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努力加载中...

这话说得有点莫名其妙,她还没反应过来,佟安就拉着她走了。上了飞机她才问他,“你爸爸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依然安静。

许念一也不傻,不管是苦肉计也好,放低姿态也罢,他都做到这样了,她能不感动么?只有告诉他,身体还是要紧的。

许念一抿嘴,想起当初在温哥华的日子。

她也笑了,不再说话。

她虽然没有他那样淡定的心态,她能做的只是接受。

他穿了一套贴身剪裁的西装,那张脸好似越发的白净了,透着一种陶瓷光芒,看着她的那双眼,黝黑深邃,不带一点感情,让那张脸透着一种精緻冰冷的美。让人想要靠近,却透着拒绝。

这对父子说话说得很少,但是也只有跟佟安说话的时候,那位老人才会有一点点温暖和亲切。想到这儿许念一的心不由得变得柔软的,倒也不怎么害怕了。

他淡笑,只是告诉她,“他说,咱们两很适合。”

开春了,许念一和阮子路中午出去吃饭,遇到了唐佞。

“难道像薛皓宇那样的人就是最适合我的人?”

许念一看到他,总觉得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倒是阮子路,笑着和他打招呼,害的她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

“念一,我现在只有你了。”

她没有反对,算是默认了。

快要过年的时候,佟安要见她父母,她也同意了。带着他回了趟家。佟安给她妈妈準备了一条翡翠项鍊,许念一对这种东西不懂,只是母亲很高兴。至于薛皓宇的父亲,从来都只是一种假像,许念一也没有太在意。

有的时候佟安接电话,她便问问他,要不要喝水,需要不需要吃水果。

那个人离她好遥远。

她的唇因为他的话慢慢弯起,透着一股孩子气,让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不该为了一个已经完结的人,而去伤害一个对她那么好的人。

姚书娉也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然后瞪着唐佞,“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呢?”

“嗯。”佟安轻轻回答,“念一,等我爸爸的丧礼办好,我们就订婚吧,好么?”

“按照我的个性,不能。可是按照佟安的个性,可以。我无力拒绝,现在我在努力变成『可以』。”

“我在说,我现在得看你的脸色,难道不对么?”唐佞笑着看着姚书娉,那笑容让许念一觉得很刺眼。撇过头,不去看,只是心里难免有点落寞。

不是一天,不是一个星期,他们在一起也要四五个月了,这样小心翼翼的,她其实也有点心疼。唐佞于她,的确是很深很深的感情。

许念一想反驳,可是到了嘴巴里,又被堵塞住,脑子里的那些画面慢慢划过最后她还是说了一句,“当初你不同意,我理解。现在我不愿意,你该明白的。”

“看你。”她笑着告诉他,“看你这个傻瓜。”

“念一,不是花言巧语……”

真的。

“又在说我什么坏话?”

幸亏,佟安在。

“念一,我的年纪不小了。以前我不在意婚姻和孩子,觉得年纪长了,也无所谓。可是和你分手了,我突然觉得,孩子和婚姻对于我来说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失去你……”

许念一安静,没有立即回答她。

到了耶诞节,佟安提出,两个人住在一起。

许念一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脸看着窗外的夜景,轻轻一笑。

“哪敢。”佟安转过头开车,手抓住她的手,轻轻地,凝重的,认真的,“念一,你记住,这一辈子我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开心,幸福,快乐。”

可是他们也是结束了,这是一个结果,而且没有办法改变的结果。

挂了电话,他看着她,眼里充满了无助,她伸手,搂着他的腰,将脑袋靠在他胸口。

他的唇落下,亲着她的额头,然后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终于你是我的了……什么都别操心,有我在……我要让你成为最美丽的新娘……”

“忙啊,最近?”

总之,她和他是不可能了。

“这个佟安不行。”

她感觉那具身体突然硬了一下,然后听到他说,“念一,咱俩分手之后,我一直在想,能宠着你,也是幸福。”

许念一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他拥入怀里,肩膀依靠在他胸口间,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闭上眼睛。

只是这一次,两个人中间那条隐形的隔阂好似被敲破了,他向前迈了一步,她也没有后退,任由他这样靠近着。

佟安跑着回到车,繫上安全带,看着许念一瞪大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得笑着问,“看什么?”

