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努力加载中...

走进电梯转过身,他依然站在那个地方看着她,透明的玻璃门外,那个修长的身影看着她,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亲的很小心,轻柔的,颤抖着,那感觉好似他推开了她,她就是世界末日。他怎么下得了手?

他只是傻傻的看着她,听到她委屈的说,“唐佞,疼……”

直到上了车,他弯腰帮她系安全带的时候,她一把抓住他的手,眼睛突然看着他,“谁是兇手?”

“嗯。”她乖乖的点点头,“你也早点回去吧。这些日子让你操心了。等我好好睡一觉请你吃饭。”

然后看着她冲了过来,扑在自己的怀里,任由那条纤细的手臂抱着他的腰,将所有的情绪全部发洩出来。胸口的T恤被泪水浸湿,随着她的呼吸由温热变得炙烫。挣扎,动摇,最后他还是将手握在她肩膀上,只是还没有用力,怀里的那个人,就用一种很卑微,很轻的声音,求他,“别推开我,求求你了……别推开我,好不好?”

做了,才发现思念是那么的重。

他的电话接的很迅速,只是他挂了电话回到更衣室里,她依然那个姿势,那双眼睛美丽深邃,还有空洞。

一点感觉都没有,对不对?

到了家门口,她愣愣看着自己那道家门,突然又想哭的冲动。

突然,她翻了一个身,手臂搭在他的腰间,轻轻柔柔的,那个动作已经成了习惯,他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闭眼钻进他怀里,唇贴着他的胸口,身体紧紧地贴着他,安静的睡着。

他感觉自己那点力气最后都被抽乾,手鬆开门,任由它轻轻合上,然后听到“卡擦”一声,好似锁住的不是那道门,而是彼此,而是他那颗心。

恨又恨不起来。

“我想你了……”她醒了,早在他进来的时候就醒了。听到他去翻衣服,就知道他想逃跑,下意识的这么做了,只是想与他贴的更近。

接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本能,只是随着心,随着感情去做。

“念一,你没事吧?”他的手伸进去,不让她关门。

他愣了一下,然后挣脱了她的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关上门,上了驾驶位置。

许念一,不疼了……

而他的心好似一个警报器,不断的提醒着他,要推开她,要停止,不能,不可以,不行!可是身体却完全不随着心。随着她的动作靠近,当肌肤贴在一起,炙热中透着冰凉,让彼此都打了一个冷颤。

他坐在那里很久,久到里面的水声都没了动静他还不知道。

她不说话,只是乖乖的靠在他胸口再没有任何异议。

她告诉自己——

她也不挣扎,只是看着他,“等了很久了?”

爱,放不下。

身体与他擦肩而过,手臂被他抓住,他告诉她,“我只能告诉你,这件事跟我想的还有出入,还要複杂的多。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谁。”他停顿了一下,看着她,眼里明明是不捨,可是语气却是那么坚定,好似一把剑,戳在她心上,“你别来找我了,我不逼你,不做朋友也行,只是你和我是绝无可能了,这是我的决定,我不会改变的。”最后他轻轻的告诉她,“恨我也行……”

他知道他狠心,可是不这样还能怎么样?

身体动也不动,任由她抱着,只是静静的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当唐佞跟她说分手的时候她觉得很受伤,可是当她求着他被他拒绝的时候她觉得更伤。而这一次,她知道再无别的可能了。只想知道到底是谁,他也不肯说,她还能怎么样?

他见她不动了,放开她,裹着浴巾,冲了出去接起了电话,而她则躺在更衣间的地板上,什么力气都没有了,再也动不了了。

再没有别的想法,身体没有办法回应,脑子明明告诉自己,快点,把门关了,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就没事了。可是手却紧紧的握着门,动不了。

挣扎纠结被剧烈的感情所掩埋,有的只是彼此的呼吸喘息声。

胡乱洗好澡,披着浴巾悄悄的走进卧室。她依然睡得很香,他只是看了她一眼,边进了更衣室。然而他的手才反着衬衫,炙热的手突然就袭上了冰凉的胸口,引起一阵滚烫。

好似永远都不够,好似要融了彼此,再也不要分开。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甩开他的手,大步的朝着那个曾经的家走去。

然而,突然,他的电话响了,那刺耳的铃声好似一桶凉水,将他浇醒,然后双手害怕的抱着许念一不让她动弹,透着无奈,闭着眼睛告诉她,“念一……别这样……”

而佟安,呆呆的看着那个笑容,明明是念一的笑容,好似那些事情都没发生过,笑的那么灿烂,那么自然,可是为什么让他看着都觉得疼?上前紧紧的抱着她,这才发现那件男士的T恤。

