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努力加载中...

以前,总觉得是许念一迁就唐佞,可是这一次,他们两个都看出来唐佞的变化。

佟安再没有出现,他的助理倒是天天报导,同样的也是天天被围堵在门口。最多就是跟许念一的母亲能说上几句话。态度也很谦卑。更是让大家看不出什么意思来。

以前他虽然知道自己心中的害怕与懦弱,却从来都能自若的带着那张面具,自由的呼吸。不像现在,心中空蕩蕩的,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他的话,哑然截止,眼眶泛着水汽,静静的拿着那一连串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她的身体在颤抖,可是那双眼睛依然紧闭着,不愿意睁开。

念一,别丢下我,我只剩下你了。

他没争执也没吵闹,每次都是静静的来,然后安静的走。许念一的资讯,大多都是从薛平和林幼彬这两个人的嘴巴里听到的。

好似唯一能做的就是做传信使者,让彼此知道对方的动静。

可是,那么亲密的两个人,却要通过第三个人来传递资讯,是多么的悲伤啊。

对于三十岁不到的人,十多年,等于很多。

他亲自看到她吃饭。

而他,心里泛着酸楚,终于,他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够了……”许念一的母亲站在唐佞的身边,弯腰拉开他的手,“她不想见你……”

终于,那颗心惴惴不安的心,冲破了极限,没有办法在假装淡定的转身。

他轻声呢喃着她的名字,突然发现连带着这么叫她的名字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脸上苦涩的笑着,忍不住轻声问她,“还记得你当初刚到枫桥里的时候么?”

“够了,放过她吧。”

什么都交了出来,毫无保留,只是因为她。

“后来,我们帮你出气,于是你就跟我们成了一国。我和钱一谦理所当然的觉得,我们两个该保护你。因为你是妹妹,因为你是女生。我们也一直做得很好。可是,我们忘记了,我们会长大。钱一谦会离开,我会变得能力。我们忘记告诉你,当受到欺负了,就要说出来,就要质问,就要反击。后来我们长大了,我让你认识我身边最亲近的朋友,我让你参与我们每一次的聚会,我害怕你会脱离我们的队伍,我想,只要你在我的眼皮底下,那么就会没事。”

对她,他终究没有办法。

即便在他满心渴望的家庭温暖被残酷的现实打破,他也只是淡淡的处理着。

“念一……”

看不懂。

到了医院门口,很幸运的是,许念一的母亲不在。

因为哭了,就变成了屈服。

他要见她。

眼泪是廉价的,因为没有用。

他轻轻的叹一口气,看着那张脸,依然一动不动闭着眼睛,只是那睫毛轻轻颤抖着,看着让他有点心疼。他紧紧的咬着牙关,平复着情绪接着说,“其实从小你就喜欢伪装自己,假装自己很开心,假装自己很快乐,假装自己很坚强。然后偷偷的躲着哭,悄悄的喘着气,逼着自己去忘记那些不愉快。当时我看在眼里,心里疼着,却从来没有告诉你,不用那么累。真的不用。”

一起玩耍,一起打闹,一起成长。即便看着受伤也会觉得痛。

病床上的人一动不动,他却陷入了回忆,“那个时候你被人欺负,我听钱一谦说,他偷偷看见你的胳膊上那块紫,心里想,怎么会有这么傻得丫头……”

唐佞来了好多次,都被许念一的母亲堵在门口。

这么多年朋友,虽然感情没有他们两个深,却不知不觉也走过了要十多年。

他伸手拉着椅子坐了下来,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手掌,看到那双眼轻轻颤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睁开来。

“念一……我错了……你回来吧……”他红着眼眶,轻轻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祈求着,她哭的更厉害,却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他屏住呼吸,任由那只手,将她的手,从自己的手掌心拉开,什么都做不了。床上的她,髮间都带着湿气,却依然紧紧的闭着眼睛。

他翻着她的手掌,手指划着她的掌纹,掌心里的湿气随着指尖蒸发掉,剩下最真实的触摸感,他苦笑着说,“你和我最大的差别就是,我对所有人残忍,包括自己,这样才能学会放弃。而你对所有人都包容,除了自己,于是伤痕纍纍,连偷偷躲在角落舔舐伤口的机会都没有。这也怪我,我明明看见了,却纵容了。我太自以为是了,是不是?总以为能撑起一片天,为你遮风挡雨,却发现我才是那个始作俑者……”

每靠近一步,他就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音。当他站在她的床边,那些不安,那些害怕,那些担忧全部消散,只剩下了一种浓烈的思念。

不再是玩世不恭,不在退缩,很明确的态度,还有一种毫无保留的退让。

她明明是想知道他的情况的,明明是担心的,明明是在乎的,为什么?

