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努力加载中...

从来,他都是对谁都很狠的人,包括他自己。

唐佞这个人,从来都是做好最坏的打算的。

他走的那条路好似越来越远,而且不许她更随,许念一真的看见了,突然透着几分荒凉。那种心窝被掏空的感觉,说不清楚。

“怎么进的?伤的严重么?”

她的情绪平复了,带了几分不好意思,头低着着往外退,却被他牢牢的抱着,感觉又贴近了几分。他的动作很大,吓了她一跳,抬起头看着他,却见他眼里的挣扎。

“念一……”

“求之不得。”他挑眉,露出孩子气的笑容,让许念一觉得亲切了一点,刚刚拿到硬伤,好似被洒了药,又不疼了。

就如同唐佞和她一样,他觉得和她分手是为了她好,可是对于她来说,能跟他在一起,买对任何都是幸福的,是一样的道理。

“念一,你别哭了……”

“念一……”

只是这一次,她有一种过不去的感觉。

而现在,她迷路了,首先需要的就是走出那个迷宫才行。

而他依然看着地上,脸上的笑容有点苦涩,唇张开又合上,好似不想说,又像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对于他来说,只有他要什么。

“不客气。”他的大手轻轻的捧着她的脸,大拇指带着一点点茧,却儘量轻轻的擦着她的脸颊,那张脸一直优雅,如今也露出了几分焦急和无奈。

他愿意约她,她愿意去,就去。不一定会讨好,也不一定会迎合,更多的是满足和圆满。满足阮子路的希望,圆满那她自己那颗心。

许念一有的时候想,爱情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是要这样,把你捧在手心里,宠着你,想着你,那就是幸福。

许念一笑了,“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我可以给你煮麵吃,可是今天我想吃好吃的,要不我换个衣服,你带我去大吃一顿?”

“嗯,大不了我打车回家,明天让司机去开。”他跟她一样,低着头,看着马路上的石砖,嘴上一直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他情绪很糟糕,念一……”

没办法,真的不是现在,她还需要点时间。

他明白了她的心意,即便刚刚的那一霎那,她再依靠,她在软弱,可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等待。等待忘记,等待放弃,等待别的不可预测的事情,这些他不确定。唯一他可以确定的就是他不想吓坏她,于是什么都没有说送她回了家。

阮子路约她约的越来越频繁了,她拒绝了好几次,他却依然不气馁的,倒是弄得她不好意思。她知道自己现在有点不适合谈恋爱,还需要点时间,所以她觉得那是对他好,可是对于阮子路来说,是不是能跟他出去,给他机会就是幸福的?

来来回回好多次,她也不好意思了。终于有一天和同事吃饭结束回到家,突然觉得冷清的很,给他发了一个短信约他出来喝酒,没一会就收到他的短信说来她家接她。等到碰面了,看到他车子后面的行李箱才知道,本来晚上他要走的,只是因为一个短信,什么都扔下了。

佟安摇摇头,“请我吃么?”

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两条平行线。如果能够遥遥相望,那表示都放下了。

他笑着点点头,然后陪着她慢慢的走。

于是开门让他进来,然后快速的去卧室换了套衣服,就拉着佟安出去了。

她轻笑,刚準备放下,手机又响了。

所以最后她也不拒绝了。

即便后悔,即便最后她恨他,他也会说不。

她依然低着头,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她想起了很多往事,只是觉得鼻子一酸,好似这么多年,无人依靠,一直在这条艰苦的道路上摸索。

她从来没有见像现在这样的複杂,感觉这些年她一直努力蓄着电往前走,不管生活多累,不管那条路多少荆棘,她都会往好的地方看,往乐观的地方想。

他怎么会给她电话?

如果后悔了,他只会继续惩罚自己。

“严重么?”她再次追问。

回到家,又看到了佟安,他依然风尘僕僕的样子,微笑的看着她,让她也忍不住淡淡的笑了,“吃饭了?”

