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努力加载中...

他跟着他出去了,外面是个大晴天,蓝天白云,阳光明媚,倒是与里面的阴暗形成了两个世界。佟安站在门口抬头看着那片天,然后转过头看着他,“如果不是你,我也没有必要要用到非常手段。当时你那样的情况,许念一跟着你会有幸福么?她每天白天上班,晚上还得担心你的事情。你有注意过她每天的黑眼圈越来越严重,而且还在时不时的头疼?你有注意到么?”

佟安惊恐的看着唐佞,好像他是洪水猛兽一般,“你不用跟我玩心理战术,我不会退出的。许念一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我都认……”

薛皓宇听了他的话,愣愣的看着那道门,最终还是没有进去,坐在了医院过道的椅子上,边上还有一个佟安。

唐佞冷冷的看着他,接着问他,“你做的事情,斩断了我和许念一的退路,也斩断了你和她的。许念一脆弱,敏感,但是骨子里却一直有一种骄傲。从小她就是这样,讨好并不等于不要自尊。委屈并不等于任人践踏。她也有底线的,你这样做,无疑,是毁了她,挑战她的底线。这些你不知道?还是你已经习惯了伤害,早就忘记了怎么去爱?”

突然,他觉得自己好龌龊,这样的自己还怎么面对她?

“你这样的状态很不适合进去。”没有给薛皓宇机会,唐佞狠狠的拽着他,就把他拖开了。

姚书娉愣了一下,然后听着电话里的声音,赶紧回答,“好,这就打。”

不愿意放手,不能失去。

他想起结婚前许念一看着自己的表情,那带着光芒与憧憬,不由得弯起唇笑着。只是鼻子酸酸的,眼睛不知不觉也模糊了起来,“如果没有你,念一会很幸福。”

唐佞看着他,然后轻轻问他,“你觉得你认识的许念一会妥协,对么?你以为你只是推了人家一把,或者做了一点小恶作剧么?你在杀人……你杀了人,念一给你被了罪,这下你满意了?”

车子停了,前面的车子的人都下了车,朝着医院急急赶去,他看着那个身影,突然清醒了,暗骂自己昏了头,怎么能想着放弃。看了一眼医院,赶紧拿出电话给姚书娉打了过去,“我记得市一院外科主任你认识,能打个电话么?念一除了车祸在这里呢?”

薛皓宇急了,伸手就像跟他动手,他紧紧的抓住他的拳头然后问他,“你这样的情绪确定进去了是救她?”

他收拢了电话,赶紧走向前走。才进入急诊,手机轻轻振动,打开一看是姚书娉的短信——『说好了,在急诊。你没事吧?』

其实什么事情,只要干过几次,就不觉得害怕了。佟安想,当自己的东西一件一件被夺走,而自己没有办法的时候,那么杀人是最快最好的解决办法。以前他就是这么做的,现在也是。

她是那么美丽。

那里没有一件美好的事情,有的只是丑陋与邪恶。兄弟姐妹之间的明争暗斗,丈夫与妻子之间的欺骗,同窗好友之间的背叛,没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没有什么是值得留恋的。

“如果你在我那样的家庭里出生,就知道很多事情没有选择,我不做,那么没有呼吸的可能就是我。”他开始陷入了回忆,然后想起自己当初的害怕与无措。

“不会的,到时候我们孩子都有了,她会不捨得的……就算她知道,她也会原谅我的……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结婚可以,孩子可以,什么都可以,她会理解我的……”

“在前面车里……”薛平看他要冲出去了,赶紧拉住他,然后叫林幼斌开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以为她为了慾望与名利,才在那样骯髒的地方打工,所以言语之间,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可她,被误会了也不恼怒,就这样在他生命了划下了淡淡的痕迹,却让他再也忘不了。

“唐佞……,念一醒了……”薛平冲出来喊他们,两个人同时回头看着那幽暗的长廊,一下子有凝重了起来。

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说出这些话在这个时候来扰乱他的心神,可是却没办法做到忽略。

吃醋也是第一次。

“如果不是你,念一就不会知道,她就不会……”佟安本来激动的声音一下子哑然截至,他说不出那两个字,他没办法接受那个事实。

谁都没有动,相互看了彼此一眼,最后唐佞先抬的脚。

“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唐佞的声音突然让他清醒。

当他知道佟安是兇手的时候,他想过无数个可能性,最害怕的就是这一个。即便是想,都让他好几天没有睡好觉,所以这才有了今天的谈话。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只剩下她了。所以他想过,只要她好好的,别的都无所谓。

“在想过去是不是?”唐佞的声音让佟安如梦初醒,他呆呆的看着唐佞,那张脸在这么近的距离,透着一股斥责,他不由得害怕的退了几步。

他总以为她跟之前的那些女朋友一样,想要用孩子去拴住自己,可是在经历了分手,又回到那繁华浮夸的世界,才知道她的好。

如果许念一真的把自己当作陌路,怎么办好?

