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努力加载中...

“我爸爸妈妈出车祸之前,他们警告过我,钱不拿出来,人肯定活不了。”他淡然的说着这些话,好似这些事情都跟他没有关係一样,“这是谋杀,别人在暗我在明。不能不跟她分手么?”

“你真的和她在一起?”最后她选择用卑微的语气问他,而他鬆了一口气,轻轻的点了点头,那个幅度很小,可是却恰到好处,让许念一觉得自己那么可怜,那么无奈,而他那么伤人。

那样的在意,只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让他变成这样,她能不感动么?

许念一在也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找我有事?”他直接问她。

唐佞看了一眼姚书娉,眼神里闪着幽暗的光,等待她给他答覆。

人总要向前看的,不能活在过去,她想明白了。

姚书娉轻轻叹一口气,“本来我以为你找我帮忙,是因为你打算从了刘局他女儿呢,原来不是啊。”

可是,看到那张脸,充满惊喜,充满感性,心里就觉得特别不是滋味。

她现在已经属于到了黄河,也死了心,再也米有一点力气了。

“只要你愿意结婚,愿意生孩子,那你就没想太多。”她抿嘴轻笑,然后感觉自己被撕裂的伤口癒合了起来。

她看着充满攻击性,其实性子里却透着洒脱。

“那我先出去了,”姚书娉带笑的看着唐佞,让他气得牙痒痒,结果情绪才上来,她又接着说了一句,“家里冰箱都空了,今天下班去买点吃的吧,我都好几天没在家吃水果了。”

他的话刚说完,门就打开了,许念一走进来看到两个人,打了招呼。

“你不用拿那种拙劣的口气来打发我。”许念一先开的口,她说这话的时候身体都在发抖,可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是充满着坚定,“我今天来,只是想问你为什么。”

而佟安,伸出手臂将她搂在怀里,“亲爱的,吃什么去?”

姚书娉看见许念一走了,就回到了唐佞的办公室,“为了你父母的案子?”

突然,他停了下来,她没停住,整个人栽在他背上,然后被他转身扶住,双手紧紧的捏着她的手臂,那双眼睛透着害怕与小心,然后战战兢兢的问她,“念一……你……想通了?”

对于唐佞,她走出去了。

而他没有说话,这是一场战争——看谁能沉住气。他赢了,他会让她相信。他输了,他会向她妥协。而他只有这一条路。

许念一看着他,不敢相信他用这样冷漠和拒绝的语气跟她说话。这样的唐佞她很不熟悉。她总觉得,他们的关係再恶劣,他也不会这么做的。

他不是二十岁才谈恋爱的小伙子啊~!

“念一?”他见她不说话,慌了神色,皱着眉头看着她,“你……我……我……是不是想太多了?”

是因为不知道让她死心才觉得无奈,还是因为不知道如何让她接受才觉得无奈,她分辨不出来。

小黄把门关上,退了出去,他看着姚书娉,“帮我一个忙?”

“嗯。”她点头,“你很忙啊?”

爱疯了,伤透了,结果便是放弃。

不再疼,只是留了一道疤痕。

“你不用陪我……”她轻声提醒。

“我不知道我这样算不算想通,我只是觉得我现在需要一个照顾我的男朋友……”她轻笑,唇弯着美丽的弧度,甜甜的。

许念一去律师事务所找唐佞的时候,唐佞和姚书娉正在谈事情。前台小黄告诉他姓许的小姐找他,他轻轻皱眉,然后告诉她,“带她进来吧。”

而他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手都颤抖着,最后才想起来把她搂在怀里。手臂收拢着,然后轻轻的说,“终于你又回来了。”

毕竟她才受到伤害,才放弃了那么一段感情。

许念一离开了律师事务所正準备要回家,却在那里看见了佟安。佟安的办公室也在这附近,他穿了一套西装,身边还跟了好多人,也分不清楚是他的同事还是他的客户。他也看见了她,相隔一条马路透着惊喜带着微笑的看着她。