至少——是对自己说“不”。

洗完澡,还没吹头髮,她的手机就开始响。她弯腰从包里找出来,是佟安给她的消息,上面只有一句话——念一,能这样我也觉得幸福。所以别太负担,别觉得自私,别觉得那是不对的。

伸手擦乾了泪,然后抬起头看着她,“佟安,谢谢你。”

“我只是突然想到,”她想想算了,“你要是……”

努力让自己去尊敬自己的母亲,努力让自己与父亲沟通,努力去忘记他,她真的尽力了。

许念一觉得自己一直就不是拖拖拉拉的人,如果感情真的没有办法继续,那么就继续往前看。所以,她不在让自己呆在一个人的屋子里发呆,下了班,经常会参加同事的聚会,偶尔朋友打电话她也不会因为害怕与他碰到而拒绝,好似又回到了那个开朗快乐的许念一。

然后他会根据那个目标前进。

如果不能,那么也再无交集。

“唐佞进了医院,你来一下吧。”

中间只要阻碍他完成那个目标的,他都可以放弃。

他说不,那就是不。

唐佞也在发生变化。

她皱眉,“去哪里?”

最终,她还是自私的逃避了那样的眼神。

于她,曾经也是。

佟安的声音很温柔,透着一股成年男子的成熟与安全感,那一声声的安慰,到最后唤她的名字透着颤抖,都让她觉得很感动。

“打架……”

她的肩膀被他紧紧的捏住,然后拥入怀里。那双手臂紧紧地抱着她,那种感觉好像她就是他的全部。而许念一只是觉得那一刻,她的情绪全然崩溃,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不了,我已经睡觉了,你让他少跟别人动气,有什么事情好好说。”说完,她便挂了,索性关了手机。

只有她自己知道,身体里那巨大的伤口,随着时间越来越深,越来越黑暗。

再没有话了。

她不能对每个人自私,只对他永无底线的给予。

“没,”他这才抬起头看着她,“我只是在想怎么说。”他停顿了一下告诉她,“我父亲在外面又很多女人。所以他有很多私生子。我妈一直怀不上,大家都说她身体不好。后来她怀了我,也算是个奇蹟。所以她很开心,小心的保胎,就盼生个儿子。最后她如愿了,只是她年纪太大了,所以没走出手术台。”

许念一笑了,果然,只是朋友的好心。

“我在努力开心。”她低头,泪水滴在石头,淹没在黑暗中,无声无息。

吃了饭,他要去开车,许念一叫住他,“陪我走走吧,吃太饱了。”

她没办法给别人爱,那么也该尝试对他说“不”。

其实,或许他身边的所有的朋友都觉得他们还会在一起,只有她知道,不会的。

他是那样的人。

她零星从薛平和林幼斌那里得之他的工作,偶尔还会从阮子路那里了解他的业余时间。好似他的身边充斥了三教九流的人,再不像原来这样,只是那个圈子。那些他曾经绝对不会大交道的人,现在他也无所谓。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两个人话很少。许念一有点不想说,第一是白天上班累了,第二是因为下班看到的。而佟安很贴心的从头到尾都没有烦她,好似真的只是带她出来吃好吃的。静静的陪着她,在没有别的多余话,让她很感谢。

她曾经以为唐佞是他的依靠,可是抵不过现实的残酷。

外面下了点雨,好似刚刚停下,马路上还是湿漉漉的,空气里有一种灰尘被沖洗乾净的味道。她问他,“车子放哪里没有事?”

所以,对于别人来说,他们是分手男女,一切皆有可能。

“念一,我是薛平,你能出来一下么?”

只是看着萤幕上的名字,她又发愣了。

“那你呢?”他问。

“念一,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有我,可以把我当做他,我不是非要和你在一起……”

许念一静默,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相比你,我是幸福的。至少我妈现在过得很开心,我爸爸过得也很开心。”

那个关卡好高好宽,她尝试过,努力过,然后感觉自己身体里那些精力被消耗殆尽,再没有办法像从前那样了,她累了。

号码在闪烁,最后她还是没有抵住,轻轻的按了接听,“喂……”

“当初为什么不要孩子?”她突然想起来,然后抬起头看着他。

佟安找她也很频繁,其实他倒是每次都让她很头疼。他的大部分业务还是在加拿大,但是为了她,好似飞来S市越来越频繁了。可是他给她任何压力,从不给她电话,每次一下飞机就是会在她家门口等着她,然后告诉她一声,他来了,呆几天,如果有事给他电话。

有一天,她打车路过大排档,看见他衬衫袖子挽起来好似和混混一样的人吃饭,让她有点发愣。

委屈,无奈,辛酸,还有无助。

“念一,乖,别哭了……”

回到家,她冲进浴室洗了一个澡,炙热的水浇在身体上,她觉得脑袋乱乱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