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努力加载中...

他也笑了,“我觉得再大的恨,对于已经生命在倒数的人来说,都不会那么强烈。毕竟他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亲了。”

听着他这样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她也不知道现在这心里是什么滋味。

应酬着自己的人生,敷衍着自己的感情,只是因为过不去。

“怎么了?”她走进屋内,坐在沙发上,而他拉着床边上的写字台的椅子坐在那里,苦笑的看着她,“我爸爸查出来得了肺癌,把我叫回去,说了很多话。他说他觉得对不起我母亲和我,他说他觉得最爱的还是我这个儿子,所以要把全部钱都留给我。他还说,希望我能原谅他。”

“那你还在放不下什么?你母亲是爱他的,女人就是这样的。即便这个男人犯了再大错误,因为爱会忘记那一切。所以她才会不顾一切的生下你。如今他已经这样了,如果你能放下,或许你母亲会开心的。”许念一说完那番话,觉得有点讽刺。

只是她不确定自己给不给的起。

突然门打开了,她一惊,等看到门口站在河她对望的女性又愣了一下。

都说爱情没有谁付出多,谁付出少。只有爱的多或者不多。她这样,是不是表示她爱他胜过他爱她?

许念一叹一口气,然后笑着看着他,“那你觉得呢?”

“他发生了什么?还是你又想起了什么?”

她忘记了。

所以,难得他“心情不好”,道义上她也该去陪陪的。只是她这样的心情,她只是担心会弄得更糟糕。

“嗯,听说你受伤了过来看看。在门口正好碰到姚……”她记不住名字,念了一个字,就想不起来了。

把手里的汤放下,然后转身朝他房间走去。本以为他在睡觉,却看他抱着笔记本在上面打着字。而他看见她也是一愣,过了很久才说,“来啦……”

那么亲密的语气,那么自然的了解,可是只是朋友。她不希望流露出一丝丝想要在一起的姿态。这是彼此的默契,也是她的坚持,还是她最后的一点点尊严。

她现在就是。

“念一,你没事吧?”他皱眉,却看见她轻笑着摇摇头。脑袋歪在沙发边,透着几分孩子气,可是在凑近了一看,却觉得脸上那笑容都是苦的,让他有点心疼。

她正在叫人放下,而她自己却死死的握紧,生怕一鬆开,那个人就彻底消失了。好似断了线的风筝,离她远去。

“得罪了什么人,这次?”

她知道。

许念一没明白她的话,毕竟她和他已经好久没联繫了。他现在情况,对于她来说都是陌生的。而姚书娉显然也不打算给她机会,说完就闪出那道门,走向电梯。

那么于他,是不是也是全部?

到了佟安的酒店,他脸上露着疲倦。

“不了,有点晚,我有点累了,想休息。”她发出那条资讯,心里有点小愧疚的。

她坐直身体,然后侧过头看着他,“没,只是想到关于『放下』这个话题,我是最没有资格说的。”

“好的,谢谢你了。”

爱一个人其实挺容易的,只是爱一个人二十多年,很难。

一次足以。

她抬头,看见他退缩的脚,轻轻皱眉。

“我今天心情不好,陪陪我,好么?”他又回了她一跳消息,她轻轻叹一口气,继续回他,“那我去酒店找你吧,还是那家么?”

“我不介意顶着骗子的帽子,只要能把你骗到手就行。”他轻笑,侧过脸,儘量表现出淡然与优雅。

“那就当是敷衍或者应酬吧。”她轻笑,“你每天对着这些客人,总有一些是要敷衍是需要应酬的。我们只是习惯性把最直接的情绪发洩在父母身上,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作为你是他儿子,孝义上来说,你也该让他无牵无挂走完最后这段路的。”

她侧脸,看着那个乾净俐落的身影,转身进了屋子。

弯腰把碎片都扔进垃圾桶,然后拿出纸擦着地上的水渍。结果不小心还是划伤了,小小的口子渗着血珠,不疼,但是恼人。

“如果真的能那么简单说忘记就忘记就好了。我看着他,虽然觉得他很可怜。可是看着那些我名义上的兄弟姐妹,我又觉得很反胃。于是那些记忆里,母亲苦苦哀求的画面都会慢慢浮现,心里又起了疙瘩,过不去,放不下的,难受的要死。”

想到这里了,不由得手都急了起来,倒是把碗打翻在了地上,哐噹一声,厨房了汤水加上碎片,成了满地狼藉,不由让她更懊恼了。

“书娉,书本的书,娉婷的娉。”

她轻笑,笑她自己。

“嗯。”