她倒在他胳膊上,“我看到你这个傻子把我当做宝,肯定不会跟你分手的。”

以前,对于她来说,想都不敢想现在这样的场面。两个人对面迎来,她选择了假装不认识。而他选择了假装淡漠。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当然,当然……”唐佞轻笑,最后一副算了的摸样,很自然,也很亲切。

母亲看了她一眼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而她自己,觉得好似经历了万千,整个人都苍老不已,看到那样的他,只有一个感觉,低头走过,全然当做不认识。

那天下班,佟安要去一趟邮局,邮寄点东西回加拿大。他把车停在一边,又从后面拿了一瓶水,让她在车里等着,这才跑去邮局。许念一看着那个修长的背影,心里有点内疚。

“你别强,这些年我看下来,薛皓宇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他对你真的是一条心。”

许念一看着母亲,然后转过头继续洗着手里的碗。

许念一走的时候,佟安的父亲给了她一块表,许念一不愿意收,可是最后还是收下了。老人把錶带在她手臂上说了一句,“你未必是最适合他的,却是他最喜欢的。对于他来说,这样就是最适合。”

许念一和佟安又在一起了。分手男女複合,在很多种情况下,都特别懂得珍惜。他们还有一点不一样。佟安小心翼翼,许念一更多的是徘徊。在很多複杂的感情下徘徊。不过也因为佟安的小心翼翼,到让她不断徘徊的情绪稳定了,最后选择了依靠。

饭后坐了没一会,佟安拉着她回家,路上,他问,“你妈喜欢我么?”

“我们要回去么?”许念一轻轻叹了一口气。

“滚蛋~!”

听说,他的确和他的老闆关係很好。外面不少人都传他们在一起。也有人说他现在的女朋友是某厅长的女儿。还有很多很多的传说,他的身边也站着各色各样的女人。

那天的午饭,阮子路问她一句话,“念一,你这样能和佟安在一起?”

过完年,许念一陪着佟安回了趟他老家,见了一下他的父亲。佟安年纪本来就比许念一大,又是他父亲的幼子,对于许念一来说,佟安的父亲她叫夜夜都不为过了。可是那花白的头髮下,那双眼睛,带着压迫,让她有点害怕。虽然躺在床上,依然透着一种无法忽视的攻击性。

其实如果不是孩子,不是婚姻的恐惧,佟安对她是真的无微不至,他一直就是那么宠着她的。

许念一慢慢开始觉得,麻木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习惯。好似那道疤痕,虽然刺眼,只是看习惯了,自己也就会接受了。

他对她无微不至,有的时候甚至担心深怕一个不小心,好像她就会生气,就会离他而去似地。

佟安也不回加拿大了,整个工作的重心全部转移到了S市,许念一下班,他必然就去接她,许念一一开始也没在意,直到过了一段日子,有一天,他胃疼的进了医院,她才知道,为了每天準时下班,他都没时间吃午饭。

只是饭后,母亲拉着她去厨房,母亲的话还是让她大吃了一惊。

许念一转过头看着佟安,那张成熟的脸上带着孩子气的笑容,眼睛里闪烁着一丝担忧,让他更有魅力了。她轻笑着摇摇头,“我妈不喜欢你,怕你欺负我。”

“他城府太深……”

“怎么?难道你还真的打算欺负我?”她见他不说话,转过头,佯装生气的瞪着她。

“是么?我还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能耐,那今天岂不是我说要怎么,就怎么?”姚书娉说话的气势很足,含笑看着唐佞,好似在同他说些什么。

他不以为然,“我这叫以退为进。你看我傻,回头就不捨得跟我分手了。”

老人一开始只是看着她,好似看一个小丑似地,后来问多了,有点不耐烦的答应了。时间久了,到让许念一觉得他像个孩子。

毕竟,她不可能永远守着这两间空空的公寓,带着回忆过日子。

唐佞的话才说完,姚书娉就从后面走了出来,许念一抬起头,微笑的说了一句,“你好。”

又过了几天,佟安的父亲的医生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本来两个人正闹得开心,接了电话,许念一看到佟安的脸都变了,心里不由一紧。

他很安静,一句话也没有说,直到最后,说了一句,知道了,大夫。

许念一发现,佟安那股温润气质,在他父亲面前,依然毫无损伤。好似也只有这种温润,能对上那股犀利。

再后来,佟安的父亲也开始慢慢询问他们认识的过程,许念一也不隐瞒,从上学那个时候说起,两个人也熟络了起来。

耶诞节之后,许念一把自己的衣服收拾收拾,搬去和佟安一起住了。佟安给她买了辆车,把她那辆马自达给替代了,许念一也没意见。

她的声音轻轻的,加上那淡淡的笑容,跟小孩子一样,好似在撒娇,听的他一愣。这些日子,虽然天天抱着她睡觉,可是每天都感觉抱着一个冰块。她对他不冷,可是也不热。这样自然的情绪从来没有过。

“那姚老闆,对我兄弟小手轻点。”

“还行,”他看了一眼她,然后看着阮子路,“就这样呗。现在是打工的,什么都得听老闆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