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上一章:第59章

努力加载中...

是他的号码,只是一条短信。

那电梯,变得缓慢,而她却连那一分钟都等不及。

她躺在床上,再也没有办法安心入睡,这一夜突然变得好漫长。

心里渴望想见他。

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许念一,我是病人,你不给我吃饭,我怎么吃药?”

那眼泪止不住的流,她轻声呜咽,所有的情绪好似洪水一般,汹涌澎湃,再也无法抑制。

就是那么几个字,捨不得,忘不掉,放不了。

她过不了自己那关,她怕时间将感情磨灭,于是剩下那些□裸的事实,如何面对?怎么相处?

那种蠢蠢欲动,那股强烈的思念,驱使着她,于是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见他,现在就要见到他。

许念一从薛平的婚礼回来,便回家洗澡睡觉了。只是没睡多久,手机就开始喊着把她吵醒了。看着上面的号码,微微皱眉却还是接了起来,“怎么了?”

许念一咬着牙,觉得那道伤口别人拉扯着,血肉模糊,却依然决绝的说,“对不起。”

“许念一,我要吃好吃的,我是病人,需要特殊对待……”

姚书娉红着眼睛,“他盼着你去,只要听到走廊里有声音,就以为你来了,他想,薛平结婚,他进了医院,你总会来得。可是你却让他等了一晚上……”

她愣了几秒,轻轻按了“查看短信”,然后看着那个小小的萤幕,红着眼,吸气,努力吸气,然后告诉自己,“不要哭,许念一,不要哭……”

“念一,唐佞喝多了,进医院挂水呢。”林幼斌的语气听者有几分焦急,让她心头一紧。

“你好,许小姐,能去看看他么?”姚书娉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她看着另一个女人对他那样的情绪,心里不是滋味,却还是摇头拒绝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去看看他不行么?”她看着眼前的女子,心狠的让人觉得愤怒。

第二天一大早,家里的门被敲的砰砰作响,她醒眼朦胧的从猫眼看过去,轻轻叹一口气,把门打开,“你好……”

只是身体都麻痺了,那颗好不容易淡定的心又变得狂乱不已。心里惦记着他,可是却对他的情况一无所知,只是觉得手脚冰凉,身体颤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想不起来。独自一人走到沙发上,静静的躺着,脑子却想着那些记忆。

房间里手机在想,她本来不想接的,只是突然想到是不是他又怎么了,于是赶紧站起来,跑去房间。

她推开门,他静静的躺在床上,听到声音,慢慢的将头转过头,看到是她,轻轻的噘嘴,好似委屈的孩子。

《谁把风声听成离别歌/花火》全文完

她现在这样不闻不问,总好过两个人在一起,她发现过不了自己那关,那才是折磨。

拚命吸气,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只是一句话,将她全然击倒,再无反抗之力。

是什么,可以让她变得这么决绝?

她是,他也是。

“薛平呢?”她却还是防备的问了一句。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好似有人再喊她的名字,她听不见,只是冲了进去。

“如果薛平没留下,那说明不严重,你让他好好修养吧。”

“许念一,我生病了你还气我?给我倒杯水去……”

怎么放下?

“他先回去了,毕竟今天是大喜之日……”

至少现在,她的心里还有他,再容不下一个人,是满满的爱。

她抿嘴,一步一步走近,还没站定,就被他伸手拉住了,狠狠的抓住她,卑微的,可怜的语气说,“这次,再也不放手,好么?”

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变过。

她红着眼眶,点点头。

走廊里很安静,她慌乱的找着房间号,然后看到林幼斌从病房里走出来,看到她,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愣了一下,竟然也红了眼眶。

眼眶红着,眼睛却盯着她,低柔的声音好似透着几分无奈与耍赖,“你终于来了……”

前些日子想好的话,做好的心里防备全然倒塌,那感情好似被苦苦压抑变得更加的汹涌。

她红着眼挂了电话,什么都没有说。

“念一~!”她刚腰挂电话,却被林幼斌喝住了,那厉声再寂静的夜里非常的响亮,她愣了一下,听到电话那头轻轻的叹气,“来看看他吧,你何苦这么折磨他呢?”

小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每次她病了,她都会要求外婆做好吃的,然后悄悄拿着去看他。

她,就是他间接的仇人。

然后将门关上,任由自己傻傻的站在那里。

[念一,你不给我吃饭,我怎么吃药?]

拿着车钥匙连睡衣都没有换就冲了出去。

那么霸道,那么无赖。

  • 背景:                 
  • 字号:   默认