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努力加载中...

薛平和林幼斌都问过他一个问题——婚礼会去么?

他没有回答。实在是那个答案他自己都不知道。

“明白,老闆还有什么吩咐?”最后还是选了他的强项,微微笑着,打着马虎眼,让气氛缓和了起来。

那张请帖还在他办公室的抽屉里,可是那上面的每一个字,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即便他告诉自己不去想它,可是那每一天过去,他的心就有一个小小的倒数器在计算,好似那个日子就是他的死刑。

姚书娉也不笨,唐佞与她保持距离,她也能感觉到。他甚至为了和她保持距离,连原本他父母的事情要她帮忙也只字不提。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那张精緻的脸淡然坦蕩,到弄的他很像伪君子,特别与她交恶,吃亏的是自己。她这般落落大方只是为了维护彼此的“友谊”,他即便心里有拿到隔阂,却也不能在表现出来了,否则就真的太不大方了。

事情比唐佞想的要顺利,他第一见到那姓刘的,心里是激动的。

许念一婚礼的日子越来越接近,他从薛平和林幼斌嘴巴里,知道许念一的婚纱穿在她身上有多漂亮。佟安对她有多好,那枚戒指又多完美,还有她很幸福。

最后姚书娉提议,这事还是不能急。毕竟都到了最后关头了,也不差在多点耐心耗点时间。他们那样的人,在刀口上过日子,求他的日子多了去,不着急。他本来就是关心则乱,姚书娉一提,他也明白这个道理,索性就放慢了脚步。

与那姓刘的家伙接触多了,那边也卸下了心房,有事没事会在他面前感慨一下他们那样的人生是多么的没有保障,自然而然也会对他说起一些事情。唐佞很想同情他,可是脑子里想着那过去的画面,与记忆力的甜蜜幸福,那颗心就变得坚硬冰冷,冷漠的脸他自己都觉得透着彻骨寒意。所以大多数他都是静静听着,很少发表意见。

他开始失眠,脑子里想的全是那些过去,他与念一的过去。白天里,他的话越来越少,每天都得喝三四杯咖啡,才能让他保持清醒。晚上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都是那些黏腻甜蜜的过去,那些温度,那些感觉都好似昨天才发生过,而他好似在喝着一种慢性毒药,只是在等死。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人就是杀死他父母的兇手,只是这个绝对不够。面对着自己的杀父仇人,强忍着还要跟他商量如何救他的儿子,他向来也觉得很讽刺。只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虽然冷冰冰的,但是却是一直在谈着他儿子的案子。不讨好,不高傲,只是冷冰冰的。倒是对方,此时倒是不像是在江湖上呼风唤雨的大哥,只是一个着急年迈的父亲。

又过了几天,帐号的名字出来了,他收到了所有的资讯,厚厚一摞,心里是激动的。在办公室,捏了好久才打开。

他笑着摇头,俨然一副败下阵来,她落落大方的转身离开,背影中透着骄傲与完美。

他心里希望,这唯一的一次机会,就是他的希望。他真心希望老天也能成全他。

张扬,果断,理智。

是的,他的人生,本来虽然是带个缺,至少还有她。如今,他有的只是一个回忆。

他也笑了,那张唇划出的弧度俊美中透着一种镇静,淡然的说,“只要别让我以身相许,什么都行。”

“好。”她也笑了,透着几分洒脱,“要这样一个承诺也不亏。”修长的眉毛微微挑起看着他,“人人都说唐大律师前途无量,那希望以后多多提携,别把我这老闆炒了就行。”

手里拿着那一堆档,所有的交易细节都在那里,看的他脑袋发麻。

或许只是巧合,在真相没有查出来之前,他只有这样告诉自己了。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担那个后果,那个失去她,或者说,将她送给别人的后果。