这一次,她是真的放弃了。

许念一随着他大步的向前走,一直看着前面。

只要有了好感,自然就会了解。

姚书娉接着叹了一口气,“真感人……可惜,这个世界感人的故事注定都是悲剧。”她站起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个官司你看看吧,晚上我跟你讨论一下。咱们这样的人,其实也是儈子手,实在不适合谈浪漫的事。你这样的决定残忍了一点,但是很适合做律师。”

甚至为他想了藉口,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理由,重新找他的理由,可是还是落空了。

这场恋爱,她爱疯了。

那种感觉好似失散了多年的珍宝又被寻回时的激动与感慨,让她心里百感交集。

他一愣,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脸上全是兴奋与激动,连带着捏着她的手都变得湿了,让她心里慢慢的变得柔软。

“我能和你单独谈谈么?”她看着他,充满着坚定。

姚书娉转过头,看着他,轻轻笑着,“你这样会是一个好律师的。”

“我显然已经没有选择了。”她开着玩笑,然后伸出手,“走吧,带我去吃好吃的吧。”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大情圣,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姚书娉坐在他的写字台前面,修长的腿相互交叉,因为西裤的剪裁,显得更俐落了。

姚书娉什么人?从他那眼神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她还没干过这么恶俗的事情不由得皱着眉头。

他也笑了,透着几分无辜,再也没有说什么。

他翻开桌子上的档,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现在任何人都保护不了,包括我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伤害她,让后让她远离我。”

细水长流这句老话,没错。

她如何还能伤的下去?

于是两个人倒也成了心心相惜的知己。

“没有什么为什么,这是一个决定。”

那是一种无力的感伤,好似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却也有一种无法割捨的矛盾。

那感觉又回到了当初他们恋爱的时候那般,他痞痞的,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唸着,然后让着,让她觉得充满了感动与甜蜜。

“知道了。”他鬆了一口气,然后儘量让自己不去看许念一的表情,只是变回了两个人的办公室,安静中透着一种压抑,让彼此都有点不舒服。

一开始,互相看不对眼,但是打了几次官司,有共同跟别人交了几次手,倒是发现两个人骨子里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她把自己的心捧了送过去,别人不要,扔在地上还要踩两脚。可是他却把自己的心送到她手上,不要求她收着,只要摸一下,只要看两眼,他就觉得满足了。

“不忙,刚开完会,都是公司的同事。”他转过头,然后拿起手机,简短的吩咐,“你们去吃饭了,你把单买了,回头报公司的账。”

对于佟安,她走回去了。

他翻开资料已经开始阅读,好似没在听她的话。她也没多说,转身要走,听到他说,“其实我不介意自己是否残忍,只要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残忍一点又怎么样?”

他收了电话,笑着看着她,“我没陪你,我是让我自己开心。”说完便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只是希望不是让你倒胃口就可以。”

开始等于结束,她来不及为她的开始而兴奋,却不得为那段结束而感伤。

果然,唐佞不说话,许念一心里就没底了,那张脸,氤氲不清,她有点看不明白,特别是坐在这张大大的黑木桌前的他,给人的感觉透着锐利,同样的也透着一种无奈。

她看见他轻轻的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就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跑到她身边,脸上洋溢着笑容问她,“你过来看我的?”

唐佞和姚书娉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想要了解唐佞,姚书娉太容易了,同样的,对于唐佞也是一样。

“我唐佞再不济,还不至于卖身。”他看着她,“我是她的,永远都是。而她只要幸福就行了。”

“这次官司我接,帮我一个忙。”唐佞坐回办公桌前,淡然的看着她。

“嗯。”唐佞点头。

这一刻许念一的心里是很感动和複杂的。

他看着不羁,却充满攻击性,非常的敏锐。

所以分手了想要挽回,不惜一切。

爱情,或许需要轰轰烈烈,可是婚姻可能还是需要向她与佟安那样的感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