班,她看到佟安的车,半个身体都出了公司又躲了回去。谁知道身体还没站稳,好似就踩到了别人的脚,结果整个身体往后倒,倒在了别人的怀里。她赶紧回头,嘴巴里还唸着,“不好意思……”

她点点头,手里的筷子停了下来,只是她还没有说话,就被他下一句问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在追她。”阮子路看着他,“不会影响我们朋友关係吧?”

因为总有一天她是别人的。

只是他已经放手了,他已经做好决定了,那么就该假装看不见,就要假装不介意,就要假装不在乎。

“对不起……”唐佞看着他们两个人,感觉自己的心好像不跳了,只是却还是硬撑着微笑的看着他们,“我跟客户过来的,听说你定了包厢吃饭所以过来打个招呼。不打扰了。”

许念一被佟安盯上了,他会偶尔给她打个电话找她吃饭,即便她多次推脱,他依然不气馁。有的时候实在许念一躲得太凶,他就索性到公司门口等她,或者是到她家找她,让许念一有点头疼。她现在的状态,真的很不适合考虑任何感情的事情。

“不会。只要念一喜欢。”他觉得自己已经站不住了,“真得走了,那边还有客户呢。”

这话还是对阮子路说的,说完优雅的转身,却被阮子路叫住了,“唐佞……”

“唐佞,我们换地方继续?”

阮子路选了一家日本料理就在公司附近,很精緻,非常的安静,两个人找了一个小包厢,挨在一起坐,许念一看着功能表上的菜,实在懒得多想,索性推给了他。阮子路见她一直没精打采的,也不推脱,拿起功能表就点了一些,最后还温了一壶清酒。

阮子路无奈,微笑问她,“开车了么?没开车我送你……”

转身回到包厢,那边热闹沸腾,只是才坐下来,他听到自己心在哭泣,整个身体都泛着软。

“你们分手了么?”他问。

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客户,脑子里想着刚刚她被阮子路搂在怀里红着脸,气急的摸样,那样委屈,那样可怜,可是他竟由着他,什么都没有说。

许念一本来正在愁,听到他这么一说,赶紧说,“没开车,你送我吧,最好在请我吃个饭。”

许念一看着佟安转身的背影在发呆,阮子路在边上忍不住问,“就是为了他才让我陪你吃饭的?”

“是,我知道我是他的朋友。其实我一开始就对你有好感,就是因为我是他的朋友,你也是他的朋友我就没有多想,我总觉得我这样的人,对女人好奇多余照顾,自然不敢招惹唐佞的朋友。后来你们好了,我就更不敢多想了。可是……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

“谁让你鬼鬼祟祟躲在我身后的?”她本来就烦躁,见到他,自然不会掩饰情绪。

可是,现在他只能这样。

转过头一看,却看到阮子路正皱着眉头看着许念一,“念一,你最近可是越来越重了,踩的我的脚疼死啦。”

总是要给别人的,她会保护自己的。

他笑着,脸上满脸苦涩。

“我今天说好跟同事吃饭,改天吧。”许念一在薛皓宇身上学的很明白,不爱的就别招惹,特别是在她现在这样的情况下。

外面的雷停了,雨下的越来越大,他隐约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轻轻的一下一下的,好似以前和许念一谈恋爱的时候,她撒娇的小伎俩一般。

以前谁要是敢这么对他,他恐怕杀了那人的心都有。

“那我也追你可以么?”

他这番话说的优雅又沉稳,听的她心里凉了半截。而且大都都是说给阮子路听的,眼睛看都没有看她。她本来就受了委屈,加上他那态度,气的眼泪都要掉了下来。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突然,门外的敲门声变得很响亮,他皱眉,这才意识到不是错觉。

“好,我改天再找你。”佟安有风度的看着她,又看了看阮子路,微笑的离开了。其实如果她没有和唐佞开始,或许她会接受他的。

“念一……刚刚那个佟安再追你?”

她抬起头看着他,之间那张脸上的情绪透着关怀和担心,轻轻的苦笑着点点头。

“嗯,分手了。”他回答,眼睛看了她一眼,此时的她泪已经滑了下来,他却无动于衷,笑笑看着阮子路。

你这样,她又怎么放得下?

“走吧,吃饭去吧。”阮子路也没多问,拉着她就上了车,“吃日本料理吧,有兴趣么?”

她乌黑的头髮贴在苍白的脸上,显得她更瘦了,眼里含着泪,委屈的好似孩子一样,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轻轻开口只是说了三个字,“唐佞,疼……”

家里一片漆黑,没过一会,外面的天开始打雷闪电下起了雨。外面轰隆隆的声音显得屋内更安静的。而那股融入在骨髓里的思念涌现出来,让他疼的抽搐着蜷缩在沙发上。

“你们真的分手了?”突然,他问。

没办法不去看她那张脸。

他告诉自己——

只是一种冲动,唇低下来,没给她机会逃,就擒住了她的唇。

转身在没有给他们机会,生怕再说下去自己都要崩溃。

菜陆陆续续的上来了,包厢里很安静,她一直低着头吃着东西,吃的很仔细,很慢,只有她知道自己这些日子一直都是这样的,好似丢了魂魄一般,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来。

没办法不介意她的眼泪。

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门外全身还在滴水的她,在没有办法做出那些完美的,假装的表情。只是傻傻的看着她。

“念一,今天没时间?”佟安温柔的问她,眼里透着几分失望。

他的脑子里不断重複着今天看到的画面,那张委屈的脸,那几行辛酸的泪,想着他都觉得不捨得。

“我有事,今天就这样吧。小黄,你帮我继续招待。”他的拳头捏着紧紧地,从包厢里站起来就要走过去,只是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她都不是你的了,你何必这样?

“嘻嘻,念一,跟我客气了吧?别说请你吃个饭了,天天请又如何,走!”阮子路拉着她,她也没再推脱,跟着他就出了门。果然她才出来,佟安就从车里下来了,朝她走来,她假装惊讶的看着他,又不好意思的看着身边的阮子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