一切只是巧合,不是他,绝对不是他。

作为女人,她很欣赏这样的男人。

当然,一个帐号不能证明什么,可是那个名字,却让事情变得更複杂了。他的心彻底乱了。那些本来预想好的全部被打乱,所有的细节退回到原点,一切都要重新考虑。

他偏执的觉得,他和许念一的分手不是为了爱情,而是现实,那么他还是她的,所以他以后的感情生活,他已经打算把它掐断。完完全全的,都要留给她,只留给她。

只是他的心早已冷漠,看着只是觉得可笑。

唐佞不傻,那天姚书娉把话说得那么明显,他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他在感情上一向理智,从小就是。即便是许念一,他都是理智对待,更何况是姚书娉?以前他本着能做朋友就不要做敌人来与她沟通,现在他想的只是保持点距离。

作为女人,她却也有自己的自尊。

去了几次,他开始有意无意的在这个宅子里走动,他发现除了书房,别的地方,其实都很普通。书房那道朱红大门,透着几分神秘,每次都让他透着冲动,好似进去了,他就解决了那一切。

不可能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他很固执,也很拒绝,对许念一是。同样的,对自己也是。

所以他选择了安静。

又多了几次接触,自然而然的跟那个人又近了几分。有的时候下班回到家,他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不由得觉得很可笑。孤儿,仇人,这样的字眼什么时候与他化了等号,到让他快要忘记曾经的那个吃喝玩乐的少爷。那个世界,他最担心的是许念一离开他。

终于找了一天,把他拦截在办公室,摊开话告诉他,“唐佞,我们都是成年人。买卖不再仁义在,明白么?”

不管唐佞是否愿意,这个人情他还是欠下了。

而她也知道,只是与他退回了原来的那么自然的关係——上级下属,只是有点特别的上级和有点不合作的下属。

他的生活越来越明朗,只是没有了许念一。多了一个姚书娉,他觉得很珍惜,可是不足以弥补少了许念一那个缺口,那个巨大深邃不见底的缺口,随着那日子的到来,好似他身体里的一颗毒瘤,越来越大,越来越疼。

念一结婚,无论如何他都该去的。他想去看看她穿着婚纱的样子,他想去看着她幸福的被人拉着手,拥在怀里,当然,他想她。

姚书娉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就是让那家伙乖乖的相信,只有他才能拯救他那个混蛋儿子。还能说什么?一句谢谢是不足以的,可是更多的,他也给不了。

即便是去父母,即便知道那是人为,即便伤害了许念一,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害怕。可是现在,心底的恐惧慢慢浮现,他甚至觉得,这个真相,会让他陷入万劫不复。

“我早说过了,任何人都有软肋。只要掐住了他的软肋,那么总能得到想要的。”她笑着看着他,半透着玩笑,半透着尝试,“想要感谢我?”

那场官司最后还是赢了,那边对他更是多了几分热情,邀请他去了几次家里,一开始他没答应,又提了几次他才去。那个是一个老宅,虽然老却维修的很好,到处透着宁静与绿意,让他觉得很可笑。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去了哪个文豪家里呢。

更多的是,他没有主意了。

他开始害怕知道那个结果和真相,他第一次感觉到恐惧。

所以,不是姚书娉的问题,是他自己。

离开了之后,马上打电话叫人查一下。

在他快要被许念一的婚期折磨的精神快要衰弱的时候,那件事情有了新的突破口。他终于到了书房,虽然只有几分钟,他却看到了一个银行帐号,而且还有一个汇款单,汇了好几百万的银行帐户。他只是看了几眼,就记住了那些数字。

唐佞又一愣,那道粗眉轻轻蹙起,白净的脸上透着几分深思让人觉得冰冷不已,眼睛陷入氤氲过了很久才想起来问,“你弄的呢?”

姚书娉看着办公室的男人,这间房间里,她看过他无数面孔,每一张都是吸引人的,却唯独没有办法拥有。这个讨好的笑容对于她来说是最残酷的拒绝。她明白了,心里多少有点落寞。却还是笑笑问他,“那人姓刘的孩子出了事,你愿意去会会他么?”

只是当他在上面看到那个名字,一下子彻底的傻掉了。即便在收到许念一的请帖他也不曾有这样的反应。整个脑子都是空的,看着那个名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