许念一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尝试过,发洩过,无理取闹过,现在明知道结果,却依然没办法释然。

而他下了车,帮她把车门打开,然后弯腰将她的安全带解开,这一次她没等他动手,推开他走出了车子。

不想动,不想下车,不想离开,不想,不想,就是不想。

能紧紧抱着,能这样呆着,也是幸福的。

许念一挥手直到他上了电梯,这才关上门。

许念一感觉自己身体突然僵硬,冰冷,然后有一种死寂的感觉。

咚的一声,他垫在下麵,而她低着头,害怕的闭上眼,吻住他的唇。

前两天还问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怎么今天却又阳光灿烂了。好似那些伤痕都已经不存在,让人有点发懵。

他等了很久,见她也不出来,这才走近屋内。结果,一进去就看见她穿着他的T恤,裹着被子,蜷缩在床上睡着了,看着让他不由的有点心疼。走近床边,索性坐在那里看着她,手指忍不住抚摸她眉间的皱摺,手指触摸到那冰凉的肌肤,身体打了一个颤抖,是熟悉的触动。而她动都没有动,乖得好似一只猫咪一样,让他忍不住抿嘴微笑,这就是他的傻念一。

转身回了房间倒在床上,脸上的笑容撤去,恢复了死寂,

“我没事,”她微笑着,“想通了,自然就没事了。”

“唐佞……”她低喃着手臂穿过他的胳膊,然后紧紧的抱着他。而他愣了两秒,感觉全然崩溃,连警报都没有办法运作了。

她咬着唇,吸着鼻子,最后默默地低下头走近他的卧室。而他依然站在那里,听到洗手间的门关上,然后传来了里面的水声,心里早已酸涩氾滥,没了主意。他转身坐在沙发上,心里乱的跟一团麻绳,他想,他不该让她进来的,他不该让她这样抱着自己的,更不该让她洗澡的……

他看着心疼,却还是固执的弯腰拿着她的湿衣服,还有钥匙,出了门。

他一愣,然后也笑了,“那就好,那你好好休息,明天还是请个假吧。”

那些事都跟她没关了,那个人也是。

怎么办?

他觉得自己又干了一件蠢事,赶紧套了衣服,弯腰将她抱起来,“念一,我送你回去。”

她轻轻的按了电梯,然后低着头移开了眼睛。

她的唇裹着他的唇,手拽着他腰间的浴巾努力的让彼此的身体靠近。

“念一,”他拉着她的手,然后转身,只是劝告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她的整个身体都压向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车子静静的开着,她耷拉着脑袋看着漆黑的夜晚。这个时候马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偶尔的车开过都是计程车,这个城市安静的让她觉得悲凉。

最终还是他够理智,伸手将她拉开,儘量不去看她眼睛里看着他的眼神,咬紧牙,淡淡的说,“去洗个澡吧,要感冒的。”

那么轻,却又那么浓烈。

只是那冰凉的水也没有办法沖散胸口的炙热,那被狠狠抑制住的感情,好似带着后劲的浓酒,让他全身都发烫。

屋内很安静,她却哭得更大声了。本来只是一个冲动,只是觉得委屈,只是因为她看到了他紧握的拳头,那个画面,那种心酸让她发疯,于是像白痴一样跑了过来。

她看着那张脸,突然笑了,心口压着那个情绪剥落,疼的呼吸都是苦的,脸上却在笑。

身体不由得放软,悄悄的躺在她身边,侧着身体看着她,细白的皮肤难掩眼底的青色,想来这些日子她恐怕都没有睡好,心里不由得心疼起来,皱着眉头。

他一愣,她这才离开了他的怀抱,很自然的掏出钥匙,打开门,钥匙轻轻一转,门开了,她看着他,轻轻一笑,“麻烦你担心了,明天请你吃饭。”

回到书房,在没有办法定下心来看那些档,只是觉得烦躁不安。最后索性冲到了客房的洗手间,打算洗个澡去公司上班得了。

电梯门打开,她低头走了出去,只是走到门口,却看到一双漂亮的皮鞋,抬起头门外站着那个人,焦急的看着她,“去了哪里了?怎么打手机都不接?”

佟安看着那张脸温柔的笑容,虽然带着疲倦却是充满了希望的,不由得也高兴了起来,笑着跟她告别然后转身离开了。

身体在抗议,感情随着触碰好似找到了发洩口,源源不断的暗涌着,他狼狈的拉着她的手,逃离了卧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