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努力加载中...

“是真的。”她重複。

她走进办公室,看到她手里的喜帖,然后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这样的他,对于她来说,是陌生的。

很简单的喜帖,非常的制式化。

“唐佞,咱们做个朋友吧?”

可是,动不了。

姚书娉什么都没有说,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人送了一封信来。”

当然,他也明白,那条路的最终,无论他是否得到他想要的,他已经注定是个输家。所以,再无顾忌等于绝望,再无害怕已经是不要命了。他只要一个公道和结果。

他一惊,转过头看着她,却见她笑着看着他,一副胸有成竹,他问,“你有办法?”

唐佞皱眉,“我不觉得他们会求助于我们。”

姚书娉笑了,“跟那样的人打交道我最有经验了。

只是,今天早上之后,他的人生就真的只有一条路了。

同样的,他现在那便是再无顾忌,再无害怕,只要往前走了。

“怎么了?”唐佞看着电梯里发着带的姚书娉,修长的手指按住电梯的按钮,粗眉微微皱着,不明的看着她。

可是早上发生的那一切,对于她来说很震撼。

她灰了心,转身往里走。

“嗯。”毕竟当初没有姚书娉,他也不会认识这么一号人物,所以乖乖的回答了。

“什么人?”她的脸看着窗外,问出的话语气却是很自然,跟平时一样,透着一股律师的俐落与审视。

到了下班的时间,电脑上提示他晚上的饭局,不由的让他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早上因为情绪对姚书娉说了那几句重话,现在又要一起吃饭,一定是尴尬的。他现在的情绪,没办法发挥他的“外交特长”,坐在办公室里,倒是没了主意。

他跟在她后面,进了大堂。

他低着头,夜色中看不出脸上的表情,只是觉得那张白的透明的脸上好似带着冰霜一般,冷静中透着寒意,却无声音。

“你来找我什么事情?”最终她的话还是被他打断了。他好似别人下了蛊,这下子又清醒了,整个人虽然依然透着清冷,却是利索与锐利的。好似那张红色卡抽离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这就是命,你幸福就好。”

他的心曾经请过期待,因为害怕承诺会伤害和耽误了她,所以放手。可是硬要问他后悔不后悔,答案是呼之慾出的。只是这一次,那条路堵死了,他是做不出放手了然后又去求她回来的,所以只会祝福。

“姓刘的,有点黑社会背景,在城里挺有名的。这个人很讲义气,也重道义。所以,如果是买卖,他不会出卖卖家,如果是报恩,那嘴巴就更严了。”

他笑了,一半笑她的话,一半笑自己的职业。

光影交错,她没看见他脸上的笑,风华绝代。

抽屉合上的那一瞬间,他自言自语,前半句是对自己说的,后半句是对她说的。说的时候他笑的很温柔,因为想起两个人在一起甜蜜的日子。只是当抽屉合上那一剎那,所有的画面都消散,只剩下了责任与理智。

“姚书娉,”她的话再次被打断,只是这一次的态度更冷了,“我和你只是上级和下属的关係。我不想跟你每天因为关係不好而让工作吃力,所以才努力维繫好彼此的关係。但是也没希望两个人能做朋友。”他看着她,那双眼深邃黝黑不带一丝感情,只是透着一种强烈的排斥感,“所以收起你的同情心。”

好不容易因为上次的官司,他父母的事情有了一个缺口,可是从下面往上查,查到一个有点黑社会背景的姓刘的人身上就断了。那个人的嘴巴很严,加上那个背景,他想逼问也逼问不出来。心里不由得烦躁不安。

“早上那封信是他给你的?”最后还是姚书娉开的口。她嘴巴里的那个“他”指的是陈老,他知道,也是事实。

再无别的想法,好似又恢复了状态,投入到办公桌前的档里。唐佞手里还有几个小案子,虽然不重要但是打官司人比较重要,他也怠慢不了。于是打开档,仔细研究了起来。

“以前或许不会,现在会。”姚书娉斩钉截铁的告诉他,“这个世界黑白不是一家,但是黑和灰,白和灰都能成为一家。咱们不是灰色地带么?”