没有办法在若无其事的听着别人的嘴巴里说着她的情况。

倒是许念一,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明知道他在担心,他想见她,却依然任由她母亲将他挡在门外。可是,每当薛平和林幼彬说起唐佞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却也不打断。

他咬牙,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他还有一句话来不及跟她说——

薛平和林幼彬也挺担心两个人的。

所有的人都在好奇婚礼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许念一走上那么一条绝路。必然是跟準新郎有关,也必然是跟唐佞有关。可是,许念一那样的人,怎么会选择自杀?

对别人残忍,才能保护自己。

闭上眼睛只有那一个人,可是,此时的她却离得他好遥远。

他的话被打断,他没有回头,没有起身,只是看着那张脸。黑色睫毛都湿了,她却还是么有睁开眼睛。

对自己残忍,才能习惯面对痛苦。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这才慢慢的走近。

时间长了,他就忘记了软弱与泪眼。

因为哭了,这些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没有办法放弃那份担心。

如今,他们看到了许念一在痛,唐佞也在痛,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

心里的那些渴望,那些冲动在磨刀霍霍,好似快要冲出去,然后彻底崩溃。

说出这番话,他的眼睛又泛着红,只是觉得好心疼,“念一,以前我总觉得拿走的我就要讨回来。踩在我头上的,我就要让他知道害怕。可是现在,我突然意识到,值得么?如果要回那些东西,要拿我最珍贵,最在乎的东西去换,我想我不愿意。我宁愿受着委屈,我宁愿放弃那些自尊,都不愿意……所以,念一……”

他抬起头,看着她,终于忍不住亲亲的吻着她的脸颊,“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薛皓宇靠近的时候,我就挡在你前面,用爱的名义,是不是一切都变了?我一直在想,西湖那晚上,我把你拉起来,告诉你,别走,留下来,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了?至少你不会受那些苦,碰到那些人……”

心变得柔和,手指变得有温度,就连脸上的肌肉都带着笑意,生怕她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红着眼,没有表情的脸,又不高兴了。手指划过她的脸颊,触碰着那软软的肌肤,心里一片悸动。

他的人生遇过很多艰难的场面,他从来没有哭过。

可是此时此刻,他是真的屈服了。

“念一……”

他毫不犹豫的推门进去,立即关了那道门。

只是没有办法做到洒脱,因为即便是呼吸,都是苦的,再无办法做到从容。

不再是借由别的人的嘴巴,来描画那些画面。

没有办法。

唐佞每天依然还是去律师事务所上班,只是跟最初的状态截然不同了。以前是为了一个目标,现在更多的只是一种生活的状态。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迷惘。

那修长的手指捏着的手掌轻轻的颤抖,他继续说着,“这么多年,我突然觉得,或许是我的错。一味的用我我认为的方式去保护你,去爱你,却忘记了最根本的,就是去改变你,而不是画个圈子困住你。早点放手,或许你现在就不会是伤的那么重。”他痛苦的看着她,那张脸,从来没有过的内疚,无措,还有懊悔,“念一……对不起……”

没有办法抑制那股思念。

他的话刚说话,她哭的更凶了,他皱着眉,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别怪自己念一,千万别怪自己……”

“你在怪我对不对?怪我对你太狠是不是?”他哽咽,“那天我知道是你,我虽然喝多了,却还不至于没有意识。可是第二天我还是害怕了。那时候我们那么小,你却镇定的帮我收拾残局,当时我想,许念一一定恨死我了。我一直以为,你那么冷静是因为友谊。而那天我无耻的掠夺,而你只是为了友谊不捨得推开我。直到过了很多年,我才明白,你也在害怕。可是,那已经过了很多年很多年了,已经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每天听着她的消息,他觉得自己的那点控制力,在一点一点的被消磨掉。

病房内,静悄悄的,她安静的躺着,额头上的纱布已经去掉了,可是那张脸依然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在那张床上,除了被子有几个红色的字,再无色彩。

“我以后再也不会自以为是的推开你,只要我们在一起,哪怕是死我都不推开你,好不好?”泪滑过他的脸颊滴落在床单上无声无息,却让他觉得脖子别人掐住了,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所以从小,他就忘记了眼泪的滋味。他对所有人都残忍,包括他自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