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努力加载中...

“佟安选的,”她告诉他,“我最近越来越懒,婚礼大部分都是他操心的。”

她的人生,早在无数个分叉口中迷了路,然后深陷其中,再也没有走出来过。

“等我想明白了这一段,在望前推断,一切也就豁然开朗了。就是因为你跟许念一那么熟悉,所以你可以拿她的扣子,她的髮卡来威胁我。当时我父母的事情才发生,我跟惊弓之鸟一样,一心想着是那帮讨债的。总觉得为了钱,他们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全然没想过是许念一身边的人。再后来,你故意放一些蛛丝马迹,然后让我没有心思放在许念一身上,你算準了,我会放开的是不是?”

“佟安,只要你放开许念一,我可以保证永远不找她。我不找你报仇,不是我害怕什么,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了,我只是不希望许念一下一辈子都活在内疚中。可是,如果让我看着她和你这样的人在一起,我却也没有办法。放手,至少谁伤的不是那么重。让念一自己选择吧。”

她却在笑,笑着看着他们,脸上透着释然。

佟安的父母都不在了,所以形式变得有点简单,但是简单并不等于不讲究,该讲究的地方,他一点都没落下,好像生怕让许念一委屈了。许念一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什么也没有说。毕竟以后是夫妻,最重要的是相处。总是感动感谢也不是办法。

当她觉得他已经彻底将她从生命里划掉的时候,他却告诉她,他是那么的爱她,爱到为了让她不内疚,愿意放弃仇恨。爱到为了让她自由,可以放弃感情。

她已经没有办法在面对了。

许念一皱眉,跟唐佞在一起的那个人呼之慾出,她却不敢相信,她现在只是感觉自己手脚冰凉,甚至连站着都快要没有勇气了。

这是实话,他却好似被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疼早已没有感觉,只是感觉胸口一闷,愣了几秒也随着她点点头,“那就好。”他站起来,她抬起头看着他。居高临下,脸上的微笑好似笼罩了一种薄纱,让她看不清楚,就连那个声音都觉得那么的不真实, “念一,祝你幸福。”

这样的开场白,加上安静的空气,让她觉得头皮都在发麻。悄悄的退到一边,静静的站着听着。

他终于又笑了,那笑容虽然没有过多的情绪至少是真实的,透着几分亲近和几分宠溺,好似回到了童年时的彼此,无关爱情,只是一种亲近的表示。只是这样的亲近,此时的她却没有办法承受。她不愿意对上他的眼睛,心虚的瞥过头,索性连看都不看了。

她拚命的跑,只要看到门就推开,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只剩下绝望了。

许念一感觉自己好似在完成一个旅途,随着结婚的时间的逼近,不在忙婚礼的事情,倒是一直在做善后工作。独自一个人去了一趟学校,只是瞎看看,想起小时候和唐宁还有钱一谦上学的事情。学校的校区早就翻建过了,比那个时候要漂亮很多。她还和薛平还有林幼斌吃了几顿饭,她的朋友不多,就那么几个人,还都是唐佞的朋友,似乎她一直都是跟着他身后的。

安静,像死一般的安静。

婚礼快要开始了,结果大家开始找起了新郎,她皱眉,倒是感觉不像是佟安干的事情。后来一想,今天一天,他东西都没有吃,不知道是不是胃疼犯了。不由得担心起来,也跟着大家找。

谁都没有。

“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为了谈咱们之间的恩怨,只谈许念一。我可以为了念一不报仇,可是我没有办法看着念一跟你这样的人在一起。如果你真的爱她,放了她吧。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秘密,若干年后,她知道你干的事情,你让她怎么面对自己?”

怎么可能?

“少在这里装大情圣。你只是想让我放弃,好让许念一回来找你是不是?不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说为了许念一放弃报仇。”

可是,谁问过她想要什么了?

最后的几天,她一直在家陪着母亲,当然时不时的会看到薛皓宇。对于他,她已经放下了。其实已经分不清楚是谁欠谁的?她因为他的执念吃了不少苦,可是他何尝不是?对于那样纠结的情绪与固执的念头,此时的许念一更多的是同情。

“是,所以我问你,你想要什么?跟许念一说,我是杀害你父母的兇手?呵呵,只要你跟她说了,你觉得以许念一的个性,她还会跟你在一起么?她恐怕不会原谅自己,不知道如何面对你,宁愿死都不会和你在一起吧?”

她想更大方的说点什么,开开玩笑,可是最后只是轻轻的点点头,看着他的背影离开,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不懂念一对于我有多重要。”

“你想怎么样?”