他转过头开车,笑了笑,显然当她是玩笑话。

字,是许念一写的。看着“唐佞携友”参加那四个字,特别的刺眼。拿起来了,放不下去。怎么都没有办法。感觉到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拉扯着,神经在颤抖,然后好似一点都动不了了。

他想起她姐姐的故事,想起这个人平时的处事与作风,不由得笑不出来了。

那张精明的脸上透着一股杀气,然后自然的告诉他,“老娘从小混那个的,别说这个了,很多事情都知道。”

上了车,姚书娉好似又恢复了正常,他开着车,放了点音乐,也不出声。

唐佞感觉自己向前不断的奔跑,披荆斩棘,却在速度最快的时候受到了重重的一击,整个人都被击倒,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

过了很久,办公室依然很安静,最后还是姚书娉打破了平静,她伸手将要拿走他手里的那帖子,可是却被他捏的紧紧的。

手指紧紧的捏着,动不了。

一个早上,从早上进了办公室他就盯着那张喜帖。

如果没有早上,她可能还会继续。

谁的心都是肉长的,都会有情绪和感情,她也一样。这些日子相处,从讨厌到不喜欢,从不喜欢到刮目相看,在到后来的靠近,她不是不懂。

可是毕竟都是成年人了,越是明白,也是了解才要克制。

“怎么了?”姚书娉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唐佞,好似丢了魂魄,那张脸死灰苍白,整个人都只有一个讯息——绝望。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大步走出电梯。

他依然不说话。

他不语,她接着说,“因为你经历过的我也经历过,等走到尽头,至少我还能给你做个伴。”

“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我看你……”

“敲了很久门,怎么也没有反应?”

姚书娉看着办公桌前的唐佞,脑子里却想着早上的他,那样的失魂落魄的,却让她记忆尤深,总觉得那样炽热,那样激烈的才是真正的他,当然只是属于许念一的。以前她知道,只是不知道那样的强烈。

毕竟他们那个年纪,已经没办法在轰轰烈烈的,只有在萌动中朝着“婚姻”的方向,寻找一种所谓“爱情”的东西。

他依然没有说话,到了饭店,安静的停好车,然后打开她的车门,轻轻的说了一句,“到了。”

她确确实实的感觉到心里好似跟着他一样在疼。好似那心口被人挖了一块,血流成河,疼到了麻木没了感觉,只是觉得空蕩蕩的。

她下了车,然后看着他,轻轻笑了笑,“我明白了,咱们还不同。我对别人狠,但是对我爱的,对我自己都很珍惜。而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我跟你这样的人谈交易,真是太傻了。”

此时的他,更像是一个机器人,设置好了程式,然后只是想要去完成,不带一丝感情。

“算了,回去休息休息吧。”她不忍心,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已经这样了,放手吧……”

所以,她去管着自己的感情,不释放,不压抑,只是任由心里在那个範围游蕩。

而他好似从来没有看到那张红色的帖子,又恢复了刚到办公室的状态。打开手里的信。不是很长,只是一条资讯,看完了他不由得皱起眉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他抬起头看着门外的姚书娉,他的脑子里告诉自己,把喜帖收起来,然后问她干什么。

随手打开抽屉,想要把那封信扔进去,于是又看到了那张红色的帖子。可是手里的那个白色信封比那红色还要沉,最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将那白色信封扔在上面,赶紧关上了抽屉。

他转过头看着她,“说来听听吧?”

她的话刚说话,他的手指慢慢的鬆开,帖子被她抽走,然后放在了他的抽屉了。姚书娉收好帖子看着他,那张脸依然是那么清冷,因为那苍白的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透着氤氲,让人看不清楚在想什么。

在唐佞看来,姚书娉和他的“友好”合作关係,算是破裂了,他压根没想过,那个关係不是破裂只是变质了。

“看过夜访吸血鬼么?”她问他,“其实吸血鬼最怕的是寂寞,人也是。当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仇恨过去,情爱不在,人若是活着,就要受那寂寞的折磨,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明白的。”

“有眉目了?”她接着问。

不了解也就算了,知道了,心里难免有点惆怅。

而她却补了一句,“不问我怎么知道那么清楚?”

他依然看着前方,唇边带着笑。

他没想过道歉,因为他没错,也真的没想交朋友。能像现在这样是最好的,他已经满足。

熟悉的字,陌生的语气,还有那刺眼的帖子,好似一把利剑,一下子穿透了他的心脏,没了心跳,只是静静的在等待死亡。

最后还是姚书娉来了的,落落大方的问他好了没,总算给了他一个台阶。他全当做早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就顺着台阶缓和了关係。

他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猜想,或许她还是在意早上的事情了。

她说,“是真的。”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样东西是最在乎的,永远不可能有两样,只有一样。如果有人说两样,那是说明他在乎的还没有出现。混黑道的,哪个是乾净的,哪个是没有麻烦的?他在乎谁,我们就给那个人找麻烦。等出了麻烦事,黑道解决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出场了。黑道解决不了,那么我们的优势就更大了。”

放下手里的那个信封,她转身走了出去。姿势依然优雅,只是节奏不在跟平时那样的快了。

他想了想,还是告诉她,“嗯,顺着那个线索向上摸了点,只是又到头了。这次嘴巴很严,身份也很大,恐怕就动不了了。”

“唐佞,你不用这样,如果难受就回去休息休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