这一不留神,又拉了一个口子,这次这个口子有点大,血珠滚落下来,看着她自己都晕晕的。

“我没事,就是小伤口。我刚刚已经把碎片捡了,只是没捡乾净。”她打开水龙头冲着自己的手,然后感觉那道炙热的眼神盯着她的手指,浑身都是滚烫。

“姚书娉说,让我作为朋友劝劝你,难道作为朋友这个都不能说?”她接着问,他却一口喝完了汤,把碗放入了水池里,依然静默。

他的神情淡淡的,透着几分疏远,让她不由得觉得心灰,回到厨房拿了碗,倒出汤,心里想着,让他喝了就赶紧走,免得惹他厌。

手机在震动,她翻开一看,是佟安。

更何况要忘记一个爱了二十多年的人。

“你好。”姚书娉伸手,用力的握着她的手,“我叫姚书娉,他的老闆。你好好劝劝他。在我们律师这行业,有些人是得罪不起的,如果他还想干的话。”

唐佞在医院里住了三天,断了一根肋骨,然后出了院。这些许念一都是从薛平和林幼斌嘴巴里知道的。她挣扎了一下,终究抵不过心里的担心还是去了一趟他的新居。

如今,她那里做得到?

或许这辈子都没有办法。

都说分手之后的情侣难成朋友,她也曾想过,或许她和他就是例外。终究,还是逃不了。就是因为那么亲密,那么了解,所以才受不了那样的冷漠。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即便你给不起,只要你努力尝试也便够了。这样痛苦的情绪,难道还没有把你逼到绝路?还是你觉得我不值得交託?”

“你找唐佞?”姚书娉那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许念一,非常直接的目光充满毫不掩饰的打量,锐利又犀利,加上她整个人的造型,让许念一觉得压迫感很强。

或许对于唐佞而言,感情没有谁付出多或者少。对于许念一而言是有的。

那层膜没有撕掉,她还可以自欺欺人。

她想起今天他对她故意冷漠,假装不乐意的表情,心里的那个问号越来越大,更多的是不确定。

即便她这样死心眼,即便她会伤害自己,他还是要分手?

他不说。

“别弄了。”他一把将她拉起来,“地上都是碎片不会用拖把么?那手擦它做什么?”

“其实只是你愿意不愿意去尝试而已。”他的话好似鸦片,轻轻的诱惑着她,“你知道我的心意的。”

她在努力,可是她不知道需要用多少年才可以忘记。

她不语。

其实她一直忘记问他,为什么要分手?

她关掉水龙头,拿着赶紧的手纸擦着,他拿出拖把已经把地拖乾净了,“别管那地了,明天阿姨来了我让她好好收拾。”

最主要的是,那样的不明不白。

去,是念在旧情,她告诉自己,可是真的到了那门口,总觉得惶恐不安。

至少,她放低了姿态,想要去维持那段关係,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而他却是狠心拒绝的推开她,毫不留一丝情面。

而她低着头,轻笑,最后还是没有回答。

“嗯。我听说他受伤了,来看看他怎么样了。你好,我叫许念一。”她儘量让自己不要那么狼狈。结果已经知道了,发展是可以预料的。感情不存在输赢,只有伤害和被伤害。她只希望不要让大家觉得她是弱者,因为她最不要的就是同情。

于她,他是她的全部。

她想起他看见自己受伤是红着眼睛大声吼着她说话时的摸样。

她笑了,看着那张脸,“佟安,作为一个谈判者,你真的很厉害。让我无法拒绝,也没有办法推脱。”

她重新拿出一个碗,倒出汤,然后递给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他接过汤,随着她靠在柜子边,轻轻的吹了一口,然后放在唇边,眼睛看着厨房那道门,漠然中透着一种悲凉,她知道。

她只是固执的不愿意什么都不想,依靠在他身上。

心意?

“嗯,她正好走,就开门让我进来了。我顿了一些汤,想现在喝么?”她觉得自己好似泡在热腾腾的池子里,脑子晕眩不已,只能本着本能在说话。

佟安对她,她是很感动的。她清楚知道,错过了佟安,她不确定这辈子还能遇到条件那样好,对她那么贴心的一个男人。

他走到沙发边,坐在她身边,“又怎么了?”

而他依然无所谓,依然不给她任何压力。

她下了楼,立即跳上了计程车。

许念一看着来气,拿起保温瓶,然后轻轻说了一句,“好好休息,我走了。”

“念一,我回来了,刚下飞机还没吃东西,陪我吃点东西么?”

屋子里很安静,也很乾净整齐,只是对于病人来说好像有点不适合养病。她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整整齐齐的饮料,连个水果都没有。再打开冰箱冷冻柜,全是速冻的饺子馄饨,让她觉得有点心疼。

宁愿保持距离,也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待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