“可是我查了一下你的背景突然又明白为什么,杀人对于你们这样背景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只要得到你想要的是不似乎?”

忙碌了一天,酒席快要开始的时候她就开始忙着补妆梳化。其实她没想过唐佞会在这个时候找她。当她从镜子里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僵硬了。那修长的身体,在深色的西装下显得精瘦又透着一股锐气。随着他的靠近,她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淡定的心又变得狂乱不安。

“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是你,毕竟你和我是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

“所以,你做了这么多,只是想要许念一?”唐佞的声音透着冷静,那轻柔中带着的寒意让听的人都觉得冷。

只是许念一的母亲还是不喜欢佟安,只要一提起这个名字,她都会轻轻皱着眉头,许念一也不在意,只是想着,每几天了在陪陪她。因为她已经答应佟安,结了婚就跟他回加拿大,离开这里。佟安提出来的时候,她心里想了几秒就同意了。两个人在一个城市,迎面走来还要装作不认识,还不如离开。

好累,真的好累。

“他对你很好?”他再问。

所有的幸福都是泡沫,这或许就是命。

中式的酒店很大,许念一是迷路了才走到那个紫藤园边上的,于是听到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声音。

其实早在一开始,她就不开有任何期望的。

她的心停止了两拍,然后轻轻的点点头,镜子里的他,深邃的眼睛看着她,没有感情,没有情绪,让她觉得距离,“我想,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像他那样对我的。”

她很想坚强的爬起来,然后告诉自己没事的,努力微笑的看以后。

“佟安,我很想同情你。因为你和我和念一都是同一种身世。从小缺乏家庭温暖,唯一我们比你强的是,至少父母的爱不够纯粹,但是却是唯一的。而你,从小在家里要和那么多兄弟姐妹抢一个父亲,所以养成了你这么阴毒的个性……”

这样,她还怎么要幸福?

马路上的车子很多,剎车声,喇叭声,还有几声撕裂的叫喊声。

身后好像有人在叫她,她却没有办法停下来,只是想要离开这一切,终于,看到了太阳,她站在那里抬起头看着那炙热的太阳,转过头看着远处的两个身影,轻轻一笑,迈了出去。

无知虽然可笑,可是无知的人总是幸福的,因为在那小小的世界里,他有的只是自己,多么简单。

不是彼此不珍惜,她想过,她和他都缺少一种勇气,只是因为从小都是去太多了,也就习惯了自我保护。勇气的代价就是说受伤。而他们,早已伤痕纍纍。他已经没办法承受任何失去,于是他选择了放弃。她明白的。

“你来啦?”她先开的口,只是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还在发麻。她觉得她的嗓子里好似堵住了,说完那三个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房间里还有一个弄头髮的和化妆师,她索性就坐在那里任由她们给她补妆,只是笑着看着他。

怎么可以?

“这婚纱真好看,自己选的?”他问,声音轻轻柔柔的,坐在她身后,好似就在她耳边说得那样。

“够了,你直接入主题吧?你想怎么样?毁了我的婚礼,还是想要念一会到你身边?”

她觉得唐佞是爱她的,所以他拒绝分手的时候,她可以放弃自尊,不顾一切的抱住他,只希望他看在彼此的那么深厚的感情,不要说放弃。

许念一已经听不下去了,她觉得老天爷给了她一个美丽的气泡,然后终于戳破了。

“嗯,早点来,好和你说说话。”他拉过她梳化台边上的凳子坐了下来,修长的腿交缠放着,一副优雅,只是那张脸,她看着好像又瘦了。

结婚那天,许念一穿上那件婚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扬起了一个微笑。做人如果要自己好过,就要学会放下和向前看。她就是这样,今天之后,她希望自己能少想点过去,多想点未来。

他于她,剩下的只是回忆。

期望,只会让自己摔的更疼。

再亲密的两个人也会成为陌路,在深厚的感情也会消散。

一个,两个,都只是在她的肩膀上加上一个又一个责任与负担,然后等着她万劫不复。至少现在,她宁愿自己死掉。

如果她有选择,她会选择被隐瞒。

这样对佟安会公平点,对自己会幸福些,对他也是一种解脱。毕竟纠缠不放的,一直是她而已。

“呵呵……想杀了我是不是?我来,自然就不怕你动手,你最好别忘记我是做什么的,没有十足的证据,我是不会找上门的。”

一切都铺路在外,而她感觉这具身体,终于在伤痕纍纍之后,彻底崩溃,没有办法在坚强起来了。

她这样,还怎么去爱?她和唐佞,现在相隔的不是勇气,不是懦弱,是血仇。

许念一曾想过,如果她不去找,是不是她的人生就是幸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