唐佞第一次感觉到,心脏收缩然后停止跳动的感觉。那画面并没有像电影那样停止,然后放慢……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迅速。

他以为,这样她和他便再无希望了。

而他知道,最终她心里还是会有他的。

在他的记忆力,许念一是个傻瓜。她总是努力的讨好每一个人,要是自己受点委屈,能让大家开心,那边是无所谓。他想起在温哥华自力更生的许念一,他想起陪着唐佞坚强娇弱的许念一,还有那段他陪着守着脆弱无助的许念一……突然感觉自己的心纠结疼痛,快要连呼吸都困难了,这样的念一,怎么会自杀呢?

“那是假的,那是你用卑鄙的手段抢来的。现在念一知道了真相是这样的态度,若干年后她要是知道了,只会比这个更激烈。”

在他和佟安的呼喊声中,她转过头,绽放着微笑,即便那么远,他都能看到那眼里的绝望。那脸上的笑容,才扬起,那小小的身体就飞了出去,很快,又坠落在地……无声无息的,空气里的所有的声音都没了,心口一滞,连脚步都停止了,只是站在那里,看在地上躺着的身影。

于是也就有了那个念头。

佟安眯着眼,依然看着外面的天,只是整个人的表情在不复当初的温润,透着一股阴冷乖戾,到与他的父亲很像。

他想,醒了就好。

雪白的礼服,嫣红的血,还有那毫无生气的身体,所有的画面好似一个钉子,将他钉在那里动都动不了。他不敢相信那是真的。那个画面中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他的念一。可是他的眼睛盯着那张脸,然后那股坚信慢慢龟裂,最后成了碎片,什么都不是。

只是没想到会这样。

那是一招阴毒之计。

真的,只要她好好的。

他杀了唐佞的父母,没杀他。为的就是许念一。他希望得到许念一,可是却不想让她死。没了唐佞的许念一,是没有灵魂的。而被唐佞伤害过的许念一,最多是不安全。他愿意用他一辈子去抚慰她的伤口。

她那么乐观积极的人,怎么会走上那条绝路?他想起那双眼睛笑得时候弯弯的,说不出的美丽动人。他想起离开唐佞后的她,最难过的时候,也只不过好似一只小兽,裹紧了身体舔着伤口。过了段日子,便又笑着向前走。

“唐佞……”

每当想起记忆里的许念一,还有那个小小的地下室,都能让他脸上扬起温馨的笑容。

身体被推开失去了平衡,这才看到了四周的一切,薛平和林幼斌焦急的看着他,然后拖着他上了车。车子外面还是很多人,只是那地上的人影没了,他这才回过神来,“念一……”

薛平的话让他彻底没了力气,躺在车子里,轻轻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前面的车,心想,她要是不在了,自己还活着做什么。

他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会这样,活在一张面具下,一个人孤零零的过下半辈子。直到遇到了许念一。

他收起了电话,赶紧进去找人。没有多余的话,只是他以一直不敢去看,最终在进急诊室的那一刻,却还是看着那张苍白的脸。毫无生气,透着一种吓人的白,让他全身都发软。好似那个颜色在吸取他的能量。

他侧过头看着那个男人,除了年轻,在他身上他看不出有任何地方比自己强。

佟安抬起头看着他,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视线慢慢拉近,最后看了一眼身边的目光,说了一句,“出去谈。”

“我是医生,”薛皓宇看着他,“而且你有什么资格拉着我说话?”

“唐佞……”

“不会的,念一不会那么对我的……”佟安觉得自己搭建好的那个光明世界突然土崩瓦解,又回到了那个阴暗的世界里。

“佟安,再苦的日子,只要念一不介意,只要我们相爱,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在给你卑鄙无耻中招藉口罢了。”唐佞看着他,“你都四十了还没有结婚,为什么是许念一?因为你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希望。许念一跟你一样,有一个不美满的童年,可是她乐观,她积极。她不像你,从小就沾惹了血腥,连自己的弟弟都不放过。”

身边的人在叫着她的名字,被他一把抓住,“你别进去。”

念一不会自杀的,佟安告诉自己。

四周变得好安静,身边的人都冲了过去,将她围了起来,他的视线被挡住,什么都看不见了,心也不会跳了。只是有一种被抽空,就连本能的呼吸都不知道怎么去做了。

于是彻底乱了,现在连走进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所以,也就有了那股执念——

全程佟安都很安静,到了医院坐在椅子上,一直低着头,手指互相搓弄这,好似一个无措的孩子一样,唐佞走到他身边,然后轻轻问他,“不知道当初,你有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他这一辈子,只有在许念一身上得到过温暖,得到过信任,还有一种安全感。

杀人,不是第一次了,如果能拥有许念一,他觉得值得。

“念一要醒了,我可以打赌,她不会恨你,也不会怨你,只会和你成陌路。”他看着他,眯着的眼睛透着一股寒意,“你太不了解她了……她善良并不代表没脾气,就如同她知道整件事是你做的,跟她其实没关係,可是却还是要背负那个责任一样的。她爱的,她会爱,她恨的,她也不会让她好过。你为了得到她,竟然做的出那样的事情,那么她便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永远的失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